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内容 » 追寻流逝的年俗

追寻流逝的年俗

时间:2024-02-13 10:36:28  热度:0°C

张学勤 

经历过历史悠久的“农耕社会”,中国人对“年”分外关注。因为它是旧一轮生活的结束,新一轮生活开始的分界线。所以,这“年”里就承载了人们很多的期盼,希望好的东西来年越来越多,不好的东西离人而去。

由此,就演化出许多丰富多彩的年俗文化,并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而改变,从而生动地体现了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笔者在寻访杭州近些年消失的一些过年风俗时,就深深地感到了这一点。

翻开南宋人所写的《梦粱录》、《武林旧事》,我们就会发现这两本书都记录了当时杭州有这样一种风俗——每逢除夕,杭城内外的百姓都会把油灯放到***下去,当时这种风俗的名称叫“照虚耗”。但是,今天我们已不清楚这种风俗是在什么时候消失的。许多杭州人甚至至今都不知道数百年前的杭州居然还有这样的风俗。

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有不少民间的过年风俗已经湮灭了,只是由于这种湮灭过程往往是在不知不觉中进行,所以并没有能引起人们的注意。

不能碰的红烧全鱼

说到过年的风俗,家住杭州大学路的张先生最难忘的是一盘红烧全鱼。张先生家中有一只很古朴的鱼盘,如今已有10多年不派用场了,一直藏在一只大柜内。今年50岁的张先生说:“自我懂事那年起,我就知道每逢过年,这只鱼盘就要派上大用场。”原来杭州以前有这样一种风俗,每逢除夕吃年夜饭,必有一道红烧全鱼的菜。张先生家的那只鱼盘就是盛这道菜的。但是在年夜饭上,所有的菜都能吃,就是这道红烧全鱼是不能吃的。许多家庭都要过了年初一以后才开始吃这条鱼,有的家庭甚至还要将这条鱼放到正月十五以后吃。

这种将前一年年末烧好的鱼放到第二年年初来吃的风俗,表达了当时人们对年年有余(鱼)的盼望。由于“年年有余”又作“连年有余”,所以,杭城年夜饭上的那道红烧全鱼往往是鲢(连)鱼。

张先生说:“上世纪60年代,物资还相当匮乏,大多数家庭的年夜饭上,不可能另外还有鱼,所以,当时我们这些小孩在吃年夜饭,总在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动筷子吃这条鱼呢?几年下来,我自然对这条鱼是耿耿于怀的了。”

随着***开放年代的到来,人们的生活水平逐年提高。年夜饭上,不仅有不能吃的红烧全鱼,也有能吃的红烧鱼块,在这个年代成长的孩子们自然不会对年夜饭上的红烧全鱼耿耿于怀。张先生说:“由于在淡水鱼中鲢鱼的肉质不算好的,所以,到后来这条鱼甚至没有人要吃,好像是在1991年的春节,我们家那条红烧全鱼由于放的时间过久了,鱼身上出现了很长的白毛,大家都感到很恶心。从此,我家的年夜饭上就不再出现这道名叫 红烧全鱼’的菜。”

采访中,笔者发现,不是张先生一家,而是几乎所有的杭州人都早已告别了这条红烧全鱼。询问原因,有人回答说:“今天再讲年年有余,这个目标也定得太低了。”有人说:“生活富裕了,我们都是去酒楼、饭店吃年夜饭,怎么还会去搞那种不能吃的红烧全鱼!”也有人说:“菜肴要吃得新鲜,吃得健康,在注重生活、注重健康的年代里,这种红烧全鱼的风俗自然会被人们所遗弃。”

用草纸擦小孩嘴巴

年三十夜用草纸擦孩子的嘴巴!有这样的风俗吗?答案非常肯定。

小孩子在一年中免不了要与同伴争吵,还要说许多脏话,所以,杭州的风俗是吃了一年的最后一餐饭——年夜饭后,要给孩子擦嘴巴。那么,为什么要用草纸擦呢?因为用草纸就表明以前从这张嘴巴中流出去的脏话、争吵的话都是像屁、粪一样的东西,不能算话。

当然,这种风俗并不是这样简单,其中还有“***成分”。据杭州留下五常的周大妈介绍:当时的具体做法是:为每个孩子准备好一张草纸,上面放一撮红糖。年夜饭吃过后,大人就叫孩子来吃糖,孩子们吃完草纸上的红糖后,嘴巴自然也就被草纸擦拭过了。

周大妈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小孩子听说有糖吃,那是非常高兴的事。草纸上的红糖自然也被添得一粒都不剩。但是,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大一点的孩子就感到不卫生,不想吃这样的糖了。再后来,孩子们平时就有精美的糖果吃了,当然不想再吃草纸上的红糖了。现代卫生知识的普及,也使我们这些今天已经成为外婆、奶奶的老人意识到,不能用草纸擦孩子的嘴。这是很不卫生的行为!就这样,用草纸擦拭孩子嘴巴的风俗,在今天也就绝迹了。”

年初一垃圾曾经是个宝

成书于南宋的《梦粱录》、《武林旧事》都记载了当时杭州的百姓在过年之前都要大搞卫生的风俗。这个清清爽爽过春节的风俗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但是,旧时杭城在年前大搞卫生的风俗后面,还包含着大年初一不能搞卫生的另一风俗。今天,六十岁左右的杭州人都是这一风俗的经历者。据悉,那时,每逢正月初一,家家户户都视自己家中的垃圾为财富,财富自然是不能倾倒出去的。所以,有人说,老底子的杭州,家家户户最脏的一天就是正月初一。瓜子壳、花生壳、瓜果皮、鱼骨头……这一天垃圾最多,又不能清扫,脏也就在情理之中。

在杭州一家宾馆工作的柴女士是比较留意这一风俗的,她说:社会的发展也会影响到风俗的演变。当大家都还住在木结构的旧房子里时,对环境的要求自然不会很高,一年脏一天,也能忍受。但是,当人们住进了钢筋水泥的楼房后,良好的居住条件也能推动人们的环境意识。所以,大年初一不能搞卫生的风俗后来也有了变通,许多家庭在正月初一也开始扫地搞卫生,但是,他们扫地的方法很怪,是从大门外开始往里扫,一直扫到里屋。因为垃圾被视为“财富”,所以“财富”都被扫进里屋。最后,当里屋的“财富”都进了畚箕后,还不能倒掉,要藏到正月初二才能将其清理出门。这叫留住财气。

柴女士说:“今天,正月初一不能倒垃圾的风俗也在流逝。这些年,现代卫生知识的普及率相当高,广大人民群众都明白垃圾只能带来肮脏,只能带来疾病,决不会带来什么财富。所以,正月初一的垃圾,在杭城的绝大多数家庭中已不再是 财富’,杭城的环卫工人在正月初一的工作量也显得格外繁重。”

大年三十烘烤衣服杭州虽然有过年前搞卫生的风俗,但是,在大年三十是不主张洗衣服,洗被单的。对此风俗,家住马家弄的郎女士是感触最深的。

今年50余岁的郎女士说:“小时候,有一年年三十,我看大人在搞卫生,也想帮他们做点事,就把家中几件穿过的衣服浸到水里,准备洗衣。没想到我母亲看到后就埋怨说: 今天最好不要洗衣服,不会干的。’但是,衣服已经浸到水里,所以我还是将它们洗了。这些衣服晾到傍晚果然没有干,母亲叫我把这些衣服都收下来放到一张椅子上。后来,我们就开始吃年夜饭。年夜饭后,我早已将这些湿衣服丢到脑后。母亲则在清理餐桌。后来,我突然发现母亲已将一只煤炉搬进了屋,并在煤炉上烘烤起湿衣服。见此情形,我也坐到母亲身旁,和她一起烤起衣服。这时,母亲就告诉我说: 年三十晚的湿衣服是不能挂到年初一的。否则,在新的一年里,我们的生活就会像潮湿、***冷的天气那样。’”

大年三十晚上烘烤衣服的事,郎女士是一辈子都难忘的。如今,郎女士不仅做了母亲,还做了外婆,但是,她没有将这样的风俗再往下传。

采访中,有不少50岁以上的杭州人都提到年三十的湿衣服不能晾到年初一的旧风俗,对于这一风俗如今在杭州已基本绝迹的现象,他们的答案是:这些旧风俗含有迷信愚昧色彩,我们这一代已不再相信,怎么还会将这样的风俗传给下一代!

“借的东西有否归还”

家住吴牙社区的朱女士说:“小时候,每年过年前,我的外婆都会提醒我们说 你们向别人借的东西有没有还清’,这时候,我们就会回忆一下向同学或邻居借过什么东西,并马上将所借的图书、铅笔刀之类东西归还给同学或邻居。因为老人们说,年前不及时归还所借的东西,正月里,一旦有人***索取,那么在新的一年里就会债务不断。”

尽管朱女士从小对这一说法就不相信,但是,在小时候,她每年还是按这样的风俗办事。她说:“记得有一年过年前,我向同学借了一套连环画,打算在寒假里看。后来,在外婆的 提醒’下,这套书几乎没有看就还给了同学,至今也想不起这套书的书名是什么。”

说到这一风俗,朱女士感慨颇深,她说:“近代中国在帝国主义的侵略下积贫积弱,中国人民一直过着艰难的日子,所以,这样的风俗得以盛行也在情理之中。***开放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过上了富裕的生活。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怕有债务缠身的观念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买车、***买房、***购家电的做法早已在都市流行。以往那种既无外债,又无内债的观念已经落伍了!”

交谈中,笔者获悉,朱女士的丈夫前些年曾打算用***来改善一下自己的住房条件,当时,他看中的住房的房价为每平方米5000余元。但是,朱女士想到***就是欠债,心理承受不了,所以坚决不同意。现在,朱女士家已积累了一些钱,她也赞同丈夫的买房想法,然而,当她注意到如今城区的房价已飚升到每平方9000元以上时,深深抱怨自己当初的观念是如此落伍。朱女士说:“生活在这样一个与时俱进的时代,这些旧风俗怎么还会有生存的余地!”

在采访中,笔者渐渐悟出这样一个道理:风俗是一代一代往下传的,每一代就像是一个过滤器,只是把合适的、健康的风俗传给后代。而在今天,担负着传承风俗重任的一代,正是成长于新中国,普遍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识、科学知识的一代。

免责声明:
1. 《追寻流逝的年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