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文广:峥嵘岁月(2)

时间:2024-02-23 10:37:46  热度:0°C

一九四六年二月,我由城川到了神府县县委所在地贺家堡,在这里与达旗塔並召梁党支部的齐安常接上了关系。齐安常是从塔並召梁回神府县汇报工作的。

塔並召梁支部原来归乌素加汉伊盟工委领导,一九四一年伊盟工委撤退,塔並召梁支部和上级党***失掉联系,他们只好到神府县找党***。

神府县把这个支部介绍到晋绥分局。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四年间,该支部由晋绥分局领导。我们这次接上关系后,经晋绥分局请示西北局,又将这个支部的关系转到伊盟工委。

贺老总攻打归绥、包头二市时,塔並召梁支部负责人王兆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公开出面宣传,被“组训处”告了密,结果被捕入狱。他在严刑逼供下,自首了一个支部,隐瞒一个支部。

自首了的那个支部被破坏了,隐瞒了的那个支部还保留着。齐安常这次告诉我说:上次你没去塔並召梁是幸运。如果去了,非被捕不可。

我把上述情况写成书面汇报材料,派刘启臣同志送到伊盟工委。他带回来伊盟工委的指示是:保留下来的支部可以整顿,被破坏了的支部要设法避开,继续了解准、达两旗的军政情况。

我和齐安常化装成画匠去了头道柳。我住在我大姐家,调查准旗的情况,他回塔並召梁联系没被破坏的支部。

一个月之后,我和齐安常都回到了贺家堡。我将张成义帮助我了解到的情况和齐安常带来的情况加以汇总,和刘启臣同志去城川向工委汇报工作。

这年六月,我和刘启臣返回贺家堡。这时,***向***区发动进攻,环境非常恶劣。我们向北走的路过不去,只好和齐安常从保德经河曲,到偏关的万家寨找到了白庆元。

当时他受晋绥分局二分区城市工作部领导,从一九四五年开始做准旗魏家峁一带的工作。我们通过他和地下党员刘银顺,到头道柳与张成义联系,了解情况,然后,刘银顺再来万家寨汇报。通过这条线了解情况,周折过多,十分不便。后来我便决定亲自过河。

一个漆黑的夜晚,我和齐安常、白庆元、船工张***元伏在黄河岸陡峭的岩壁上,观察河西岸的动静,推测守河***的方位。许久,听不到对岸有任何响动,就攀援而下,坐小划子西渡。

船到中流,一只船棹折断,船在河心里打了旋。刘***元凭他多年划船的经验,使小船顺流而下,好不容易才靠了岸。

我和齐安常上了岸,爬上了岸边的沙梁,用暗号联系,找到了刘银顺派来接应我们的人,这人把我们带到他们家。为了安全起见,房东老大娘不顾六十岁的高龄,深一脚浅一脚把我们送到四五里以外的一条山沟里。

山沟的半崖上有个窑洞,里边放了一些谷草。老大娘让我们钻进窑洞,门口挡好谷草,扫掉脚踪便走了。

  我们在窑洞里藏了一天,连守河敌军的叫骂声都能听得到,但並没被敌人发现。黄昏时,老大娘给我们送来了酸粥、酸菜,酸米汤。

第二天,守河敌军开始大搜查,到处都是老百姓的哭叫声。这天,老大娘不能来送饭,我们饿得没办法,便嚼着吃生小米。

五、六天后,守河的敌军走了。我们想去头道柳,但开不出路条。刘银顺就用萝卜刻了一个甲长的长方形戳记。然后给我们开了一个假路条:

“兹有×保×甲高为民、李广大前往沙圪堵、神山一带当画匠谋生,希沿途军警保甲放行是荷。”

  我和齐安常拿了那张路条走到伏路,遇到十几个达庆跑排的兵。士兵们对我们进行了搜查盘问,我们只好拿出了刘银顺开的那张路条。士兵看完路条往地下一扔,放行了。

之后,我们沿乌素沟西行,第二天到了头道柳。

我经张成义介绍,到了四道柳白方方的伙计任二小家。对外说我是任二小的姑舅。

我的公开身份是打短工,暗中搜集张成义报来的准旗军政情报,齐安常从塔並召梁报来的达旗的情报,还有白方方了解来的郡王旗的军政情报。

一个月之后,我从偏关经河曲、府谷回到城川,汇报完工作后,又返回贺家堡刘启臣家。正准备返回准格尔旗,***起义的王铁锁叛变***,抓走了赵通儒等一大批我党负责人。

高增培代***立即采取措施,通知各地地下工作人员。他通过神府县委用电报通知了我:“赵已被捕。敌人很可能拿到我党地下工作人员名单。

如未出去,可暂留该地。严防敌人假借赵通儒的名义寻找你。切切”

一九四七年上半年,城川工委撤到定边南山,我们和工委联系不上,又不能出去开展工作。我和齐安常只好在贺家堡和保德的冯家川两处住。

我们的经费断绝了来源,好在保德花园子区委知道我们俩的身份,便给我们拨了一亩地种大烟。这年大烟长得好,收割之后,除有了活动经费和生活费外,还给工委交了一部分。

这年夏天,晋绥分局二分区调集***向敌占区***。我们也随军前进。秋天到了哈拉寨、五字湾、沙梁、羊市塔一带。十月份,伊盟工委派刘忠亮带五六个战士来找我们。

我们在牛乜梁开会,成立准达工委。刘忠亮是副***,我和齐安常也参加准达工委工作。不久,韩是今来了,他任准达工委***。並成立了准达游击队,队长是于忠山。

为扩大游击队和刺探神山的军政情报,刘忠亮在五字湾一带活动,我在羊市塔一带活动。我的住处是羊市塔街上高诚兰家,为了开展工作,我让高诚兰去请那里的达尔古杨永斌。

结果他怕被抓,怕向他要东西,怕叫神山警备司知道了他和我们接触说他“通匪”不敢来。请了几次,总算把他请来了。我便向他宣传党的民族政策,给他讲***是为蒙***民谋利益的,给他讲蒙古人的***之路和党的方针政策,最后提出让他给我军弄点粮草,他要求我们为他和我们的接触保密,我答应不公开登他的门给他招风。

过了一个时期,我让高诚兰给他递了个条子,邀他晚上来。他来了,把神山的情况做了详细汇报。后来,他仍然派人秘密给我们传递消息。终于,我们在这个地区站住了脚。

一九四八年闹灾荒,老百姓饿得面黄肌瘦。可是,羊市塔一带的四五户地主囤积了大量粮食,硬是不借给穷人吃。为了救济灾民,便发动群众,向地主借粮。地主却说没粮食。最后,地主的长工揭了底,把一间草屋推倒,挖出了比房子还大的一窖粮。

于是,便让自然村长给分粮,每户三斗、二斗,十里八村都可以来分粮。我在四道柳的房东任二小分到了三斗粮,他感动得呜呜哭起来,见人就说:“穷人离不开***。

我们大伙都随了***吧,刀砍棒打也不离开。”任二小背着粮食走了,没料想,粮食还没背到家,在半路上就饿死了。

救灾活动之后,人民更加拥护我们。有什么事情,群众都来给我们说,给我们报告敌情,使我们掌握了对敌***的主动权。

一次,我们在沙梁驻扎,侦察人员报告说神山警备司的葛吉山连长带兵进了羊市塔,说要在那里建立据点,要把我们赶出准格尔旗。

这时,神府武工队三大队队长张子山正在这里,我对他说:“张队长,敌人太欺负我们了,要在我们的活动区设点。不打他一下,今后就没法站住脚。”张子山也一跃而起:“打,捶他***!”

我们准达游击队有二十来人,三大队一百多人,立即整装出发,抢占了羊市塔的南梁。葛吉山慌忙退到北山据守,双方对峙一天,谁也前进不得。

当地群众不愿让***在家乡打仗,又怕我们吃亏,便选出蒙汉代表五人,打着小旗到我们阵地上说:“不要打了,我们支持你们,要什么我们给什么。”到了敌人阵地上却说:“南梁上的八路军可多了,神府上来三个大队。

他们知道你们才百八十人。张子山的队伍已经把***也上上了,正准备冲锋,说要把葛连长的脑袋割下来当夜壶用。打下去你们要吃亏呀。”我们正要上去打,忽见北山上的敌人撤了。后来才知道,敌人叫老乡们吓唬跑了。

伊盟工委***高增培、***支队司令员王悦丰、副司令员高平带***支队配合张达志、高郎山的警备旅打神山。***到了哈拉寨,便把我们找去汇报情况。

***们认真听取我们的汇报。根据我们汇报的情况,绘制了神山作战地图。神山之战一举消灭了准旗警备司令部的三千多敌人。我们准达游击队也迅速发展到六、七十人,在暖水、四道柳、铧尖、敖包梁一带活动。

一九四八年四月,准旗人民政府正式成立。旗府设在杨家湾,由李振华、白凤岐担任秘书长。党的***设有准格尔旗工委,工委***是李振华。***负责人都参加政府工作。

当时我是旗委委员,在***部工作,兼民政科副科长;浩帆在宣传部工作,兼文教科副科长;李玉鹏任财政科副科长;刘长斌任***局局长。

神山战役后,准旗保安司令奇治中躲到了黄河以北的党三窑子。为了争取他投诚,我去党三窑子和他面谈两次。他表面上表示愿意和我方和谈,背后却与鄂友三往来。

他们暗中窥探我们,伺机行事。我为了了解情况,去了萨县。萨县县委***高红光对我说:“形势已经变化了,你还不知道?我作战***撤离后,鄂友三匪部乘虚而来。各种***势力又抬起头来,到处是匪军。你已经没法回去了,和我们一起东撤吧。”

我一看那种形势的确非常紧张,但跟他们走虽然安全,可在三卜树的五、六十名同志怎么办?我说;“我要赶回去,和同志们一起撤离。”

我跨上马往回飞奔。这时,风声很紧,路上行人稀少,即使有个走路的,神色也非常紧张。路上有人见我是八路军,便赶紧躲开,怕连累他们。

幸好,路上没有碰到敌人,傍晚到达三卜树。白庆元和游击队员们已经整好装,准备撤退。我们决定立即过去。我们把收缴的民间私压的黑***、没收的三十多勒勒车小麦全部带上,向黄河进发了。

可是,到了河边,黄河流凌,无法过去,只好又向上游走,打算从另一个渡口过河。到那里后,连一只船也没有,只好又折了回来。

最后,还是房东老汉从黄河上查看回来,为我们想出了过河的办法。这时,四处已经听到接连不断的***声,我们赶快***起来,向河岸走去。只见奔腾的河水里,有一条白色的冰桥。

其实,这冰桥只有一寸多厚的冰层,大家怕过不去,房东老汉凭他的经验告诉我们:“不要怕,初冬的冰坚实,你别看它薄,保险不会断裂。刚才我已经试过了。”啊,老人家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开拓了生的道路!

这时,西北方向***声大作,还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喊话声。情况已经十分危急。我只好叫大家把马撂下,徒步过河。大家鱼贯而行,果然过去了。

后来,我想把马拉上试一试,结果马也平安地过去了,我们很高兴,还想试一试留在河那边的勒勒车,连勒勒车也拉过来了。

第二天,敌人的一百名骑兵和一百名步兵联合追赶我们,到了蓿亥树一带。我们趁着夜幕的遮挡,避开了敌人,安全回到了沙圪堵。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郝文广:峥嵘岁月(2)》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