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内容 » 192微型小说:称谓

192微型小说:称谓

时间:2024-02-23 10:37:46  热度:0°C

作者:姚建林

少安挑着担水从村口那条光滑的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颤悠悠地往家里走。他步履蹒跚,肩上的担子像一座沉甸甸的小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肩被扁担硌得生疼,热汗从额头上渗了出来。

少安现在念高中了,平时很少干挑水这样的体力活。今天是个星期天,他起了个大早,预备帮母亲把家里的那口大水缸挑满。

父亲华仲庚扛着把锄头,远远地跟在儿子的后面。这看上去是一个五十开外年纪的人,浓眉大眼,一抹络腮胡从他突出的下颏切过。他面色红润,皮肤发亮,并不像一般庄稼人那么黝黑。一早他刚刚翻过了一畦庄稼地,现在他嘴上叼了支烟,正赶往家里吃早饭。

华仲庚虽然在城里当工人,但从小在农村里长大,犁田打耙的农活他还是熟悉的。家里有两亩口粮田,平日都是少安的娘一个人侍弄。他每个月回来休假两三天,逮空才帮助妻子干些农活。儿子现在长大了,也懂事了,知道为家里分忧,华仲庚看在眼里,心里是满意而热乎的。虽然儿子挑水的步伐有些踉跄,稚嫩的双肩还显得柔弱了些,看上去不免让人心疼,可自己年轻时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孩子做事要多历练,太娇贵了可不好。对于这一点,华仲庚的心里是亮堂着的。

“华哥!亲自担水呢!?”少安的同学二***着辆自行车迎面过来,脸上写满惊奇。

“咦,你叫他什么,—— 华哥’?”不等儿子搭讪,华仲庚略显激动地问道,脸上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为了顾及儿子的颜面,他欲言又止。

“是啊,你出门呢?”少安的脸倏地一红,约略有一丝尴尬,但很快表情平复下来,澹澹地回问了一句。

“我上镇里办点事儿!” 二虎露齿一笑,又冲华仲庚礼貌地点了点头,仿佛没有听清仲庚刚才的问话,嘴里只是说:“叔,你忙哩!” 二虎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随口的一句称呼给华叔带来的异乎寻常的反应,转眼便摇着车铃一路驶远了。

而少安的心里此刻却波谲云诡,五味杂陈。二虎称他“华哥”时,他已注意到父亲的脸色不太好看。父亲的心思他是明白的,二虎的那一句称呼,别说是父亲,连自己初听了也觉不习惯。为什么不是“少安哥”,偏偏是“华哥”呢?是啊!多少年了,“华哥”——这个熟悉的带有几分敬意和亲昵的称谓,常常在他耳畔萦绕,并伴随着他一路长大。只不过这声“华哥”不是称呼他,而是一直以来自己听邻居和村里的大人们称呼他父亲的,那俨然是父亲的标签。

少安小的时候,父亲在城里的一家工厂上班,每次回来便惹来许多羡慕的眼光。在村民们看来,华仲庚是吃公家饭的,有商品粮户口,又拿国家工资,无论如何,这在农村都是很风光的事情。仲庚是个热心快肠的人,他并不因为自己在城里工作,就觉高人一等。村里谁家有个家长里短的事情需要帮忙,他都乐于相助。久而久之,大家都愿意和他打交道,并亲热地称呼他“华哥”。不仅是平辈的人这么称呼,就连一些年长的老者见了面,也是“华哥”长、“华哥”短的。在人们的眼里,华哥就是一个有办法、乐于助人、值得信任和尊敬的人。

有一年夏天大旱,田里的土地干得豁开了一条条裂缝,眼瞅着庄稼颗粒无收,人们心急如焚。几个小青年从邻村借来一台抽水机,可怎么捣腾,抽水机也抽不出水来。邻村请来的师傅也急得满头大汗,眼睁睁望着那铁疙瘩却一筹莫展。这时有人喊了一声:快去请华哥,一准他有办法!

仲庚闻讯来了,他仔细检查了那台机器的零部件,发现抽水机上少了一个小零件,那多半是在搬运的过程中弄丢的。仲庚在工厂里干过机器维修的活儿,刚巧那零件他家里便有。他让少安回家去取来,片刻工夫,经过他一捯饬,那台机器便哗哗地喷出水来,焦急的人群一下欢呼雀跃,人们对华哥不由挑起了大拇指。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邻居孙大爷忽然敲开了少安家的大门。原来,他们家的孙子小亮忽然肚子疼得厉害,正在家里大哭大闹,一家人急得团团转。村里的大夫到远房亲戚家串门了,这儿离镇卫生院又太远,最后孙大爷想到少安家有一部摩托车,赶巧仲庚休假在家,这才登门求助来了。

“华哥呀,这么晚了,还来麻烦你,我真是没辙了,你快救救我孙子吧!”一见面,孙大爷便拖着哭腔说。

问明了情况,仲庚二话不说,便推出了那辆崭新的“铃木”,正色道:“老孙呐,甭跟我客套了,救孩子要紧,遇上这样的事,谁都会帮忙的!”

在朦胧的月色里,摩托车载着老孙和他生病的孙子一溜烟地赶往镇卫生院。小亮得的急性阑尾炎,医生说:“好险!要是再晚来十分钟,孩子的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村里的五保户周爹嘴里经常念叨着仲庚,他逢人便说:华哥真是个好人呐!这也难怪,只要有空,仲庚便踅到老人家里看看,帮他劈柴担水;调试被大风刮翻的卫星锅的电视信号;将受潮的棉被抱到院子里去晾晒。对老人他总是给予无微不至的关心,以至于不明底细的人还以为仲庚是老人的儿子呢!

华仲庚是村里的名人,村民们提起县长,可能不知道是谁,但提起“华哥”,妇孺皆知。谁家有个什么红白喜事,主人总要问“华哥”来了没有,他俨然有着村干部一般的待遇。村里***什么政策规章,村支书总会说,听听“华哥”的意见!宗族里有什么棘手的事情,族长也总要请“华哥”来,一起商量拿主意……

对于人们称呼自己“华哥”,华仲庚早已习以为常了,对这个称呼他感觉很受用,也很自豪。今天突然听到二虎称儿子少安“华哥”,乍一听,他觉得是那样意外,心中蓦地涌起一股莫名的失落。

多少年来,华仲庚珍惜这个称谓,像珍惜他个人的声誉一般;他爱惜这个称谓,像鸟儿爱惜自己的羽毛一样。只是现在,他的年纪慢慢大了,后生们称呼他“叔呀”、“伯呀”的多起来。许多年来,戴在自己头上的那顶“皇冠”,仿佛就要一下子被人摘了去,这是多么令人黯然神伤的事情啊!

可是,二虎称呼儿子“华哥”原也不错,毕竟,儿子也已逐渐长大***,自己为何还这么恋栈不去,这么自尊敏感呢?人生如寄,恋不恋栈都将走过,“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华仲庚一方面在心底感叹“岁月催人老”,一方面又默默地祝祷:孩呀,“华哥”这个称谓,你可要担起来呀!

【作者简介】姚建林,网名冬月之恋,湖北黄石人。业余喜爱写作,喜欢小说、散文和诗歌,作品散见于微刊。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

免责声明:
1. 《192微型小说:称谓》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