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内容 » 寓言集:贤弈编

寓言集:贤弈编

时间:2024-02-23 10:35:59  热度:0°C

刘元卿

笔记。四卷。有《宝颜堂秘笈》本/《丛书集成初编》 本/***十一年 (1922年)上海石印本。此书以戒法宗旨编辑/分怀古、廉淡、德器、方正等十六目。志怪目所收/有的含鬼话成分。

  • ●卷一

  • ●卷二

  • ●卷三

  • ●卷四

  • 兄弟争雁 《贤奕编·应谐》

  • 昔人有睹雁翔者,将援***射之,曰:“获则烹。”其弟争曰:“舒雁烹宜,翔雁燔宜。”竞斗而讼于社伯。社伯请剖雁,烹燔半焉。已而索雁,则凌空远矣。今世儒争异同,何以异是?

    【今译】

    从前,有个人看见一只大雁在天上飞翔,昔人有睹雁翔,就准备拉开***把它射下来,将援***射之,口里还说道:“获则烹(射下来就煮了吃)。”他在一旁的弟弟听了,不同意,反对他说/“舒雁烹宜,翔雁燔宜。”(行步迟缓的家鹅煮着好吃,善于飞翔的鸿雁烤着才好吃呐。)兄弟俩争执不休,一直吵到社伯跟前,请他分辨是非,竞斗而讼于社伯。(社伯:社之长,社是古代地方区域行政编制,二十五户为一社)。社伯让他们把雁切开,社伯请剖雁,分成两半,一半煮着吃,一半烤着吃,两人都同意了。随后兄弟俩再去找雁,等他俩再次去射雁时,那只雁早就高飞远走到天边去了。现在,儒家各派争论不休,与兄弟两人争雁又有什么不同呢?

  • 【赏析】

  • “兄弟争雁” 故事的原意是批评学术上的门户之见。它说明事情还没有开始做,就不顾大局,在那里为一些不切实际的问题争论不休,这种空谈的习气,用无谓的争论代替实际的努力,是要耽误事情的。实事求是才是值得提倡的。事情的紧要关头,应抓住时机,立即毫不犹豫地做出决断,采取及时的行动,否则就会失去转瞬即逝的好机会,错失良机。

    ***之死 《贤奕编*警喻》(“黠猱媚虎”)

    兽有猱(读音nao二声,类似猕猴),小而善缘,利爪。虎首痒,辄使猱爬搔之不休。成***,虎殊快,不觉也。猱徐取其脑啖(读音dan四声,吃)之,而汰其余以奉虎,曰:“余偶有所获腥,不敢私,以献左右。(对人不直称其名,只称他的左右,表示尊敬)”虎曰:“忠哉猱也,爱我而忘其口腹。”啖已,又弗觉也。久而虎脑空,痛发。迹猱,猱则已走避高木,虎跳踉(读音liang二声,腾越蹦跳)大吼乃死。

    译文

    野兽之中有(一种)叫猱,小而善于爬树,爪子锋利。***的脑袋痒,就让猱挠个比停,(挠)出了窟窿,***非常舒服,不觉得(脑袋挠破了)。猱慢慢地取它的脑浆吃,剩下残余的用来献给***说:“我偶然得到些美食,不敢私自享用,用来献给您。”来户说:“忠心的是猱啊!爱我而忘了自己的口腹之欲。”吃完了,还没有察觉。久了***的脑袋空了,疼痛发作,寻找猱的踪迹。猱却已经跑到高树上了。***蹦跳大叫,便死了。

    寓意

    古往今来,由于爱听恭维话而把坏人当好人、误了大事、害了自己的,不是一个、两个。这则寓言再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决不做猱一类的献媚者;我们还要百倍警惕像猱一样谄媚奉迎的小人,使恭维话没有市场,使拍马者到处碰壁。

    南歧之人(选自明·柳元卿《贤奕编·警喻》)

    南歧在秦蜀山谷中,其水甘而***,凡饮之者辄病瘿,故其地之民无一人无瘿者。及见外方人至,则群小妇人聚观而笑之曰:“异哉,入之颈也,焦而不吾类!”外方人曰:“尔垒然凸出于颈者,瘿病之也,不求善药去尔病,反以吾颈为焦耶?”笑者曰:“吾乡之人皆然,焉用去乎哉!” 终莫知其为丑。

    译:南歧处在秦蜀的山谷之中,它的水味道甘甜,但水质不好,喝这种水的人都有大脖子病,所以那里的居民没有一个不是患有瘿病的人。后来他们见到外地人来了,一些见识浅陋的人和妇人们一起涌去围观,还大声嘲笑他:“这人的脖子真怪啊,怎么这样干枯细瘦?跟我们不一样!”外地人说:“你们那凸在脖子上的东西是一种瘿病。你们不找些好药除去你们的颈瘤病,反倒觉得我的头颈细瘦(不正常)?”那些秦蜀的人又大笑道:“我们这地方全是这样,哪里用得着去医治啊?”竟不知道自己的脖子才是丑陋的。

    执泥绘像(《贤奕编·警喻》)

    歙(1)俗多贾(2),有士人父壮时贾秦陇(3)间,去三十余载矣,独影堂画像存焉。一日父归,其子疑之,潜以画像比拟无***,拒曰:“吾父像肥皙(4),今瘠黧;像寡须,今髯多鬓皤(5),乃至冠裳履綦,一何殊也!”母出亦曰:“嘻!果远矣。”已而,其父与其母亟话畴昔,及当时画史姓名,绘像颠末,乃惬然阿曰:“是吾夫也!”子于是乎礼而父焉。

    【注释】 (1)[歙(Shè)]地名,今安徽歙县一带。(2)[贾(ɡǔ)]指经商或商人。

    (3)[秦陇]秦州、陇州。(4)[皙]皮肤白。

    (5)[皤(pó)]白。(6)[綦(qí)]鞋上的装饰。

    (7)[亟(qì)]多次。(8)[颠末]始末。

    (9)[惬(qiè)然]高兴的样子。(10)[阿]惊讶声。

    译文

    刘元卿有一篇寓言“执泥绘像”,故事是这样: 歙州一带的习俗是经商。那里有个读书人,他父亲年轻的时候到秦陇一带经商,离家三十多年了,只是当初画在堂屋里的一幅像还保存在那里。有一天他父亲回来了。这人疑心他不是自己的父亲,就暗中拿着画像来同他比较,感到没有一处相似的,就拦在门外说:“我父亲的像又胖又白,而你又黑又瘦。我父亲胡子很少,而你却长着这么多的胡子,鬓角也都白了。至于***衣服就更不一样了。”这时他母亲出来看了以后也说:“啊!果真跟画像差远了。”过了一会儿,他父亲同他母亲多次提起过去的事,并谈到当时画匠的姓名以及绘画的经过,他母亲这才高兴地“啊”了一声说:“是我的丈夫呀!”儿子这时才施礼,认了自己的父亲。

    汝有田舍翁

    汝有田舍翁,家资殷盛,而累世不识“之”、“乎”。一岁,聘楚士训其子。楚士始训之搦管临朱。书一画,训曰:“一字。”书二画,训曰:“二字。”书三画,训曰:“三字。”其子辄欣欣然掷笔,归告其父曰:“儿得矣,儿得矣!可无烦先生,重费馆谷也,请谢去。”其父喜从之,具币谢遣楚士。逾时,其父拟征召姻友万氏姓者饮,令子晨起治状。久之不成。父趣之。其子恚曰天下姓字夥矣奈何姓万自晨起至今才完五百画也。初机士偶一解,而即以訑訑自矜有得。殆类是已。

    翻译:

    有一个乡村老人,家里很有钱,但是他家世代都不识字。有一年,聘请楚地读书人教育他的儿子。楚地读书人于是就开始教他的小儿子拿笔描红。写了一划,教他说:“一”;写了两划,教他说:“二”;写了三划,教他说:“三”。他的儿子高兴地扔下笔,告诉他爸爸,说:“我学会写字了!可以不用先生教了,(要付)先生这么多的学费!可以把先生辞掉了!”他父亲很高兴,就听了儿子的话,准备了货币辞退楚地人并打发他走。不久以后,他的父亲准备找他的亲家朋友,一个姓万的人吃喝,让他的儿子早上起***写个请帖,写了很长时间也没写好。他父亲催促他,他儿子发怒说:“天下有那么多的姓氏,姓什么不好?非要姓万!我从早上起***就开始写,写到现在,才写完五百划!”唉!世上求学的人偶然懂得一点,就自夸已经学有所得,不想再进一步学习上进,大概像田舍翁之子这般人吧。

    明代刘元卿不是什么很出名的人,但他所著的《贤奕篇》中有一个《王婆卖酒》的故事,很有意思,就是今天读来,也非常发人深醒:王婆以卖酒为生,有一个道士经常来喝,喝就喝了,从来也不给一分钱,可是王婆倒也大方,也没有计较什么。

    有一天,道士就说了,我喝了你这么多酒,也没有给你一分钱,我给你挖一口井吧,井成后,涌出来的全是好酒,王婆因此而财源滚滚,富得流油。可是后来,当道士有一天又问王婆酒好不好时。王婆却说,酒倒是好,就是没有用来喂猪的酒槽。

    道士听了以后,很是失望,就笑着在墙上写了一首打油诗:

    天高不算高,

    人心第一高,

    井水做酒卖,

    还道无酒槽。

    古语云:“人心不足蛇吞象”,一语道尽了人心之难以满足,正所谓“欲壑难填”。按照生理***学上说,人的心说来也就拳头大小,容量其实有限,可是就这么大个东西,却永远无法满足,不论是谁,贫也好,富也罢,总是想拥有天下所有的东西。殊不知人生有限,所需更有限,如果一味地贪得无厌,到头来绝不会有好的结果。

    这一点,古代一个非常著名的奴隶伊索就以一个《***与母鸡》的寓言故事,做了最好地解释。

    寓言说:有个***养着一只母鸡,母鸡很不错,每天给下一个蛋,这时候,***就以为只要多给鸡喂些大麦,母鸡就会每天下两个蛋。于是,她就每天这样喂,结果母鸡长得越来越肥,每天连一个蛋也不下了。

    聪明的伊索最后这样告诫世人:有些人因为贪婪,想得到更多的东西,结果连现有的都失去了。

    萨迪在他的《蔷薇园》中有句名言:“贪婪的人,他在世界各地奔走,他追逐金钱。死亡却跟在他背后。”在漫漫的时光长河中,人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匆匆过客,知足人常乐,贪婪烦恼多。对于那些不知满足的人来说,萨迪的名言应该是最好的人生警语。

免责声明:
1. 《寓言集:贤弈编》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