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科行动记 北平陷落 (七)

时间:2024-02-23 10:36:42  热度:0°C

“党的名称并不重要,它们只有好坏之分。我在******很多年,经历过很多阶层,所以我有资格批评它没有前途。至于***,我至少欣赏它的活力、热情、***与建设新中国的理想,因此,我选择我欣赏的党。

而且,我认为***是妨害***早日建设新国家的最大阻力,所以,我用***中将作战处长的身份,帮助***消灭***!”

从特务谷正文回忆的这一段审讯谢士炎的经历,从另一个侧面也道出了谢士炎投身***的崇高信念。

当时我党在敌人内部发展隐蔽战线的途径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打进去”,另一种是从敌人内部“拉出来”。

而北平五烈士中除了丁行是打入敌人内部的老党员,其余几位都是***战争全面爆发前后秘密加入我党的,而且,他们多数并不是被“拉出来”,而是主动“冲出来”,谢士炎便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保密局特别行动组组长谷正文对谢士炎进行的攻心审讯,并没有取得他想要的结果。

于是谷正文又拿出了一张谢士炎妻子带着两个孩子的合影,企图用家人动摇他的立场,并声称只要谢士炎答应脱离***,便可官复原职,立即回到家中,谢士炎沉默良久后做出了回答。

“我相信***不会不管他们的,我是管不了他们了,只能抱歉了。”

谢士炎的妻子和女儿

谢士炎在狱中经常吟诵为妻子写的一首诗《中秋寄彦元》:

“西风起兮铁窗寒,草木摇落兮梦魂不安。月华初上兮谁与同看,望铁窗兮泪阑干。”

谢士炎的妻子朱彦元由于丈夫突然入狱受到***,加之贫病交加,不久离开人世,身后留下了三岁的女儿和刚刚生下几个月的儿子。

谢士炎在狱中得到这个消息后,如万箭穿心,因无钱寄养孩子,只得嘱咐将孩子送人,并因此写下《中秋寄彦元》怀念爱妻。

 谢士炎是被捕我党的同志中军衔最高,经历也最为传奇的一位,新中国成立后,发展谢士炎入党的陈融生曾撰文怀念,详细记述了谢士炎入党的奇异经历。

谢士炎在陆军大学毕业,正逢***战争全面爆发。他目睹国土沦丧、民众惨遭日寇杀戮的情景,义愤填膺,慨然请战。

当时他在浙江出任第三战区步***团长,仅率一个团的兵力,将日军一个旅团击溃,歼敌2000余人,击毙敌旅团长,取得了衢州战役的胜利,深得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的赏识,誉其为“壮年有为,能文善武”的一员战将,并因战功升任少将参谋处长。

***战争胜利后,在各地负责接收的***要员,***腐化,抢夺民财。

***的“御林军”军统特务在武汉一带更为厉害。对此,谢士炎十分愤怒,严加***,因而得罪了一大批特务。谢士炎严于职守,与趁接收之机大肆***“五子登科”的军统特务不同流合污,却反被诬告“发接收大财”。

对此***竟偏听偏信,下令将谢撤职查办,关进军事监狱。幸亏***里同僚好友们都知道谢士炎是一位廉洁奉公,作风正派的将领,经多方奔走为之鸣冤,通过***说情,三个月后予以释放。

这一挫折,给谢士炎的思想震动很大。他深感在如此******、经济崩溃的黑暗社会里,中国是没有出路的。由此,他陷入了苦闷与彷徨之中。

谢士炎出狱后为国效力却“无门可投”,他只好联络旧谊,北上投奔自己的老上级孙连仲。

因为曾经和谢士炎共事多年,孙连仲也非常信赖他的人品,于是谢士炎担任了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部高级参谋,后任战区代理处长。

就在这一时期,谢士炎的同事和好友陈融生先他一步走上了***道路。

陈融生在驻扎曲靖的***辎汽第十二团第四营担任营长。此前已接受进步思想的他加入了***同盟,并且在***同盟负责人李公朴先生的指导下从事进步活动。

由于***特务在昆明先后***了***人士李公朴、闻一多,并且在云南境内疯狂搜捕进步人士。

为此,云南我们的党***安排一些地下党员、进步人士转移隐蔽,陈融生也在党***的安排下及时离开了云南。

陈融生从昆明来到上海,很快同我地下党***接上关系,党***交给他的任务,是尽快打入******高级军事指挥机构以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尤其是兵运工作(指策动***军士兵起义的活动)。

经反复考虑,陈融生认为当年在恩施的同事、好友谢士炎是最合适的对象,他决定尝试以谢士炎为突破口,完成党交给他的***任务。

陈融生随即写信给谢士炎,请他向孙连仲推荐自己。孙连仲在恩施担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期间对陈融生已有良好印象,因此经谢士炎提出后,他欣然表示同意,并立即汇路费让陈融生及时到职。

陈融生顺利到达北平,他首先与北平地下党***接上关系,然后去司令长官部报到,孙连仲任命其为战区外交处副处长。

陈融生和谢士炎自湖北恩施离别后已有一年多未见面。两人如今在古城北平重逢,谢士炎向好友陈融生倾诉了自己遭遇的种种不幸、失意以及思想上的彷徨和苦闷。

肩负着开展兵运工作使命的陈融生,为帮助谢士炎尽快提升觉悟,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找来***特务查抄进步学生所获得的《大众哲学》、《新***主义论》和《论持久战》等进步书籍。

陈融生找借口说:“我们必须弄清楚为什么***对青年人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只有知己知彼才行。”

然后,让谢士炎和他一起共同阅读。

陈融生故意夸奖谢士炎说:“你是真正的三***义信徒,陆军大学的高才生,是绝不会受这些书的影响的。”

一本好书,可以拯救人的灵魂,陈融生又向谢士炎推荐了鲁迅和茅盾写的一些书。

据陈融生回忆,因为此前谢士炎受过军统特务分子的***,所以当他看了茅盾的《腐蚀》之后,内心对军统特务产生了极大的仇恨。

但是,在当时所处的环境里,谢士炎对陈融生平时传播进步思想的谈话以及他阅读进步书籍的看法,双方“皆隐而不发,使外人难知究竟”。

 ***后陈融生在他的文章中回忆了谢士炎参加党***的离奇过程。

深秋的一个夜晚,明月斜照,万籁俱寂,陈融生却在***上辗转反侧,久难入睡。

因为***正在准备发动内战,各种迹象表明,张家口方面战事在即。

我党地下***指示陈融生利用合法身份,争取获得敌人作战情报,而陈融生因暂未找到接触作战机密的机会,因此夜晚难以入眠。

恰在此时,忽然然有一个人蒙面闯进门来,手举左***对准陈融生,命令道:“起来,老实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声音非常熟,但是陈融生还是一阵紧张,觉得血往上涌,难道自己的党员身份被人发觉了吗?

为了蒙蔽对方,寻找反抗的机会,陈融生按对方的要求,开始熟练地叙述自己的简历:“陈融生,大银行家的儿子,军校十三期毕业留美学生,蒋委员长的同乡。在美国时曾担任蒋夫人(***)的侍卫,表兄是副侍卫长。现任十一战区外事处副处长,郭忏的***。”

陈融生自说自话的讲完,准备听候对方的发落,这时,持***人随手打开了电灯,陈融生这才发现来者原来是谢士炎,陈融生的情绪因此稍定了许多。

但是,谢士炎的***口仍对着陈融生的胸前紧逼,他作出欲扣动扳机的样子说道:“我要送出一份厚礼,如果你拒绝或办不到,我们两人就同归于尽!”

陈融生心里有些莫名其妙,但又十分紧张,随即试探性地问道:“什么厚礼,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为什么要拿***呢,这又是为了什么?”

谢士炎说:“融生兄,老实说,我看你不像***人,你是个***!现在,我要找***,呈交一份******进攻张家口的详细计划。这件事非同小可,弄不好,你我都要死;如果我看错了,我也不想活了。”

张家口的情报,而且是作战计划,这正是陈融生求之不得东西!没有到自己的好友竟然自己送***来了!

但陈融生心里不托底,不敢贸然亮明身份,于是说:“我不是***,我只算是一个***主义者。你这样做,又让我到哪去找***呢?”

谢士炎慢慢的把手里的***放在桌子上,失望地坐进椅子里。

突然又有些激动地问陈融生:“那么,我要你说,为什么你平时的看法同一般人不一样,你又是从哪里得来这样多的内部情况?”

“因为我懂英文,天天听美国电台广播。我在美军中有许多朋友与同学,他们告诉了我许多事情,可能我的见识要广一些。”陈融生机警地回答。

“那你为什么对我如此关怀和亲近?”陈融生问道

陈融生说:“因为你是爱***人,是有血性的汉子,我就喜欢这样的人。”

谢士炎虽然听陈融生的回答坦坦荡荡,但是感觉对自己还是没有吐露真情,便有些急迫地说:“融生兄,你不用怕,我只要你帮我寻找***!”

面对隐蔽战线主动“冲出来”,手里又拿着自己朝思暮想作战情报的谢士炎,虽然这份情报自己真假难辨,但是陈融生还是需要进行一次生死抉择!

免责声明:
1. 《***特科行动记 北平陷落 (七)》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