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文广:峥嵘岁月(4)

时间:2024-02-23 10:37:49  热度:0°C

春节过后,汪鹏程借“开印大会”的机会,又向参加会议的仕官、参领们讲了他要接收“组训处”的意见。这个会是他秘密召开的,没有通知我们。在这个会议上,对这个问题仍有分歧,没弄出个结果来。

过了几天,汪鹏程又借仕官、参领们都来给他拜年、扭秧歌的机会,秘密开了一次会,还是坚持要接收“组训处”的意见。

但是,会上仍有一些人不同意他的意见,还给他讲了不少道理。这时汪很生气。

他一边骂一边说:“***,赶走了个狐狸来了个狼。咱们的事要咱们干,为什么让郝文广来办?”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仍然坚持已经定了的原则。“组训处”非由我们接收不可。

我们通过各种渠道,继续给汪鹏程做工作。给他讲形势,讲大局,讲利弊,慢慢打通他的思想。

这样一直拖到三月中旬,汪鹏程的思想才慢慢转变过来。最后他勉强同意当监交人,这时,我们又让他主持召开了一次仕官、参领会议,会上终于通过了“组训处”由我们接收,由旗府汪鹏程作监交人的决定。

决定通过后,我们认为应该很快去办理接收手续,以防夜长梦多。

因此,我们立即派人去找戈怀生,商定接交程序、方法、仪式等问题。这些事情大体定下来之后,便带上汪鹏程去了丰茂成。

我们到达丰茂成时,“组训处”的全体伪职人员***起来开欢迎会,“组训处”主任戈怀生致欢迎词,並表示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办理交接手续。

会上,汪鹏程也讲了话,表示做好这项工作,提出双方要注意友好。

我们也在会上讲了党在接收“组训处”的工作上坚持的政策和原则,以及注意团结,欢迎“组训处”的全体人员弃暗投明,鼓励他们今后要在***的领导下,为人民做些有益的工作。

还大讲全国和伊盟的大好形势,大讲党的方针政策。

欢迎会之后,我们按照民政、财政、建筑、文教等部门,分类归口,进行交接。这些工作进行了以后只剩下“组训处”的一颗印。

这时,汪鹏程说他要接这颗印。我们同意了。他接了印,找来一把斧头,将印放在门槛上,当着大家的面,一斧子一斧子地将印砍碎。

砍了很长时间,引起了人们的议论。戈怀生说:“汪扎萨克,还是往大处着眼吧。一颗印能算得了什么呢?”汪鹏程哼了一声,还是继续砍,直到砍成碎片为止。之后,才冷笑着站了起来。他的行动,显然是在发泄不满。

我们在办理接交手续时,慕幼声的两个团在丰茂成附近活动。抢人、打***,他们以***威胁我们的接交工作。当时我们也担心他们会冲进丰茂成来,发生事变。

恰好,这时我骑兵五师开进了小淖,我们立即派林国梁同志前去汇报情况。骑五师师长吴广义、副政委寒峰等领导很支持我们。

他们通过电台向盟委反映了这里的情况。盟委回电,同意我们的处理办法,表示支持我们。

骑五师为了配合我们,便派出侦察连,掌握慕幼声部的活动行踪,注视他们的动向。

並让图布信宝、严平等同志与我们保持密切联系,向我们反映敌情,听取我们的意见。慕幼声也掌握了我军的情况。因此,他没敢轻举妄动便溜走了。

“组训处”被我们接收后,我们和汪鹏程之间仍然有一场十分严峻的***,那就是汪鹏程收过境税的问题。

汪鹏程在伊盟通往包头的树林召和西柳沟都设了收税的关卡。这就引起了有关旗县,特别是过往行商的极力反对。

他们的理由是,伊盟已经***了,***有统一的税收政策,我们按照政策交过税后,达拉特旗为什么又收我们的税?

们自从进驻达拉特旗后,不断收到控告汪鹏程收税的状子,强烈要求取消过境税。

有些过往行商直接了当地对我们说:“你们是***的代表,请你们给我们解决这个问题。难道达拉特旗可以不服***的管吗?”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郝文广:峥嵘岁月(4)》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