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不要叫我嫂子了行不?你是我嫂子,不叫嫂子我叫什么?

时间:2024-02-23 10:37:01  热度:0°C
二军看着气呼呼离开的嫂子青莲,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脑袋。 嫂子咋说生气就生气了?不就是个称呼,犯得着急赤白脸嘛?刚才他们一起在地里干活,这是分田到户后的第二年,大家都是拼了命的想要种好,他和嫂子更是每天泡在地里忙活,就希望能够把粮食种的好好的,能天天吃白面大馒头。可没想到刚才跟嫂子青莲说话,喊她嫂子,她说不要让二军再叫嫂子了。可是不叫嫂子叫什么呢?他不过才说出疑惑,嫂子青莲就急眼离开了。这弄得二军也是七上八下的,搞不清楚状况,不叫嫂子究竟该叫什么?想了半天,二军看看天色索性也不干了,背起锄头郁闷地往家里走。他今年已经二十二了,与嫂子青莲和病老爹也算是相依为命。嫂子是五年前嫁到他们家的,是他哥哥大军的媳妇。当初嫂子能嫁给大军,是很多人想破头也没想明白的。二军家里穷,大军二十六七还没娶上媳妇,再加上兄弟俩都没有娘,可以说家里是仨光棍,邋里邋遢都没人敢进他家院子,就算进了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青莲是七里外常家庄的闺女,自幼丧父丧母也是吃了不少苦头,但成年后出落得亭亭玉立,就像朵花似的,大高个儿、大长腿,找个好人家绝对不算困难。可人家媒人一说,她就嫁过来了,就连二军也有些想不明白。还是后来才听说,她几个哥哥都成家了,嫂子们嫌弃这个小姑子,早就巴着将他赶出来了,正好跟大军说媒就应了,可以说大军是捡了个现成的大便宜。大军性子懦弱,也不会说话,长相更是没什么特点,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形容那就是丑。相比起来二军倒是相貌堂堂,也是大高个儿,干活有把子牛一样的力气,在生产队就挺受大姑娘小媳妇的欢迎,只不过二军年纪小,也没啥找媳妇的想法。青莲进门之后,就开始操持起整个家,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他们的被褥拆洗套上了新棉花,衣服破了的地方也都被补起来。就连身上都干净很多,再也不是一回家就找不到下脚地的狗窝了。对此二军特别感激嫂子青莲,他爹和大军也是很感激,终于家有了家的样子。本来想着大哥跟嫂子好好过日子,一两年添个孩子,到时候这个家就圆满了。谁知道事与愿违,二军有次听到大军偷摸的哭,本来以为是哥嫂吵架了,没想到不久听到大哥和嫂子的对话,大军竟然那方面不太行,对此大军很是难过。不久后大军就开始药篓子模式,各处寻方问药然后每天都喝个不停。嫂子青莲不止一次劝阻,让大军不要胡来,万一吃出点问题可咋办?大军不听,就连二军去劝的时候,大军也是不理会,说大哥必须得做个男人。一晃吃了两年多,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吃的皮包骨头,走路都打晃,吓得他们赶紧把大军送到卫生院,大夫说不要再胡乱吃药了,大军答应的很好,可回到家就说还有个偏方。二军和爹都极力阻止,嫂子青莲更是哭闹,说再胡乱吃药咱日子就不过了。大军答应了,可谁都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找不到人了,他趁着晚上跑了出去。等在山里找到大军的时候,他已经凉透了,附近有个小药锅,里面煮着***蛇、蟾蜍、蜈蚣、蝎子这些东西,能把人给吓死,众人猜测大军应该是把自己给***死的。 办完大军的丧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二军努力撑起来整个家,好让嫂子不要离开。半年后包产到户开始实施,他家三口人分了六亩好地,日子终于看到了奔头儿。嫂子青莲好像也从失去丈夫的痛苦中走了出来,恢复了往日勤俭持家的模样。俩人努力干活,都觉得美好的生活都不会太远,只要努力就一定能过好生活。随着时间的过去,青莲对二军的越来越好,有时候让二军都觉得有些太近了。可他也是享受着嫂子的关爱,心中每次泛起不该有的想法,他都会觉得非常愧疚。这次青莲让他不要再叫嫂子,他实在不清楚该叫什么,惹得青莲不开心独自离去。二军回到家里,想跟嫂子说说话道个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道歉,只是觉得不该让嫂子生气,嫂子一生气他的心里也很难受。可是没想到青莲竟然不搭理他,弄得二军又是尴尬又是不知如何是好。就这么别扭了几天,一次吃饭的时候青莲终于开口了,说打算回去娘家。二军和爹都是大吃一惊,询问为什么要回娘家?他们都知道青莲娘家不太待见她。青莲的眼泪也扑簌的往下掉,说不回娘家又能怎么样?总这么过下去也不是办法!村里现在的闲话很多的,叔壮翁大、瓜田李下的总是不好听,为了大家的名声,她还是离开的好,二军当场就要发火,嚷着谁说的,要找他们算账去。还是他爹拦住了,安慰青莲说孩子别管其他人咋说,日子是咱自己过的,你想啥爹心里清楚,爹一定给你个交代,绝对不能让你受了委屈。当晚二军爹就将二军叫了出来,爷俩坐在坡上说了好多原先的事情。还有自从青莲来了之后,家里发生的变化,本质意思是这个家离不开青莲。二军听得云里雾里,搞不清楚爹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二军爹也是无奈,对这个榆木疙瘩一样的老二脑壳子都疼,说这么清楚了难道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没办法,二军爹只能说明白了,打算让二军跟青莲结婚,一起过日子。二军吓了一跳,说这咋行啊?她是我嫂子啊?这传出去像什么话啊?二军爹气得头发都炸起来了,说你个憨货,你不娶你嫂子早晚会嫁给别人,难道你想这个好的女人给别人娶了?你到时候后悔都找不到墙根儿哭!一番话将二军说的傻了眼,只是他觉得还是有些转不过来。他爹说这件事你必须要做,而且还得快,咋就生了你这么个笨蛋玩意儿,你嫂子不让你再叫嫂子还不明白啥意思?人家都豁出去脸了,你那张脸能值几个钱?二军哭丧着脸说青莲是我嫂子啊,我做出这样的事情咋面对我哥?二军爹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哥是脑子不够使,但人家豁得出去,把命赔进去也想给青莲个好生活,你是长得人高马大,可这点儿上跟你哥差远了,我就问你一句,你喜欢你嫂子不?二军不吭声了,到他爹问第三遍的时候,二军才红着脸小声地回了句喜欢。二军爹是哭笑不得,对着二军骂了声怂瓜,从明天开始不要叫嫂子了,改口叫青莲,明个儿也不要再去地里干活了,带你嫂子去集上买衣服,买不着就别回来!说完二军爹就背着手离开了,剩下二军坐在那里抓耳挠腮不知道该咋办。一晚上没怎么睡觉,二军早上醒来,走到正做饭的青莲身旁,开口喊了句嫂子。喊完立马反应了过来,赶紧又紧张地喊了声青莲,那语气要多别扭有多别扭。青莲本来还很生气,但看到二军这个样子,不知道怎么就笑了出来。笑完之后觉得不太合适,又板起脸说洗漱等着吃饭,吃完饭还要下地。 二军站在那里脸都憋红了,最后鼓足勇气说,青莲,俺爹说让俺带你去赶集买衣服。青莲一下子紧张起来,头也低了下去,灶膛将她的脸映得通红,好半天才低声嗯了一句。二军爹早早的扛着锄头下地干活去了,走之前还偷摸塞给二军三十块钱,让他必须花完才能回来,不然就不认他这个儿子。二军紧张地不知所措,跟青莲走在一起,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走着走着就顺拐了,看的青莲好笑又无奈,自家这小叔子实在太//////赶集需要经过一片砖窑,那里很多都是本村的人在干活,看到俩人走在一起,远远的就起哄打招呼,二军更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就在这时候青莲拉住二军的手,说随他们说去,能掉块肉还是咋的?日子又不是给别人过的!二军就那么如同僵尸一样走过窑厂,跟着青莲到了集上。买东西二军完全不在行,他就记住了一定要把三十块钱花完。只要青莲看什么,他这边就掏钱要买,气得青莲偷偷打了他好几次。到最后青莲也没给自己选东西,而是给二军买了一块布,又给二军爹买了烟叶、腰带,给自己只是买了个瓷娃娃,那瓷娃娃是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孩子,看起来很有意思。回到家二军等着爹批评,毕竟他没给青莲买着衣服 ,谁知道二军爹完全不在意,说挺好的,明天让你们二婶子过来,给咱家好好参谋参谋。二军知道二婶子是说媒专业户,不清楚爹叫她来干嘛,气得二军爹也是没脾气,只能偷偷骂了句傻子,比起你哥还要傻,完全就不懂点人事儿!青莲那边则是害羞的低下头,说我先去裁衣服就回屋去了。二军爹看着还没回过味来的二军,也是感觉到一阵的心累。这傻儿子到底啥时候才能长大?赶紧跟青莲成了亲估计也就好了。二军到底还是没弄明白,只知道爹又是给二婶糖果点心,又是偷摸塞钱。二婶笑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一个劲儿说好听话,二军看的莫名其妙只能扛着锄头下地干活,等到回来他爹还挺高兴,说早点把事情办了也就安心了。那几天青莲也很少说话,都是躲着二军,二军更是稀里糊涂了。好在没过几天,二婶子又来了,跟二军爹商量哪天是好日子。二军迷糊地问了句啥好日子?二婶子开玩笑说你成男人的日子。把二军说的云山雾罩,他不一直都是个男人吗?为啥还要成男人?等到二婶子走之后,二军爹的嘴还是挂着笑容,说下个月初八是好日子,到时候就给你和青莲完婚,你们这段时间到公社去把结婚证起了,也算是过日子了。二军惊得不知所措,咋就结婚了?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他爹眼睛一瞪,要准备啥?就你这榆木疙瘩,给你多少年也准备不好,进了一个屋就啥都准备好了,别废话,照爹说的做就行,青莲配你是绰绰有余。二军结婚了,当天来凑热闹的不少,二军爹也办的极为隆重,完全不像其他类似的事情,都是偷偷摸摸领了证完事儿。到了洞房,二军还跟做梦一样,张口就喊青莲嫂子。青莲白了他一眼,说以后再叫嫂子就不愿意了。二军才别扭的改为青莲,只是坐在炕头不知该如何是好。青莲为他把外衣脱下,然后躺在他的臂弯里,说这辈子咱永远不分开。二军应了一声,青莲就把灯吹灭了,然后就听到青莲说,二军,你要轻点儿。第二天起来的二军,看着升起的红日觉得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气。原来有媳妇的感觉这么好,还是跟青莲在一起,这日子满满的都是奔头儿!几年后包山林、种果树,二***勤劳让这个家庭焕发出崭新的光彩。期间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而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哥哥盼兴。感谢支持,我是老闲品人生,在每个底层故事里,努力寻找人性的光明!

免责声明:
1. 《以后不要叫我嫂子了行不?你是我嫂子,不叫嫂子我叫什么?》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