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聚斯金德(夏先生的故事)书评

时间:2024-02-23 10:36:02  热度:0°C
如果我流落到一个孤岛,随身只能携带一件物品,我会带上一本书;当漫长的白日投射到寂寞的沙滩上,我拍拍胸口,告诉自己幸好带了《夏先生的故事》。认识聚斯金德是从《夏先生的故事》开始的,这是他在1991年写出的作品,也是可查的最新作品。聚斯金德早在1981就以独幕剧《低音提琴》成名,三年后写出中篇小说《香水》,又过了三年,出版短篇小说集《鸽子》,三年磨一剑,可见他对写作的精心。聚斯金德的风格很难把握,但也可以只挑一个词,就能将他本人和几部作品的特点概括出来:低调。《低音提琴》里只有一个人物,他喋喋不休,从头到尾地独白,对他做一个性格分析让我觉得十分困难,有人说四十岁不得志的人才可以看懂卡夫卡,这本书是否也附加上某种年龄与经历的条件?这个人处处都表现出与生活对峙的态度,低音提琴横在中间,他通过低音提琴报复了父母、生活和他自己。他的独白显示出高度的音乐修养,他同意歌德说“音乐是如此高贵,理智也无法走近它,它所产生的影响可以控制一切,没有人能够诠释它。”他热爱的一切同时又是他憎恶的一切。他的生活,演出和恋爱都与低音提琴有关,笨重的低音提琴也许是他拿不起又放不下的抽象性格的物化。名为《香水》,实际上却在很多地方都臭气熏天,我捏着鼻子耐着性子读到结尾处:格雷诺耶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嗅觉对于我要比其他知觉敏感,所以我很难对这本书做出客观性的分析,大部分时间我发现此书发出的气味阻止了我进一步阅读的乐趣,我至今得到的唯一收获只是这部小说奇特的构思,天赋异禀的格雷诺耶不止是希特勒的映射。刚刚拍成电影的《香水》是将书中的文字原原本本地生成图像,剥皮取香的几段都被放在了后场,最震惊的镜头对应着书中临近结尾处的集体性乱,当所有人都被“气味”控制了,长镜头中一片白茫茫的交缠的原始狂躁,此时成了上帝的格雷诺耶站在行刑台上,一向冷酷的脸上却是温情带泪,他的眼前出现的都是被他失手误杀的第一位少女。聚斯金德在这本书中决心挑战我们的感官和头脑——人类在何种情况下会出现众生颠倒、集体迷乱。聚斯金德笔下的每个人物都是一个孤独的符号,《鸽子》里的约纳丹前半生连遭不幸,作者很快描述了他的前史:母亲和父亲先后被送进集中营,没有能出来,他在***服役是服从叔叔的意愿,而他不得不忍受,接二连三地中***、生病,和妹妹分离,妻子与别人私奔……他试图摆脱这些不幸,不愿正视过去,极力去过一种平静的、不受任何事物打扰的生活;就像他曾顺从叔叔的意志,与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结婚时,他是“希望能从婚姻中最终找到那种平静安谧、相安无事的状态。”因为“他不喜欢动荡,讨厌那些打破内心平衡、扰乱外界生活秩序的事件。”于是他最后选择的解决方法是“不要相信任何人。”交代了约纳丹性格由来的背景,剩下的十分之九的篇幅写了这个早晨他遭遇鸽子——一个生活的重大变故后一整天的心理和行为。他因鸽子而萌生出***的念头,最后暴风雨来临,幻觉出现,约纳丹发出“没有其他人,我就无法生活啊!”的呼号,最后完成了对自我的心理治疗。可以说鸽子的出现让约纳丹掘开了潜藏的意识,直面童年的记忆,然后筛选出美好的那一段保留下来。他在认清了自己的孤独处境后将自己救赎出来,最终认同了自己的生存意义。这也表明聚斯金德本人思想的转变,从对孤独的赞许到对生活的肯定(或许并不矛盾)。我们总会在生命的某一时刻不知去向,否定自己和人生的价值,将自己囚禁在狭小的房间中,但从平静被打破到怀疑和厌恶,很可能就是人生转变的一个契机,也很可能就是由一只小小的鸽子带来的。每天日落之前,我在孤岛上反复阅读《夏先生的故事》,这本书不如前几本受到广泛的关注,但却是我的最爱;爱如果能很轻易、很理智地说出口,就并非情到深处。初看夏先生的那个下午,我从漫不经心看得小鹿撞怀。从“我”爬树开始到精准的***落体公式计算,再到初恋,到学习骑车和钢琴,几次与夏先生擦肩而过,静静地看着夏先生走入湖中,“我”始终保留着这个秘密,童年随之结束。缓缓流淌的语言轻柔地拍在阅读人的心上。理性的语言可以滔滔不绝,爱的语言却停停顿顿、结结巴巴。聚斯金德似乎反复想告诉我们的是,人本是孤独的,但总要去寻找同类的理解。“嘤其鸣矣,求其友声”,聚斯金德本人深居简出,不愿接受采访,其作品却一次一次表达出对人类矛盾的爱意。

免责声明:
1. 《低调的聚斯金德(夏先生的故事)书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