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我逼着你爹带我私奔三次,差点让你姥爷把他的皮给...

时间:2024-02-23 10:36:23  热度:0°C
我娘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说起来有两件,第一件就是养了二女二男,都还算是没长歪,不说多大的出息,起码都算拿的上场面,也都是家庭和睦、幸福健康。 第二件事,就是我娘把我爹***的好,疼她一辈子、爱她一辈子,也被她欺负了一辈子,属于是那个年代走出来一对少有能说得上相爱一生的伴侣。当然,这两件得意的事情中,我们看来第二件是她最得意的,相比较没养残我们几个,更让她说起来骄傲和自豪,尤其是爹前几年有些老年痴呆后,她是整天把当年的事挂在嘴上,我们都知道她不是担心我爹会忘掉,是担心哪天她自己会忘记那段往事。说起她俩的那段往事来,其实从小我们都不知道听过多少个版本,但依旧是听的津津有味,不得不说当年我娘为追求爱情,可是把我爹坑的有点惨。70年代那个时候,逼着我爹带她私奔,要知道那是个什么年代啊?而且还不止私奔一次,是整整三次,我爹差点没被我姥爷给剁了。要说农村男女情投意合,无论哪个年代都是大家伙比较喜闻乐见的。为啥我娘和我爹会选择私奔呢?说起来还得说到我那个又红又专、又臭又硬的姥爷。又红又专、又臭又硬是我娘给我姥爷的评价,说前四个字算不得什么,后四个才是真实概括,我姥爷活着的时候每次听到都是吹胡子瞪眼,骂她说花了那么多心思养了个白眼狼。姥爷叫赵金岭,原名周***,1920年代生人,成长于新旧思想激烈碰撞、社会局势变化无常、神州山河动荡不安的时代,也形成了姥爷独特的脾气和秉性。他出身微寒,他之前两代人都是给地主当长工的,家里那点地都不够吃饭的,妥妥的被***阶层,所以成分很清楚,根正苗红的贫雇农。年轻时姥爷很先进,他在37年的时候结婚,了解的都知道,那年小鬼子大举侵犯,华北大地烽烟四起,也是在那年的时候我的大舅嗷嗷坠地,同样是在那年姥爷接触到了***。和地方的***关系密切,也是积极支持的,平时很多的小规模会议都会选择在姥爷家里开。也是因为这个,姥爷好几次都差点被二狗子举报抓走,好在他也算是机灵每次都能躲过去。但在39年那次的冬季,八路军和地方武装联合多次对小鬼子发起打击,激怒了那些小鬼子,大肆搜捕八路军和敌后***人员,我姥爷这样的先进分子就被盯上了。偏巧姥爷家里当时就收留着受伤的八路军战士,直到鬼子进村他才知道。姥爷背着受伤的八路军战士就跑进山里,小鬼子找不到恼羞成怒,杀了我大姥姥和不满三岁的大舅,还有姥爷的父母和亲妹妹,可以说那次弄得我姥爷全家只剩下他自个儿。等到姥爷回到家里的时候,见到亲人的尸体自然是痛不欲生,更加恨那些小鬼子了。也因为这样的奉献,姥爷受到***的充分肯定和信任,担任了许多敌后的重要工作。***后,姥爷本可以有更好的安排,他却以自己不识字、没文化推辞了,说日子过得好了,那就好好在农村扎根过日子,又不是为了当官才去参加反抗的。最后我姥爷就成了农会的副***,倒不是不能做正的 ,是他自己非不当。五十年代,姥爷在村里的威望很高,公平公正绝对能做到,干什么事情都是积极带头去做,除了脾气臭点之外还真没什么是缺点。他是***前再婚娶的我姥姥,我娘是56年出生的,算是他最小的女儿。 我爷爷与姥爷是老相识,不过俩人关系并不好,相比较我姥爷这样的八辈贫农,我爷爷要家境稍微好一些,至少晚清时候我祖上也曾阔过几年,只是后来出了败家子田地都败光了,不过再败也没败到微尘中,我爷爷是读过书、上过学的。所以***后定成分也还凑合,加上他识文断字、能写会算,到五十年代中后期就成了合作社会计,后来是生产队会计,而姥爷是副大队长,说白了俩人是搭帮的同事,只是关系么//////姥爷一向看不上我爷爷这样的酸人,爷爷也不大瞧得上呜呜查查的姥爷,觉得太粗俗,张口闭口都是问候别人家女性同胞,所以他俩关系真说不上咋样。不过下一代关系倒很好,尤其是我爹和我娘,那俩人是从小玩到大。我爹比我娘大两岁,所以我娘从小就叫我爹叫哥,跟在***后头跑着玩。我爹是个好脾气,到现在来说依旧好脾气,说话从来不着急,跟我姥爷是两个极端。娘的脾气倒是有点随我姥爷,大大咧咧、有啥说啥,不过脑子比我姥爷好使的多,属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所以我爷爷奶奶挺待见我娘,跟我姥爷吵完架我娘依旧可以随便在我爷爷家里吃饭,而且是吃最好的那种,我爹他们的口粮我娘相中都可以吃掉的那种疼爱。也怨不得我爷爷奶奶喜欢我娘,古灵精怪让人喜欢不假,关键是我家里那辈儿没闺女。我爹哥五个,他排老三,愣是一个小棉袄没有,缺啥喜欢啥,爷爷待见我娘也说得通。当时谁都知道我爹和我娘关系好,很多爱开玩笑的都说长大后成小两口准幸福。只是姥爷却嗤之以鼻,他早就给我娘定了亲事,那就是我死去大姥姥的兄弟家儿子。说起来还算是表兄妹,不过却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毕竟我娘和那死去的大姥姥都没见过,别说她没见过,就连我姥姥也只是听说过她的那位“前辈”。至于姥爷为什么这么做?就是为了补偿,当初没照顾好大姥姥和大舅。那时候的家长大都是封建固执的,决定儿女婚姻对他们来说真不算什么,姥爷也是这样,我娘无数次跟他争吵都会说你就是个老顽固,不通情达理,就跟茅坑石头似的又臭又硬。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娘和我爹的关系愈发亲近,逐渐地我娘觉得她已经离不开我爹了。因为我爹这人温柔、贴心,知道她什么时候心情不好,知道什么时候该逗她高兴。甚至有时候俩人一个眼神,我爹就能把我娘想要的送到跟前。这是一种别人所无法比拟,又羡慕不来的默契和感情。然后我娘就着急了,她那个从没见过面的“未婚夫”必须尽早解决。不然的话,跟我爹在一起恐怕是千难万难,72年我娘十六岁,跟我姥姥第一次提出想要推掉那门亲事,我姥姥不敢说,她怕我姥爷生气。我娘却不论这个,她虽然也怕我姥爷,却不会因为畏惧就不反抗。本来想找我姥爷摊牌,被我姥姥拦住,姥姥说她先去探探我姥爷的口风。事实证明我姥爷又臭又硬那不是假的,姥姥的旁敲侧击立马让他警钟大作,把我娘叫过去就是一通骂,让她离我爹远一点,要知道自己是定了亲事的,别被村里人说闲话。我娘不干了,据理力争的结果就是被姥爷甩了一巴掌,那时候的教育基本就是如此直白而霸道,根本不给你解释,你要是抗揍就多来几顿。娘气坏了,说姥爷是法喜寺(音译),干涉婚姻***,气得姥爷差点把她给撵出去。几天的冷战后,娘又去找姥爷谈,姥爷脾气是缓和了些,却依旧不同意,开始给我娘讲当时大姥姥是怎么死的,反正说来说去就是要我娘嫁给那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娘不同意,说不可能嫁给个不熟的人,再敢逼她她就离家出走,姥爷也不怕,说你走个给我看看?还真是反了天了!然后俩人的沟通不欢而散。我娘那脾气,加上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当天晚上就翻墙把我爹叫出来,说咱俩私奔,把我爹吓得都迈不开步了,俩人蹲墙角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商量出个结果。 最后我爹说咱先别着急,明天他去给我爷爷说,让我爷爷找大队长和支书去给姥爷说情,看能不能改变姥爷的想法。我娘不太看好,不过我爹这么说她也只好答应,就自己又溜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我爷爷听到我爹的请求也很为难,他倒是很喜欢我娘当儿媳妇,只是我姥爷那脾气/////他是真不太看好能说服,但还是去求大队长和老支书去了。当天几人联袂去找姥爷说情,只是听完姥爷却摇了摇头,给出了三个理由,一是他愧对大姥姥,这门亲事不能改;二是我爷爷他瞧不上,不想结这门亲家;三是我爹老实的跟傻子似的,当不了他的女婿。三条意见拿出来,大队长和老支书都无奈了,我爷爷在外面听不下去,闯进来跟姥爷吵了一架,差点没撸袖子干起来,好说歹说被拉走了,不然我爷爷估计得被姥爷揍一顿。事情僵了,我娘急了,我爹也愁了,这该咋办?我娘晚上要翻墙出来被姥爷给抓住了。然后就跟电视剧里的剧情一样,被关在屋里不许出去,除非答应不再跟我爹纠缠不清。我娘那脾气跟我姥爷没啥差别,顺着毛捋还给你讲讲道理,来硬的那立马就掀桌子。当天晚上我娘就把窗户拆掉出去了,随身背着几件衣服和偷来的粮票和一把毛票。把我爹叫出来就是一句话,咱俩私奔,你要敢再墨迹老娘就弄死你再***。放电视剧里这就是一代侠女,我爹自然不敢反抗,俩人摸黑就去了公社。姥爷发现娘走了,还带着我爹一起走的,差点没气死,带人就去“抄家”。跟我爷爷俩人对鸡眼似的瞪着,都说对方拐了自家的儿子/闺女。然后一通唇***舌剑,最后在大队干部的一致干预下决定先找人。公社、亲戚、县城,找了好几天的时间,连俩人的影子都没找到。就在我姥爷发飙要跟爷爷闹个你死我亡的时候,我爹和我娘被地区民兵和县民兵一起押了回来,俩人偷摸跑去地区扒火车被抓了,没有介绍信被关了好几天,最后被“遣返”回村。接下来姥爷家里就闹翻天了,姥爷还没动手,娘就把菜刀抓在手里,敢打一下我让你这辈子都没闺女,姥姥则是坐在门口哭闹,说你们两个犟种再胡闹,就要到村口歪脖树上吊,加上我两个舅舅的劝说,姥爷才算是暂时消停,不过却依旧不同意退亲。对我娘来说同意不同意没区别,她依旧去找我爹,反正我爷爷不会拦着。就算是回家姥爷发火,她躲起来或者是顶几句就完事了,每次都把姥爷气的半死。姥爷这边也是没办法,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他也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可要是听我娘的退亲,那是万万不能的,就算不说大姥姥那边,他也丢不起那面子啊!75年,我娘那位没有血缘关系的表哥家里来人,希望能迎娶我娘过门。姥爷焦虑,想了很多办法,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人家,毕竟人家那边都二十多了。问我娘我娘就急眼了,跟姥爷说你要嫁闺女简单,把我的尸体嫁出去就是了,气得姥爷当场就要动手,姥姥踩着凳子就要拿绳子往梁头上梆,弄得姥爷也没办法了。只是以姥爷爱面子的性格,也真的没办法去退这门亲事,事情就这么僵了下来。可他们僵了下来,人家对方却着急催促,姥爷一狠心就答应了,只是说到来年再结婚。娘一听就急眼了,说你答应了那你去嫁好了,我看你能把我嫁的出去?当晚,我爹又苦着脸拎着包袱等在村口,我娘啥也没带,俩人就进了山里。又是一通鸡飞狗跳,全村壮劳力基本上都出动了,在山里找了好几天,还是没找到藏进山里的两人,而且这回传的也比较快,我娘那位未婚“表哥”家里都来人了,对着我姥爷就是一顿喷,说的话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让姥爷面子是彻底丢光了。本来姥爷都想着走就走了吧,反正面子都已经丢了,过几年也就没事了。谁知道仅仅不到一星期,我娘和我爹就从山里面钻出来了,原因是带的东西吃光了,我娘又觉得山里面太冷,实在住不下去,打算回来住几天再去山里。 姥爷恨得咬牙切齿,几乎要把我娘给生扒了皮,可还是没舍得,只是当着众人把我爹揍了一顿,还威胁说敢动他姑娘一根汗毛,非得打断我爹三条腿不可。满生产队都是看笑话的,倒也不是嘲讽,只是觉得事情挺好玩的。农村没什么太有乐趣的事情,我爹娘闹出这档子事确实是个挺不小的乐呵。没多久我姥爷灰头土脸去找他那原小舅子家里,希望能解除俩孩子的亲事。本想着被骂几句就骂几句,面子反正已经丢了,谁知道人家却不同意解除婚事。这回姥爷坐蜡了,被人数落一通灰头土脸的回来,蹲在门口一声不吭的使劲抽烟。我娘听说后不在意的一笑,你老头都不从中作梗了,他们不同意有屁用?难道还敢来抢亲?抢一个试试,不知道这是啥年代了?大家都翻身做主,谁敢抢一个试试看?我娘还真不在意,依旧每天干活跟我爹腻歪在一起,就连村里人看的都摇头无语。人家那边终于有了反应,找到我姥爷家里,立马结婚,不然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我娘出来就跟人家吵,说嫁到你们家是不可能的,怕说闲话赶紧退亲啊,谁还巴着你们家不成?实话告诉你们,外面传的那些都是真的,娶我进门就给你们添丁进口!姥爷的脸据说当时黑的跟锅底一样,姥姥都没脸在院子里待,只有我娘昂着脖子跟个骄傲的孔雀似的,等着对方炸毛立马扑上去厮杀一番。对方也是被我娘的泼辣震得头昏眼花,骂了几句不要脸就仓皇离开。只是那边依旧没松口的意思,我娘当时也很疑惑,打听了才知道对方家境也很不好,她那位未婚“表哥”貌似还有些不好说的隐疾,担心找不到媳妇,所以才扒着死不撒手。这回我娘也犯愁了,搞定了亲爹却搞不定人家,果然没几天人家就托媒人来了,看了好日子,就在一个多月后的***历八月结婚,不让娶也得娶,除非你们家不想在十里八村做人了。姥爷直接愁病了,娘也是急的不行,姥爷说你俩不行真私奔得了,反正我这老脸也不要了。我娘一想也成,就去找我爹商量,我爹一听还要私奔,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可一时半会的他也没啥好办法,只能回去开始准备私奔用的东西。这次俩人是光明正大背着包袱离开的村子,没人拦也没人去找。只是这次私奔的时间更短,就用了两天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那“表哥”家正向姥爷兴师问罪。见到我娘和我爹回来,立马怒不可遏的冲过来喝骂。我娘叉着腰就开始对上去,几个妇女竟然与她堪堪平手。后来许多人都劝说,两边才分开,我娘掏出来一张花纸。也就是那个时代的结婚证,她已经跟我爹把结婚证都给领了。“表哥”家自然不拉倒,娘也没再继续吵,而是诚恳的跟人道歉。说到底这事确实理亏,毕竟耽误了人家这么多年,总不能啥都强势,那就成耍无赖了,姥爷也低着头道歉,娘也给人道歉,大队的干部也帮着说和,就连公社干部也来到村里调解,然后宣传下政策,婚姻***什么的也得说说不是?最后姥爷用了三袋麦子和一头猪把事情平了下来。等到“表哥”家离开,姥爷冲过去就对着我爹一顿输出。打的我爹捂着头不敢动,气得姥爷狠狠骂了几句没出息。爷爷这边带着彩礼***,给姥爷赔不是,算是给足了姥爷面子。再加上整个生产队熟悉的都***帮着说话,姥爷才算是下了台阶同意他们的事情。婚期也是定在***历八月,不过是后八月,只是结婚前却没想到又遇到个全国大事。那个月他们没结婚,可不妨碍他们有些事情放在前面做,我大姐已经悄悄怀上了。等到他们再找日子结婚的时候,我大姐都快生了,至今我娘提起来还颇为的遗憾。说我们这代人幸福,能穿婚纱、能拍照片,而她只能挺着个大肚子,差点没累死。爹娘结婚后,姥爷依旧不待见我爹,总觉得是我爹拐了他的闺女,还教坏我娘离家出走,其实我爹是真冤枉,一切的主意都是我娘的,我爹只是个被胁从的而已。我爹的脾气确实好,他很少会生气,更是从来不会急赤白脸跟我娘吵架。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我都没见他们吵过架,每次都是我娘训,我爹笑着听。 至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沟通方式我就不清楚了,或许这就是他们从小到大的沟通方式,两个人都是乐在其中。如今我爹岁数渐渐大了,老年痴呆不算太严重,却也有时候会犯迷糊,很多事情开始想不起来,我就经常会看到我娘躲开我们后默默地掉眼泪,然后只要有时间就会念叨往事。用她的话说,我爹那么傻的人都能得这个病,她这么聪明估计也跑不了。趁着脑子还清楚,把事情多给我们说说,万一忘了也能有个给她提醒的。说是怕我们把他们给忘了,或者是她把我们给忘了。其实我们都知道,她是怕我爹忘了她。或者说她有天会忘了我爹。那些记忆里有她最宝贵的青春,也是她小心守护了一辈子的爱情。感谢支持,我是老闲品人生,在每个底层故事里,努力寻找人性的光明!

免责声明:
1. 《想当年我逼着你爹带我私奔三次,差点让你姥爷把他的皮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