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被捕:研究人员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时间:2024-02-23 10:36:47  热度:0°C

自然新闻专题文章新闻特写2024年2月21日科学家被捕/研究人员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受够了在解决气候问题上缺乏***进展,一些研究人员正在成为减缓全球变暖的积极分子。丹尼尔·格罗斯曼科学家反叛***成员在布鲁塞尔***,***对气候危机缺乏***行动。鸣谢/安娜·费尔南德斯/SOPA影像/light rocket/盖蒂气候科学家彼得·卡尔穆斯吓坏了。他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像他一样对地球的状况感到担忧。2006年,当卡尔穆斯还是一名研究生时,他正在研究天体物理学,并表示他对气候变化的危险“幸福地一无所知”。但后来他了解了温室效应是如何产生的——使用化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碳污染如何有效地将热量截留在大气中,并加速地球变暖。随着时间的推移,卡尔穆斯越来越确信,“如果我们继续以这种速度燃烧化石燃料,这将使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区无法居住”。到2012年,他放弃了刚刚起步的天体物理学事业,转而在加州帕萨迪纳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研究气温升高对人类和其他物种的影响。卡尔穆斯开始担心证据的积累并没有引导世界采取必要的行动。“政策制定者总体上没有对我们提供给他们的科学做出适当的回应。”所以才抓狂。(卡尔穆斯强调他的观点是他自己的,不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他决定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2022年4月6日,卡尔穆斯、另外两名科学家和一名工程师***了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在洛杉矶的一家分支机构。摩根大通是一家投资于化石燃料开采的投资银行。“我愿意为这个美丽的星球和我的儿子冒险,”他对一小群人说,并在脸书上发布了一段视频,为自己赢得了约70万的浏览量。他因非法侵入而被捕。这次***是国际环保***“科学家反叛”成员当天全球努力的一部分,该***声称此次活动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科学家非***反抗运动”。研究人员注意到,卡尔穆斯等气候科学家的愤怒和行动日益高涨,他们对与气候变化有关的越来越可怕的预测和极端事件没有引发有效的应对感到沮丧。他们“越来越意识到,虽然科学对于制定政策来说是必要的,但它本身不足以制定政策,而且科学不能创造***意愿”,华盛顿DC美利坚大学的社会学家达纳·费舍尔说。她的书《拯救我们自己/从气候冲击到气候行动》于本月早些时候出版。该书认为,这个不断壮大的团体已经成为忧心忡忡的气候科学家的“激进侧翼”,他们正在做破坏***品、***建筑物入口和中断交通等事情。她说,这些科学家“正脸都绿了,试图通过正常渠道表达我们的科学如何与世界相关”。火车上的八十个小时去年12月初,一列火车缓缓驶出波士顿南站。在餐车里,地球科学家罗斯·阿布拉莫夫开始了80个小时的越野火车之旅,前往加利福尼亚州三藩市参加2023年美国地球物理联盟(AGU)会议。出于对碳足迹的担忧,阿布拉莫夫不再坐飞机了,即使这次地面旅行的时间比这次长十倍,费用也更高。我和她一起踏上了旅程的第一程。漫长的旅程给了她很多时间去思考一年前在AGU年会上发生的事情。会议一开始,在一个巨大的演讲厅里,她和卡尔穆斯跳上舞台,展开了科学家反叛的旗帜。卡尔穆斯喊道/“作为科学家,我们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我们需要利用它。”阿布拉莫夫恳求道/“求你了。求你了。想办法采取行动。”正如他们所料,一名***陪同他们走出大厅。他们的***持续了整整30秒。AGU还没收了他们的会议徽章,并正式将他们驱逐出会议的其余部分——阿布拉莫夫说,这种反应令人感到极端。“被要求离开会议将是一个合理的回应,”阿布拉莫夫在列车上说,听起来很痛苦。2000多名研究人员敦促AGU撤销对阿布拉莫夫和卡尔穆斯的制裁。彼得·卡尔穆斯拿着***板,看着弗吉尼亚州***记下他的信息气候科学家彼得·卡尔这并不是阿布拉莫夫的唯一后果,他当时是田纳西州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副研究员。橡树岭警告她这件事后,解雇了她。在她的解雇信中,她被指控“滥用政府资源”和违反“商业道德和行为准则”。她为自己辩护说,当她走上舞台时,她在那周会议上的政府工作已经完成,所以***是在她的空闲时间进行的。(尽管喷气推进实验室***向卡尔穆斯发出了警告,但他并没有失去职位。)一年后的2023年,阿布拉莫夫和卡尔穆斯再次参加了AGU会议(卡尔穆斯远程参加了会议)。阿布拉莫夫目前在缅因州以***研究员的身份继续她的研究。但这一次,AGU举办了四场关于气候行动主义和对气候变化的悲痛的官方会议。在给《自然》杂志的一封电子邮件中,AGU的一名新闻官援引该***的行为准则称,将阿布拉莫夫和卡尔穆斯从2022年的会议上除名是合适的。事件发生后,“AGU加倍努力让会员意识到新的机会”,比如激进主义。AGU还强调了文明的必要性,这排除了干扰会议的可能性。阿布拉莫夫本科学习生物学和舞蹈,后获得生态学博士学位。她的***觉醒发生在2019年,当时她正在对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新报告的几个章节进行同行评议。她以前从未如此专注于气候危机对地球及其居民的影响。“在每一个系统中,都有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系统服务产生影响的根本性重大故障的证据。”她说,这份文件的风格没有透露出当前危险的紧迫性。“我的工作不能只是平静地记录世界末日。”谈到那次在火车上的经历时,阿布拉莫夫热泪盈眶,擦去了一滴眼泪。这是八个月来第三次有气候科学家或气候谈判代表在接受我采访时哽咽。在我25年的气候报道生涯中,我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在完成IPCC的报告后,阿布拉莫夫决定她需要采取更具体的行动。2022年4月6日,她在一次气候***活动中把自己拴在白宫围栏上。她被捕的同一天,卡尔穆斯在欧洲大陆的另一端被捕。新闻报道中有她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照片。她在***活动中利用了自己作为演员的背景。“引起媒体关注的事情有点戏剧化,视觉上很有趣。“自两年前被捕以来,阿布拉莫夫***了银行和白宫记者晚宴,将自己粘在私人飞机终点站的围栏上,占领了州议会大厦,并试图停止天然气管道的建设。她的14次行动中有7次导致了逮捕。***觉醒尽管阿布拉莫夫的激进分子记录在科学家中是一个异类,但许多研究人员同意她的观点,认为气候危机需要紧急应对。去年对全球9220名来自不同科学和学术领域的研究人员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90%的人同意“需要对社会、***和经济体系进行根本性变革”1。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和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三名博士后研究员之一法比安·达布兰德领导了这项研究。他说,就他所知,这是关于科学家气候态度的三项全球调查中最大的一项。这项研究尚未经过同行评审,调查了115个国家的研究人员,他们在2020年至2022年期间在545份领先的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了论文。达布兰德提醒说,调查结果可能对相关科学家有利,因为他们最有动力填写这份调查,该调查发送给了近25万名作者。“我不确定这种偏见到底有多大,”他说。地球科学家罗斯·阿布拉莫夫在一次气候***活动中被锁在白宫围栏上。作者/威廉·迪克森总体而言,78%的受访者曾与同事以外的人讨论过气候变化问题;29%的人参与了气候倡导活动,23%的人参与了法律***活动,10%的人——近900名科学家——参与了公民抗命活动。***参与因学科和国家而异。大洋洲的科学家更有可能采取公民行动(比如参加气候***)。欧洲和北美实际上并列第二。达布兰德发现,亚洲科学家最不可能参与调查中的大多数公民行动。对调查数据的后续分析显示,与非气候研究人员相比,“大量”参与气候研究的科学家参与***活动的可能性(37%的参与者)约高2/5倍,参与公民抗命活动的可能性(18%的参与者)至少高4倍2。另一项调查也发现气候研究人员的参与度很高。在2021年对1,100名气候科学家进行的一项研究中,90%的科学家在过去一年中至少参加了一种形式的气候问题公众参与活动,包括接受媒体采访、向决策者介绍情况以及活跃在社交媒体上3。该调查的主要作者Viktoria Cologna表示,长期以来科学家在气候问题上的***参与禁忌正在减弱。Cologna是瑞士苏黎世大学的博士后研究员,此前是“未来科学家”***的成员,该***是“未来星期五”的科学家分支,是一个受环保活动家Greta Thunberg启发的全球***。“我确实看到——在我自己的圈子里也是如此,包括社会科学界和自然科学界——科学家们变得更加直言不讳;他们正在参加更多的***活动,”她说。过去,许多科学家担心他们会因为采取***立场而失去可信度。但是Cologna在她的研究中没有发现这是真的,该研究还调查了美国和德国的884名公众。她和她的合著者报告称,70%的德国人和74%的美国人支持科学家倡导气候相关政策。研究人员的调查还发现了一些暗示,即参与宣传的人不会失去同事的尊重。研究发现,73%的德国气候科学家和59%的美国气候科学家都认为,他们所在领域的人们应该“积极倡导与气候相关的具体政策”。2020年对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UCS)2208名成员的***参与进行的一项调查也得出了类似的发现。不到6%的受访者认为科学家应该“很少”或“从不”参与***活动。领导该研究团队的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家费尔南多·托尔莫斯-阿庞特表示,美国前***唐纳德·特朗普***期间被广泛视为反科学的政策使一批科学家变得***化。即使在特朗普离任时,这些科学家仍继续积极活动。“持续存在的是气候。围绕这一问题有一种紧迫感,这几乎是任何其他问题都无法比拟的。”英国利兹大学的地理学家格里塔·达吉是过去几年里积极行动的众多气候研究人员之一。去年,她因在英国环保活动***“停止石油”的活动中故意阻碍伦敦交通而被捕,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然后,在同一周,她因同样的罪行再次被捕。一些研究人员担心更极端形式的激进主义可能会产生负面后果。德国基尔GEOMAR Helmholtz海洋研究中心的地球化学家rg Geldmacher表示,他不会参与破坏建筑物等更具侵略性的行动,因为这些行动可能会适得其反。“如果因为这些极端的活动,大众反对它,那么我不知道这对运动是否很有帮助,”他说。相反,他是德国未来科学家分支的活跃成员。格尔德马赫经常参加法律***活动,参加每月一次的会议,向当地政界人士传达节约能源的想法,并经常在学校和公众面前谈论气候危机。气候悲伤旧金山2023年AGU聚会进行到一半时,我再次看到了阿布拉莫夫,这次是在酋长爱尔兰酒吧的人群中。她刚从“气候悲伤圈”回来,这是她和卡尔穆斯***的一个官方批准的活动。几十名研究人员坐在几个亲密的小组中,讨论他们每天面对地球系统恶化的感受,对一些人来说,他们的恐惧无法与他们的孩子分享。在火车上,阿布拉莫夫曾说过,这些圈子既是集体疗法,也是动力。她说/“这非常令人平静和鼓舞人心。在酒吧里,几十名活动人士交换了他们******的故事和建议。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罗利分校大气科学博士一年级学生诺亚·利古里-比尔斯收到了阿布拉莫夫的简短鼓舞人心的讲话。后来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科学会议,他没想到会遇到任何激进分子。但随后他在会议场外的人行道上偶然发现了一场未经批准的游击剧场演出。它推动了一项官方活动。他说,酒吧的联谊会“绝对是我在这里做过的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每个人的敬业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利古里-比尔斯说,他希望回家后加入科学家反叛***的一个分支。他说他不太可能面临像阿布拉莫夫那样的严重后果。但他愿意冒这个险。“我认为这是值得的。整个世界都危在旦夕。”《自然》杂志2024年第626期710-712页https////10/1038/d41586-024-00480-3参考Dablander,f /等人,预印本,https////10/31234/osf/io/73w4s公共卫生学会(2023年)。达布兰德,f /,Sachisthal,m /和Haslbeck,j /在https////10/31234/osf/io/5fqtr心理学会预印本(2024年)。弗吉尼亚州科洛尼亚市、北卡罗来纳州克努蒂市、北卡罗来纳州奥雷斯克斯市和密歇根州西格里斯特市周边地区。列特的决议。16/ 024011 (2021)/

免责声明:
1. 《科学家被捕:研究人员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