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文广:峥嵘岁月(5)

时间:2024-02-23 10:37:49  热度:0°C

达旗的过境税是王爷汪鹏程亲自决定的,让他取消过境税,他不干。他理直气壮地说:“取消过境税,我们的给养怎么办,***军能供给我们吗?不能供给,就不能取消。”

其实,他是用供给给养问题作为借口。他们收来的过境税,根本不用在给养上,而是让汪鹏程等人私吞了,旗府得不到什么。

我们的意见,还是坚持让汪鹏程取消过境税。但是,这个命令还得由汪鹏程下。

我们先和乌增德商量这个问题,他同意我们的意见,其他仕官也同意我们的意见。可是,谁也不敢直接对王爷说这件事。

最后,我们找到了东官府门肯吉亚,觉得让他出面说比较合适。我们对他提出这个问题后,他答应了。于是,我们几个人一起把门肯吉亚鼓动上,后来又叫上奇安庆、乌增德,去了树林召王府。

我们从王府的偏门进去(按照王爷的规定,王府的正门只有王爷才能走,其他人都一律走偏门),汪鹏程不让我们进里院。他在过厅的会客室里接待我们。

大家坐下来以后,只是东一句、西一句扯些无关紧要的话,谁也不往正题上提。门肯吉亚一向不多言语,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不吭气。

最后才慢慢扯到了税收上。我们说:“过境税问题,群众反映挺厉害,旗政府、 组训处’都摊税,群众负担过重,实在受不了啦。”

门肯吉亚觉得到了说话的时候,便接住我们的话茬说:“汪扎萨克,咱们的过境水草税,老百姓有意见。我看还是取消了吧。”

门肯吉亚把事情点破之后,乌增德又接住说:“咱们已经***了,应该按新政策办事。”管旗章京说:“我同意东协理的意见,还是取消了吧。”

这时,汪鹏程很不高兴,坐在那里,长时间不说话。

我们当然不能看汪鹏程的脸色办事。我们要坚持党的原则。

我说:“东协理说得很对,应该取消过境税。***了,应该按新政策办事。”

汪鹏程沉默了好久。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是十分孤立的,最后才长出了一口气说:“既然大家都同意,我一个人好说,那就取消吧。”

四月,我们到盟委开会,同时召请汪鹏程到伊克昭盟自治政府参加政府委员会。

五月一日成立达拉特旗人民政府,政府地址设在展旦召。政府组***员是:旗长汪鹏程,政务秘书乌增德,文教科长奇安庆,财政科长郝永胜,***局长杨培森。党务方面是:我任旗委***,杨***任副***、***部长兼民政科长,民政科副科长是黄维世。

从“组训处”接收的那批伪职员都安排在旗府工作。“组训处”原来设的乡、保、甲都全部撤销,财产移交给所在的参领区。

旗人民政府仍下设八个参领区。参领由原来的人担任。给八个参领区派了党代表,负责党务工作。

汪鹏程当了旗长后,他的哥哥章景文由骑五师做了安排。把这两个冤家对头给分开,使矛盾得到了缓和。

“组训处”的三个自卫团和原属旗政府的三个团也做了适当的安排,将自卫军那三个团调到了萨县,与傅作义、董其武的***编在了一起,为二十三***。在萨县集中学习了一个时期后,调到外地去了。

自卫军的司令慕幼声在包头活动,让达旗政府的四个干部(他们原来是达拉特旗“组训处”的旧人员)在街上碰到,他们猛然扑上去,把慕幼声抓住,用绳子捆上扭回达旗,交给了我们。

我们觉得不好处理,可是群众自发地串联起来,一定要***他不可。群众向我们保证说:我们不捅他一指头,一定按党的政策办事。

只是要控诉他。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我们人民要求这么办,你们为什么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下,把慕幼声拉到台上,由群众控诉了一下午,又把他放回了包头。

原旧旗府的三个团,由骑五师集中到万太兴进行训练,实行***换肩。后来大部分人回了家,留下的由骑五师改编为达旗第七支队,支队长是林国梁,我任支队政委。

在整编***的过程中,沙金格力那个团里有个连长叫郭保大(吕保山),他的连部在柴登的油房圪旦。郭保大不愿接受整编,调不到万太兴去。

支队部派白彦斯古朗同志去该***指导员,到柴登去就地集中审查、整顿、训练,再把***带到万太兴来。

郭保大为抗拒我军的改编,与土匪头子张奔楼勾结起来,准备向我旗政府反扑后把队伍拉向后山。

当时,我们旗政府***队的人不多,多数看管犯人,除此之外再无武装力量。郭保大想乘虚而入,大杀大砍抢劫一番之后再逃走。郭保大的行动,汪鹏程是知道的,他本人是幕后策划的人。

他是旗长,本不应离开旗府,结果他却以看病为名,请假住在王爷府在包头的小院里,和太太***作乐,静观事态的变化。

我们得到这个情报后,经旗委研究,派林国梁同志到小淖向骑五师汇报。可是,郭保大的叛变活动时间提前了。五月十六日,他带领顽匪一百五十余人叛变了。

当时他估计骑五师很快就会赶来,便放弃了打旗府的计划,慌忙从四村一带过了河,把指导员白音斯古朗,班长董玉玺、杨登和等六人扔到了黄河里,他们逃到了安北县的大佘太。

其间郭保大曾化装成商人,到包头去见汪鹏程。

当时,我正和盟委***高增培同志在绥远参加旗县委***会。高增培同志得到消息后对我说:“郭保大叛变了。”

之后,我便路经包头回达拉特旗。我到了包头后,专门去看了汪鹏程,想看一下他的态度。

汪鹏程见了我说:“郭保大叛变了,把六个人填了黄河。”这时他的表情是幸灾乐祸。

他还说:“三次世界大战就要起来了,大青山上土匪很多。”

我和他谈了大约半个来小时,他表示不肯回旗里。我探明他的态度后,便回到了旗里。这时,骑五师、骑四师相配合,正追击郭保大这伙叛匪。

***到了安北县的大小佘太,郭保大和他的队伍正在吃饭,被我军包围后,全部抓了回来。郭保大从叛变到被抓住,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战士们把郭保大和几个头目拉上在包头游街,之后把他拉回小淖。经军法处审讯,报上级批准,予以***毙。

汪鹏程于一九五○年九、十月间,参加乌兰察布盟和伊克昭盟两盟民族上层联合参观团赴京参观。

在京期间,他同奇全喜搞了很多不法活动。参观团返回张家口后,依法将他逮捕。

根据他的罪恶事实,伊盟人民***依法判处他***。他在服刑期间死在了监狱里。

从此之后,达拉特旗同伊盟其他各旗一样,彻底结束了黑暗的岁月,踏上了新的征程(马步萧整理)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郝文广:峥嵘岁月(5)》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