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曾经到过邯郸两次,在邯郸写过11首诗,与邯郸留下不...

时间:2024-02-23 10:37:22  热度:0°C

#这么近 那么美 周末到河北##河北文旅看图识景##奋进新时代 美丽石家庄##大美秦皇岛 奋进新时代#

邯郸曾为战国七雄之一赵国的都城,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成语典故之都,也是我国一座3000多年不曾更名的专名城市。唐代许多诗人如李白、杜甫、岑参、王昌龄、高适、白居易等都到过邯郸,留下了许多诗作。唯有李白来邯郸最多——两次;写下的诗篇最多——11首;在来邯前后的诗作中,也多次提到“邯郸”二字和邯郸的人与事,仅引“邯郸”二字入诗的就有5首——李白爱邯郸,莫此更为甚。

李白两次来邯郸

唐天宝十一载(公元752年)春天,52岁的李白被贬8年后,因探望在邯郸为官的侄子和族弟来到邯郸,停留了大半年之久。

李白到邯郸探望的第一个人是侄子李聿,他在清漳县任县令,唐朝尊称县令为“明府”。清漳县治古址在今邯郸市广平县清漳村,今清漳村的西南临村即名“李白庄”。

李白在邯郸探望的第二个人是他的族弟李皓。李皓本在临洺县(今邯郸市永年区)任县令,因“被讼停官”,相当于“停职反省”。正因为李白家族有两人在邯郸一带为官,李白在探亲访友的同时,还遍访风景名胜,饱饮美酒佳酿。

他在广平郡(郡治在今邯郸市永年区广平府城)饮了美酒,乘醉骑着黑鬃白马西行60里到邯郸,登上邯郸城楼、丛台(今邯郸市丛台区丛台公园内),还游览了赵国美女秦罗敷不畏***投潭自尽的罗敷潭(今邯郸市西北10公里古石龙景区)。同年八月,李白离开邯郸前,受官府之邀在邯郸洪波台(今邯郸市复兴区赵苑公园内),观看了发兵征讨契丹的出征仪式。

李白离开邯郸的第二年(公元753年),受在当地为官的好友韦良宰邀请游魏郡(今邯郸市大名县),李白结识了当时的大名县令苏因,受到盛情款待。

李白来邯诗十篇

李白在邯郸期间写诗11首,题赠亲友、游览名胜、记事感怀各占约三分之一。

在清漳县,李白写下了《赠清漳明府侄聿》:“赵女不冶容,提笼昼成群。缲丝鸣机杼,百里声相闻。……赵北美佳政,燕南播高名。”不仅盛赞了清漳县美景如画、民风淳朴,称赞侄子治理有方;还对清漳作为古赵国的地望念念不忘,两次写到“赵女”“赵北”。

在临洺县,李白为族弟李皓写下了《赠临洺县令皓弟》:“陶令去彭泽,茫然太古心。……终期龙伯国,与尔相招寻。”把李皓比作辞去彭泽县令归隐田园的陶渊明,安慰其不必计较眼前得失,静待时机,“龙伯国(巨人国)”在向你招手。

在广平郡,李白写下了20句五言诗《自广平乘醉走马六十里至邯郸登城楼览古书怀》:“醉骑白花骆(一作 马’),西走邯郸城。……相如章华巅,猛气折秦嬴。两虎不可斗,廉公终负荆。提携袴中儿,杵臼及程婴。……平原三千客,谈笑尽豪英。毛君能颖脱,二国且同盟。”把邯郸历史上***风云的蔺相如、廉颇、公孙杵臼、程婴、平原君及门客毛遂等赵国将相名士尽入笔下。

在罗敷潭,李白且行且唱,吟出了《春日游罗敷潭》:“行歌入谷口,路尽无人跻。……淹留未尽兴,日落群峰西。”还没尽兴,又写了一首乐府诗《陌上桑》:“妾本秦罗敷,玉颜艳名都。……使君且不顾,况复论秋胡。”这首诗既写出了秦罗敷的忠贞自洁,诗人也用以寄托对国对君的忠贞不贰。

在照眉池,李白写下了七绝《照眉池》:“清虚一鉴湛天光,曾照邯郸宫女妆。回首丛台尽荆棘,翠娥无影乱寒塘。”不仅对比了邯郸作为赵都的旧时繁华与眼前的“荆棘”“寒塘”,还直接将“邯郸”及其名胜“丛台”入诗。

在邯郸洪波台,李白写下了《登邯郸洪波台置酒观发兵》:“观兵洪波台,倚剑望玉关。……遥知百战胜,定扫鬼方还。”

李白第一次来邯郸,结交了很多邯郸朋友,居住了大半年,已将邯郸友人视作“故人”、邯郸当作第二故乡。临别时写下了《留别邯郸故人》:“忆昔作少年,结交赵与燕。……临醉谢葛强,山公欲倒鞭。狂歌自此别,垂钓沧浪前。”酒后吐真言。李白是真正的长期主义者,在诗中说年少时就喜交燕赵之友。李白虽然依依不舍地走了,但心却留在了邯郸。

河北邯郸广府古城

李白在邯郸所作的11首诗中,有6首写到了“酒”“饮”“醉”字。看来,“李白斗酒诗百篇”所言不虚。

应予说明的是,李白所写邯郸诗并不都是在邯郸期间触景生情,有感才发,而是他一生所好。早在第一次来邯郸的8年之前,李白在著名的《侠客行》 诗中就写道:“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在来邯郸前2年,李白在《古风其三十五》中写道:“寿陵失本步,笑煞邯郸人。”邯郸两访之后多年,在流放夜郎赦还前后,李白为曾在临洺县接待过自己的族弟(后出家)所作的《将游衡岳过汉阳双松亭留别族弟浮屠谈皓》中写道:“秦欺赵氏璧,却入邯郸宫。”在《博平郑太守自庐山千里相寻入江夏北市门见访却之武陵立马赠别》中写道:“邯郸能屈节,访博从毛薛。”

尤其是在李白因永王案被关寻阳狱中时,李白向宰相崔涣写了《系寻阳上崔相涣三首》求救,居然有二首引用了邯郸典故:“邯郸四十万,同日陷长平。能回造化笔,或冀一人生。”“毛遂不堕井,曾参宁杀人。”经崔涣极力搭救,李白居然真的出狱了。生死关头,李白想到的是借用邯郸之典自救,实际上也因邯郸之故重生——邯郸不仅是李白魂牵梦萦之故地,更是李白***重生之福地。

李白邯郸不解缘

据不完全统计,李白诗作中直接写入“邯郸”二字的共有11首14处之多。邯郸,邯郸,李白念兹在兹,无日或忘!

李白爱邯郸,邯郸也永远记着李白。今天的邯郸人,都在津津乐道李白的邯郸诗旅,都能随口吟出几句李白的邯郸诗篇。在邯郸人创作并演唱的歌曲《邯郸》中,直接选用了李白《自广平乘醉走马六十里至邯郸登城楼览古书怀》中的16句,当代作家张一一续写了16句新词。为纪念李白莅邯,在邯郸市丛台区古石龙景区的罗敷潭周边,镌刻有李白的《春日游罗敷潭》诗碑,辟有李白路,建有李白亭,立有李白石像……

李白与邯郸,千古不解缘!

免责声明:
1. 《李白曾经到过邯郸两次,在邯郸写过11首诗,与邯郸留下不...》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