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科行动记 北平陷落 (十)

时间:2024-02-23 10:36:45  热度:0°C

北平陷落同时,设在沈阳、承德等地的秘密电台也先后被***特务破获。我党情报战线损失远远超过北平地区,甚至整个北方的庞大情报系统渐渐被勾勒出来。

***得到北平情报系统被破坏的消息,来源并不是情报系统。

《***年谱》:“从合众社消息中得知余心清等两人,在北平被捕后,和任弼时电告***、李克农。并研究通讯机要工作中密码编制、使用、保管等问题。”

 当时并未意识北平秘密电台被完全破坏,一段时间认为还在继续收报发报,而且直觉报务员也没有换人。

电报是通过电流长、短、间隔的不同组合来传递信息。在普通人听来,这不过是“嘀”和“嗒”的分别,但在报务员手中,每个人发报的手法都不相同,就像字迹一样极易区分。

北平电台暴露,远在西安的王石坚并没有得到消息,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是李政宣或者孟良玉仍在用电台和西安保持着联系。

至于他们是不是进行了更险恶的活动已不得而知,不过,“活着”的北平秘密电台至少是蒙蔽了王石坚,让他没能及时采取补救措施。

王石坚,又名赵耀斌,1932年入党,1933年因从事地下***活动被***抓捕。被捕后表现英勇,坚贞不屈,后被关押在苏州军人监狱。***将王石坚营救出来,先是送他入抗大学习,后委以重任。

王石坚受***社会部委派到西安从事情报工作,负责联系、领导“龙潭后三杰”熊向晖、申健、***经。

王石坚的地下情报工作是卓有成效的,甚至可以说功勋卓著,胡宗南的一举一动都通过他上报***。除此之外,王石坚还不断扩展情报***,建立起一个以西安为中心、联结北平、保定、沈阳、兰州等地的***次情报网络,为延安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各类情报。

但是,越是***次的情工人员,越不应该在敌后发生横向联系。

让身处险地的王石坚直接领导这样一个庞大的情报系统,本身就是一个巨大隐患。

王石坚被抓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直至今日,有关王石坚被捕的过程仍找不到只言片语的描述。

 当时的***虽然很快得知北平秘密电台被破坏,但也还是没能料到王石坚情报系统会那么快地被连根拔起。

 ***的机要秘书童小鹏,在自己的回忆录《风雨四十年》中提到:***机关刚刚转移到陕北葭县(今佳县)西南15里的神泉堡,“***得悉在北平和我地下情报系统有工作关系的***人士余心清等人被***特务逮捕,情报系统一个地下电台也被***特务测向台发现而被破坏。

***立即电告主管部门采取紧急措施防止破坏的扩大和设法营救。

“***指示,首先是密码的编制、使用、保管的问题,要做到万无一失,对秘密电台如何避开敌人测向,如何迷惑敌人,也要总结经验教训,订出一套可行办法来。”

又是一篇公开的新闻报道,让***敏锐地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合众社报道,***机要秘书陈布雷的女儿陈琏与丈夫袁永熙被捕。

合众社报道这篇新闻,根本原因是陈琏的身份,陈布雷的女儿。陈布雷号称***的“文胆”、***“军机大臣”,他的女儿、女婿“涉共”被捕,新闻轰动性自不在话下。

让***惊觉事态严重,也是因为陈琏的身份——***秘密党员。尤为关键的是,陈琏和袁永熙属于***上海局领导的***系统,袁永熙还是***在北平的负责人。

***本没有和***社会部领导的王石坚情报系统联系,可他们却因北平秘密电台暴露而被捕,这很可能意味着***发动的抓捕,目标极大。

得知陈琏被捕消息,***立即致电李克农/“此案为军统局发动,似牵涉范围甚广,有扩大可能。望克农告王石坚等,不管有无牵连,均速谋善后,严防波及其他两处。陈琏系秘密党员,与***有关,望罗迈告钱瑛严防牵连上海***。并请另电冯文彬,注意到***区受训的学生回去后有无牵连危险,望其慎重处理。”

袁永熙、陈琏他们结婚的时候,陈琏在北平贝满女中工作时的同事田仲英前来道贺,并主动与公开职业是北平金城银行高级职员的袁永熙交换了名片。

田仲英是王石坚系统北平情报小组成员,与陈琏虽然熟识,双方却互相不知真实身份。

北平秘密电台暴露,李政宣叛变后,不但供出了田仲英,而且说记得北平地下党有个姓袁的。

特务先是逮捕了田仲英,接着从田处找出了袁永熙的名片,随即就将袁永熙、陈琏夫妇逮捕。

 但由于未得确实证据,袁永熙、陈琏坚不承认地下党员身份,李政宣亦不能指认,最终因“查无实据”,经***同意,陈布雷将二人保了出来,“严加管教”。

 王石坚情报系统遭破坏虽然最终没有影响到其他系统,但亦是我党情报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

《炎黄春秋》杂志刊登了一位***部老同志的回忆文章,文中谈及王石坚一案。

文中说:王石坚被捕后很快写了自白书(原件现存在***部档案馆),洋洋万言,奴颜婢膝地表示了***投靠的愿望,把他所知道的有关情况都全盘托出,导致四十四名地下情报人员(大部分是***员)被捕入狱,牵连被捕一百二十三人。

 而王石坚则因其叛变和资深的情报工作经历,被保密局认为大有用处,任命为军统特情组少将组长。

  王石坚在西安从事地下情报工作,最核心也最得力的工作,是联系和领导潜伏在胡宗南身边的熊向晖、申健、***经。

  熊向晖是王石坚系统中最重要的情报人员,是***亲自布下的一颗后来变得极为重要的的“闲棋冷子”。

此后的工作中,熊向晖成为胡宗南的***,开始发挥作用,毛***因此说熊向晖“一个人能顶几个师”,这也是对西安情报工作的最高评价。

申健和***经则是以胡宗南***军官的身份投身***的。二人都潜伏在胡宗南的三青团,同样提供了大量的珍贵情报。

按常理,王石坚的被捕和叛变,最直接受到牵连的应该就是这三人,但结果是三人全部全身而出,并由此得到了与李克农、钱壮飞、胡底“龙潭三杰”并称的“后三杰”之名。

首先,王石坚案发时,三人俱已不在国内,抗战胜利后,胡宗南资助部下的优秀青年出国深造,熊向晖等三人都被选中,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三人在胡宗南心目中的位置。

王石坚叛变时,最晚出国的熊向晖也已到达美国一个月。

不过,仅此一点绝不足以让“后三杰”安然无恙,王石坚叛变后还是供述了三人的情况,称只是利用他们,并未供出三人的真实身份。

李克农

特务们投鼠忌器,顾虑重重,甚至可以说是胡宗南迫不得已地“保”下了“后三杰”。

对此,熊向晖在其回忆录中描述***当时非常精辟的分析:“王石坚的事,是下面保密局系统的人搞的,***不会马上知道。从戴笠起,沿下来的郑介民、毛人凤,都同胡宗南有很深的关系,他们唇齿相依。

胡宗南一定会压住。王石坚没有供出你们三人的真实身份,那当然好。其实供不供无关重要。……即便王石坚招供,胡宗南也会让保密局保他的驾,……我估计胡宗南心里有数,必然压着顶着,不敢声张,还会否认。对这样的事,我有点准头。”结果事情的发展果然不出***的所料。

那么,军统戴笠和胡宗南到底是什么样利益的关系,而北平秘密电台被破坏时,戴笠已因飞机失事摔死,接任军统业务的是毛仁凤,为什么他也会心甘情愿地送这样大的人情给胡宗南呢?

免责声明:
1. 《***特科行动记 北平陷落 (十)》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