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微型小说:锅炉工老余

时间:2024-02-23 10:37:27  热度:0°C

作者:姚建林

老余到了快退休的年龄了,他蓦地感到有些失落,终于到了要和烧了一辈子的锅炉说再见的时刻了。

因为年纪大了,老余常常有一种“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忧虑。老余知道,属于自己的美好时代已经过去,这是属于年轻人的时代。他现在工作的单位是一家私企,那家自己干了一辈子的国企忽然有一天宣布破产改制了,这一度令他始料未及,无所适从。

老余是一名好锅炉工,论经验,论实际操作,这都是毋庸置疑的。过去他在老企业里一直受到领导的重视和信任,得了一大摞劳模奖状,这是让他引以为豪的。即使年事已高,他仍然是一个不甘寂寞、善于表现自我的人。老余知道,如果一个人肚子里有货,老是闷着可不行,那样谁知道你几斤几两呢。他觉得作为一名有经验的司炉工,就得多向上级提意见,出谋划策,这样才能将工作干好。

老余不厌其烦甚至有些喋喋不休地向主任提出工作中的一些改进办法。每次主任总是说,老余,你的这个建议很好,回头车间再研究研究!可是很多时候却再无下文,老余感到了一种搪塞和敷衍,感到了一种信任危机,一种壮志难酬、英雄迟暮的落寞。他心有不甘,像一名行走在中东的***家,一脸严肃,忧心忡忡。

既然老余对工作的一些建言和良策主任不待见,他就向值班的领导反映,可是效果依然不太好。一般的领导认为,那些都是他车间内部的事儿,别人不便插手。而年轻的老总对他的意见又不以为意。老余慷慨陈词,说到动情处,不时辅以一些手势。老总听着,但脚步却没有停留,又掏出手机来,接听一个电话,手机捂在耳朵上,一刻也没有离开。老余只得跟着撵上去,反映一些他胸中积郁已久的忧虑。

跟出一段路,老总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老余有些着急,也不知道老总到底在没在听他说的话。最后老总终于说,你说的这些情况,你们主任知道吗?先跟他反应一下!

老余一下语塞,赶情自己说了半天都是白说的。他有些懵了,但很快自我安慰道,时代在发展,新技术日新月异,自己的那些观念或许真的落伍了,倘一味纠缠下去,免不了给人婆婆妈妈、狂妄自大的印象。想到这些,他不再说什么,心情复杂地悻悻往回走,他不由更加怀念起从前的时光。

那时候老余40来岁,正是年富力强干事业的年纪。老余对待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主任对他是充满信任的,还让他干了班长。那时候烧锅炉的燃料是煤,不像现在为了环保,使用的是生物质燃料。老余浑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拉着翻斗车在煤棚里上煤,大片锹掀起满满一锹煤也不觉得沉。装满煤的翻斗车他拉得飞快,到了煤斗处,放开车把,“嘭”的一声,一车煤便入了煤斗。

长年累月从事这项工作,老余对锅炉的每一个部件,每一处阀门都再熟悉不过了。炉膛里的火烧得正旺,看火要专心一意,拨火得掌握火候,貌似平常的小事显出司炉工的功力。同事老梅懒懒散散,逢他上夜班锅炉经常熄火,这让老余颇为看不上。

老余还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有一次厂里放假,老余值班,无意中发现一名年轻的工人在偷盗厂里的电缆。那是一处废弃的车间,电器设备都已闲置。老余眼里揉不进沙子,就算那些电缆闲置不用,也不能成为可以偷盗的理由吧。年轻人向老余求情,希望他不要揭发自己的偷窃行为。老余不为所动,依然将这事捅到了厂里。结果,年轻人被开除了。

那名年轻人的小媳妇也在厂子里上班,男人丢了饭碗,她恨老余恨得牙根儿痒痒。一天夜里,老余家小菜园子里的菜苗被人拔光,晒在小操场上的煤果也被人踩得稀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老余虽然生气,心里却不好发作。老余的老婆指尖戳着他的额头大骂,你个老不死的,跟你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咋不听呢?厂子里那么多人,人家都是瞎子,就你有能耐了?这下倒好,人家找***来了!老余心里委屈,他并不为自己做的事感到后悔,只是事情的结果出乎他的意料,可这事能怨他吗?

就算是现在到了私企,老余耿直的脾气还是不见稍改,对一些人损公肥私的行为,他深恶痛绝。他常常告诫年轻的司炉工要学好业务,精心操作,工作上多一份担当。虽然他的一些合理化的建议得不到领导的重视,但让老余引以为豪的是,他对工作的态度与热情无可挑剔,他对公司的忠诚日月可鉴!而这一切正是当下公司里的一些小青年们身上所缺乏的。

老余每天依然很忙碌,虽然现在不用拉煤斗车了,但他又学会了开车。他开着装满颗粒燃料的小铲车进退自如,在退休即将来临的日子,他的心情是坦然而惬意的。

【作者简介】姚建林,网名冬月之恋,湖北黄石人。业余喜爱写作,喜欢小说、散文和诗歌,作品散见于微刊。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

免责声明:
1. 《198微型小说:锅炉工老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