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璧:再返鄂尔多斯——战斗的历程(8)

时间:2024-02-23 10:37:53  热度:0°C

再返鄂尔多斯——战斗的历程(8)

刘 璧

1948年秋,陈赓***渡过黄河打到陕西,***了西府地区十几个县。西北局***部决定抽调一部分同志到新区开辟工作,我报名得到批准。

正准备走时,***工委宣传部薛向晨部长来延安向***部要干部。他通过当时在西北党校学习的金汉文同志认识了我。

鉴于我和金汉文同志对伊盟情况熟悉,***上转而决定我重返鄂尔多斯工作。

我于1948年8月先到靖边县,在那里带了徐风翼、冯国安、何芝祥、孙林风,张瑞卿、王玉贵、奇文祥,高永歧、冯德恒、李茂桐、尚满堂、郑三鼎、崔颜富、常茂祥、刘建基、郭俊卿、杨玉瑞、金汉文、金子秀等40名同志。

这些人中除我和金汉文是西北党校的学生外,其余都是三边地委党校的学生,是由三边地委选调来***工委的干部。我们在伊西工委留守处所在地靖边县马圈村***时,我遇到了在延安认识的伊西工委留守处负责人李庆生同志。

他原是延安西北文工团员,能歌善舞,还会作曲。李庆生同志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我和金汉文同志每人骑着一匹马,带着这些干部从靖边县起身,由镇川堡、高家堡、神木、府谷上来,到了准格尔旗沙圪堵,碰到了许多曾在延安民族学院学习的蒙汉族同志。

他们是阎耀先、赵戈锐、云照光、郭建勋、周兴光、云成烈、任其久、云北峰、浩帆、郝文广、郝永胜、杨培森、王风歧等同志,还见到去过延安的李振华同志。

这些同志熟悉民族政策和伊盟的情况,以后,都是***伊盟的骨干力量。

1948年9月初,***工委社会部成立。部长由工委***部部长韩是今兼任,实际工作由我主持。我还兼任准格尔旗的***局长、司法科长。

我经常是两头跑,忙得不可开交。我不光做领导工作,有时还得下去整顿派出所,抓抓基层工作。

1948年9月10日,我到了纳林镇派出所。此地是沙圪堵去包头的必经之地,位置十分险要。我们用五天时间核实了户口,发现很多线索。

当时,在纳林镇只住我们一个新兵连,全镇两条街,西边是主要的街,东边叫二道巷,新兵连就住在二道巷。我在纳林镇协助派出所工作时,正巧碰上敌人一骑***和步***偷袭。

敌人偷袭前一天晚间下了雨,凭我的经验,下雨河里涨水,敌人不可能来。伊盟支队谢有德参谋长曾打招呼叫我们撤走,而我们没有及时撤走。

16日上午,我上街看见街上陌生人特别多,感到不对劲。我立即告诉一同志,叫他们注意动静,我自己准备到街北头再去看看。

我到了镇北的一个店里,一看静悄悄的,只有一个开店的在。显而易见,街上那些人是化了装的敌人。

我有些紧张了,准备立即返回派出所。一出店大门,二十几步远的地方有个新兵连的哨兵,只听“叭”地一声,新兵连开了一***。立刻,敌人的骑兵就冲向我新兵连。情况太危急了,敌人眼看就要抓住我了,大店的院里也进来了骑兵。

我已不能再回大店,只好向派出所奔去。为了不显眼,我将帽子摘下来别到腰带上,把***顶上***插到口袋里。我顺着一溜房檐,跑到了派出所大院。

一进院,我立即关上大门。所里没有一个人,我取下书包,打算从西墙跳出去。墙太高,上不去,我先把书包扔过去,书包摔在墙那边,我手里还抓着带子,这样我揪着带子才翻过了墙。

由于一时慌张,腿被碰得出了血。墙外是一片糜子地,我从地里跑向河边,瞭见新兵连的几个战士正从河上撤退。

我走到一条小河和一条大河的汇合处。那里是一片淤泥区,人们上去会陷进泥里,我不管腿上和脚上有血,就势往淤泥上一躺,一连打了几个滚,就滚过去了。

对面有个山头,已经被敌人占领了,我就顺着河继续跑了一段路,又爬上一个小山包。

看到脱离了危险,便把衣服脱下来晒着。在这儿,我呆了好几个小时。

后来才弄清,在敌军偷袭时,大部分同志朝与我相反的方向撤退。他们人多,目标大,敌人只顾追赶他们。

实际上,他们给我解了围。敌人仗着人多势重,***精良,一直追了二十多里地。

我下山不久,便遇上自己的同志。这次我真累垮了,吐了不少血,身体感到极度的疲劳和虚弱。他们拉来一匹骡子给我骑上。

陕甘宁边区保安处的同志听说我只身脱险,累得吐了血,还特地给我发来慰问的电报。我深深感到了***上的关怀和温暖。

当时,准格尔旗全境还没有***,干部少,司法***干部更少。纳林镇脱险后,我仍然主持***地区和准格尔旗的司法***工作。

在准格尔旗,我们主要着手抓几个派出所,除了纳林以外,在沙圪堵、五字湾几处也先后建立起派出所。孙风林任纳林派出所所长,王玉贵任沙圪堵派出所所长,杨玉瑞任五字湾派出所所长。

那时,派出所的职能主要是维持治安,搜集敌情和社情,同现在的派出所不完全一样。这些情报,在我们指挥机关制定作战计划、工作方针政策和决定活动时,都能起到重要的参考作用。

***、阎锡山、胡宗南、陈长捷等军阀,曾在鄂尔多斯这块土地上建立了层层特务网。敌人在伊盟大规模的特务活动,是从芦沟桥事变以后开始的。

华北沦陷后,日寇未跨过黄河进入伊盟地区,但整个伊盟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险恶形势下。大批爱国青年和有志之士,或奔赴***圣地延安,或就地投身***,做党的地下工作,与日寇展开了各种形式的***。

在这种动荡不安的政局中,伊盟的王公贵族上层也开始分化,有的人同情******救国纲领,有的则向***顽固派靠拢。

***为了控制局面,于1938年春天,派遣军统局少将特务褚大光来到伊盟,建立了军统伊盟组。

军统组成员邹凯以鄂托克旗保安司令部联络参谋的身份作掩护,1941年又调到扎萨克旗,以伊盟长官公署参谋长的身份作掩护,大肆进行特务活动。军统伊盟组后来改称伊盟站,张德明任站长。

***中统局也于1939年3月在伊盟建立起***。他们在伊盟的任务是对王公上层进行怀柔、拉拢。

他们活动沙王、图王、康王和奇文英等,先后去重庆“入京瞻观”。国民政府先后委派章文轩为伊南游击司令,奇玉山为西蒙***游击司令,奇文英为蒙古第一防区司令,云祥为蒙古第三防区司令。

我们在伊盟的情报工作也有一定的基础。早期陕甘宁边区保安处李启明同志领导的北线各站即发展了一些情报人员,当时鄂托克旗的金汉文和乌审旗***的副官安钦山,即是李启明同志发展的情报人员。以后黎光、葛申、余光同志所领导的三边警备司令部联络科又作了大量的工作。

1948年初成立的晋绥***总局的西北工作站也作伊盟的工作。***工委社会部成立时,我们依靠原有的情报基础,与兄弟单位密切配合,特别乘胜利发展的大好形势,同敌人进行针锋相对的最后***。

我们总的基础虽然比不上敌人,却战胜了敌人,彻底铲除了伊盟地区的特务势力。

免责声明:
1. 《刘 璧:再返鄂尔多斯——战斗的历程(8)》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