刘 璧:战斗在榆林城下——战斗的历程(5)

时间:2024-02-23 10:37:50  热度:0°C

1947年7月,我和陈纪平、艾盛章、洛菲同志一起离开志丹县来到了绥德。此时陕甘宁边区保安处退出延安后已迁到绥德三十里铺。

保安处负责人赵苍壁和李启明同志对我们胜利归来表示欢迎之后,赵苍壁副处长挑选了一批身强力壮的同志,组成一支游击队,准备同***匪军在绥德一带周旋。並将其余的同志送过黄河到晋绥根据地去。

两天以后,我被当作身体不行的人送过了河。在黄河东岸离石县我们稍作停留。这些天一有空儿,我便站在高山之巅,眼望河西,心想陕北。

一天,我独自立在那里反复吟咏唐代诗人王之焕的名句:“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我的思绪进入了另一种境界,感到自己的胸际沸腾着满腔热血,我决心以自己的身躯,同万恶的蒋匪帮进行***。

霎时间,我按捺不住自己求战的急切心情,马上回到住所奋笔写了一份申请书,坚决要求返回陕北前线参加战斗。

不几天,***上批准了我的申请。这样,我又渡过湍急的黄河,踏上了陕北的故土。

过河后,我找到了赵苍壁同志,可是他不让我参加游击队。他决断地说:“你想改行,不成。***上需要你继续做情报工作。”

结果,我被派到榆(榆林)横(横山)保安分处。分处所在地是镇川堡,距榆林城很近。

榆林,自古以来就是塞北军事重镇,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现在,***也派重兵把守,不肯轻易放弃。

我到了镇川堡,***上给了我一个班的人,任务是到前沿地带搜集榆林敌军的情报。

镇川堡虽距榆林很近,但为了更多地掌握榆林的情报,窥察榆林敌军的动向,我们又迁至离榆林更近的鱼河堡。我担任了鱼河堡派出所所长。

鱼河堡不是老根据地。不比志丹县,工作起来困难不少。加之这里离榆林很近,先后受到敌人两次袭击。好在我们始终处在警觉状态,才没有受到什么大的损失。

我们采取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策略,经常与敌人展开拉锯战。我曾笑着对同志们说:“赵苍壁副处长不让我留下来在绥德打游击,现在我在榆林城外打上了。”

然而,我们的任务是搜集情报,不是打游击。因此我们的行动原则是避免同敌人正面交锋。

白天,我们潜伏休息,一到晚上就进入敌占区去搜集情报。我们搜集情报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有时抓舌头,有时从路过的商人旅客中了解情况,有时也派人进城侦察。

我们发展了花园沟一个叫陈兰的商人为特情人员,通过他得到不少情报。这时,西北***军正准备打榆林,我们将情报及时报告给攻城***。

1947年8月5日,我西北***军进逼榆林,6日凌晨发起进攻。这时,我带着保安分处一个班的战士,住到榆林城外青云山的一所大庙里。这里是新四旅的临时战地医院。

我们一个班的人,一边搜集情报,一边***群众抬担架。我军在城墙暗挖地道,然后放入***,打算把城墙炸塌。但由于计算发生差错,只炸开二个豁口,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当时,由于我军尚缺攻坚的重***,结果榆林之战,打成了消耗战。

***两天两夜以后,我军采取了围城打援的战术,击溃了援军。我西北***军即开始南撤,放弃了对榆林的***。

在这种情况下,***上要我们返回鱼河堡。在榆林城外,我们又坚持了四天。我们把敌军和地主的粮食分给群众。

在返回鱼河堡的途中,遇到两个出城***扰的敌人,他们以为我军早已撤光了,没想到我们这支小***,竟还活动在敌军的鼻子底下,这两个匪兵被我们抓了“舌头”。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刘 璧:战斗在榆林城下——战斗的历程(5)》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