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璧:在黄河边当粮站主任——战斗的历程(6)

时间:2024-02-23 10:37:50  热度:0°C

1948年1月,边区行政建制有所调整,在“三查”和“整军”运动后,将榆横专区撤销,各县划归绥德专署,又新成立了镇川县。干部调整后,我被分配到绥德西河沿粮站当主任。

我既是主任,又是唯一的兵,因为整个粮站就我一个人。这是我从延安出来以后,第一次改行。

绥德县的西河沿村东临黄河,对岸就是山西的离石县,两岸耸立着万重高山。

我站在河畔仰望天空,它像一条摆动的长带子,迤逦西北。峡谷里,浑黄的河水凶猛地卷着冰块,冲撞着峻峭的山崖,发出轰轰的吼声。

这里的环境与志丹县和镇川堡可大不一样,而且生疏的业务,给我增添了重重困难。首先,我不会打算盘,也没有管粮的经验,我本不想接受这个任务,但绥德地委的一位领导同志对我说:“这是个要紧任务。

陕北现在正缺粮食,连***作战都受影响,我们只好从山西调运。粮食过了黄河,要接交手续,负责保管和分配。我们认为你能胜任这项工作。

你就住在黄河边上的一所小学里,给你拨几间窑洞放粮食。各县会陆续派骡子队来驮运。你凭条子发给他们粮就行,条子上写多少,你发多少。”我是***员,能不接受***分配的任务吗?

我总算又见到黄河了,这次是以一个光杆粮站主任的身份整日守在它的旁边。这点我感到十分满意。

工作余暇,还可以看点书。但这个主任真难当,山西运来的粮食是论斤的,陕北来驮粮的都论斗,账可不好算,好在没出差错。

开始我一个人干,后来实在不行,上面又派来一个助手,我和助手天天上午坐船到河东,把山西方面的粮食运到河西来,再搬到石头窑洞里贮存起来,单等陕北各县的人来驮。

两个月时间,只我一人即转运了二百多担粮,搬一天粮食,晚上腰酸腿疼,浑身像散架似的。同时又提心吊胆,怕粮食被坏人偷了。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刘 璧:在黄河边当粮站主任——战斗的历程(6)》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