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分!删掉***戏,口碑照样反转!央视开年第一爆款,后劲...

时间:2024-02-13 10:35:08  热度:0°C
大家可以找到很多理由来吐槽剧版《繁花》。浮夸装逼、不符合原著、剪得太碎、上海话吵架太吵…我还记得头一天4集连播,就招致了一***差评。冤不冤呢?也不冤。电影界天才导演王家卫,下场拍电视剧,还是拍茅盾文学奖作品,筹备了近10年,拍了三年多,最后在央视播出,这buff叠得太满了。围观的群众多了,期待值拉高了,翻车似乎在意料之内…后来,看热闹的散了,留下来的人,渐渐品出了滋味,口碑开始反转,豆瓣开分8/1,近一半的观众给它打五星…大家又开始夸:王家卫才是最懂90年代的,他从不浪费俊男美女的颜值,没啥演技的人经他***,都焕发出了光彩…今晚,《繁花》将迎来大结局。安安静静追了28集,《繁花》起码配称得上是半部佳作。我想说说,这部剧我最喜欢的几个点。感谢王家卫导演,敲醒了我一个沉睡的记忆,曾经有一道江浙名菜叫“***别姬”:甲鱼蒸草鸡。冤大头魏总在“至真园”谈生意,一高兴,每桌送一份“***别姬”,88桌花了几万块。几万块,别说是“万元户”凤毛麟角的90年代,搁现在也是一笔巨款啊。这是剧版《繁花》纸醉金迷的一面:黄河路上,人人豪掷千金,满不在乎,因为人人惦记的是挣更大的钱。“至真园”的繁华叙事,遭到广泛质疑,1993年的上海,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有钱?在我看来,真不真实倒是其次,它更像是导演底气不足的虚张声势,想用激烈的戏剧冲突稳住故事节奏…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进贤路的“夜东京”。这里的戏,才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看得出导演也不慌不忙,若闲庭信步,这才是他的舒适区。有人说:“至真园”是职场,是面子,“夜东京”是生活,是里子。小路拐进来的“夜东京”,是充满烟火气的市井人间。在黄河路应酬完了,宝总会钻进这家小店,在厨房隔壁一张小圆桌坐下。老板娘玲子,准备一碗泡饭,六碟小菜。不管吃了多少山珍海味,宝总都要来碗泡饭,才胃里熨帖,通身舒畅,这一天才算过得去。而宝总和玲子的关系,就像这碗泡饭,好像没什么特别,却又胜过许多…这间小饭店,他是投资人,她是经营者,两人聊天,张口闭口都是谈钱。他嫌她经营不善总亏钱,她说还不是你签单多,他说她心太黑死要钱,她转手就把两千六的耳环,翻十倍,要价两万六,强卖给他。猛一看,你会觉得是玲子钓了个凯子,拼命从他身上捞好处。但细节处,不太一样。故事开头,宝总车祸,生死未卜。之前笑脸相迎的***朋友,通通化身讨债鬼:要是宝总两脚一蹬,他欠的账,谁来还?只有玲子豪气撒钱:我来还!还有宝总帮“至真园”那一次,满世界找不到重要的食材大王蛇。又是玲子,假扮日本人去进货,“团伙作案”骗过层层关卡,送进“至真园”。玲子对宝总,有朋友的仗义,她愿意为他兜底。更何况,趁无人处,她偷偷拿起他喝过的酒杯,仔细端详,一口饮下…王家卫太会刻画这种关系了。你以为他在表现两人之间的***,偏偏他要讲感情里的算计,你以为他要讲女人爱钱,只想搞事业,但他又偏偏讲她的真心、不计较…然后才发现,最开始玲子坑宝总的钱,都像是一种宣誓***。这个男人肯为她当冤种,就是一种缴械投降。还有,她叫他帮忙修家里的屋顶,一次又一次,那屋顶仿佛永远都修不好,他从来没怀疑过吗?他在外面可以精明,在她这儿,就得装糊涂,不拆穿,心照不宣。而这不一样的待遇,就是玲子任性的底气。她小心地维系着这微妙的平衡,不澄清也不挑明,为了自尊,也因为怕输。不点破,才有机会细水长流。然而,那天玲子跟朋友吵架,被闺蜜当众扎心:你年纪这么大了,还当自己是小姑娘,宝总怎么会看上你…窗户纸捅破的那一刻,她自然难堪、愤怒,但也因为这一句话,把她点醒了。身陷其中太久,差点忘了,原来自己有能力全身而退…我很喜欢剧中的两个场景。一个是玲子告别决定过去,“夜东京”重新装修,店面全砸了。放下是真勇敢,真决绝,毫不拖泥带水…但导演偏偏要在这中间穿插,当初如何一手一脚把店张罗起来,那一件件旧物,写满了回忆…店敲了,心里的东西敲不掉。另一个是,弄堂里小阁楼上,玲子和宝总吃大闸蟹。爱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表面总是风平浪静…只是楼下咿咿呀呀唱的《宝玉哭坟》,和那滴滴答答渗出天花板的雨水…一曲哀歌,一串眼泪,泄露了玲子的心情…现在的观众太喜欢看“不恋爱脑”的事业女性了,但现实哪有那么容易…而那求而不得,爱恨交缠,进退失据,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太久没有人去拍了,得亏是王家卫,替我们记得。玲子和阿宝的东京初遇,表面上是个回忆小插曲,但在我心里,是全剧一个***。这个故事今天听来,仿佛一个童话。阿宝远赴东京,找一位大老板***救急,寒冬腊月,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在银座迷失了方向,正茫然,不远处电话亭里的乡音,仿佛黑暗中一道光…一问才知,原来玲子上班的地方,就是阿宝和老板约定的地方。老板还没来,玲子就请他吃面,陪他在飘雪的街头等待。她有一搭没一搭讲:来东京三年了,当服务员端盘子,将来回上海,要当老板娘,店名都想好了,就叫“夜东京”。三十好几的女人,孤身一人在异国闯荡,家里没一个人指望得上,玲子孤独啊,也只有面对陌生人,才有勇气诉说。而此时的阿宝,心里惦记着生意,漫不经心地说:我哪有心思听这些…玲子也不生气,笑着拿出前两天神社求来的“上上签”送给他,说要把好运气借给他…后来,阿宝如愿等来了大老板…六个月后,玲子收到了一封来自上海的航空信。信里,是一张东京飞上海的机票,和一张夜东京饭店经理的名片…酒柜旁,玲子蹲下身子,盯着名片上的字,反复确认,湿了眼眶…原来,他有在听她的梦想。BGM响起,是《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突如其来的爱情》,屏幕外,观众也泪崩了。王导,杀我别用《东爱》这把刀啊!这段故事,短短15分钟,情绪饱满,试想如果是其他国产剧,拖拖拉拉能拍个三四集。更重要的是,“萍水相逢,拔刀相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样的浪漫故事,我们相信会在那个时代发生。在互联网、通讯如此便捷的今天,即便身处异国,我们大多数时候也不需要求助陌生人,更不会因为说着同一种方言,就彼此相认、鼎力相助。这个世界对i人越来越友好了,而人跟人的连结,也变得越来越脆弱…90年代《东爱》风靡一时,莉香是无数男孩心中的女神,她的笑容像冬日的阳光,融化了多少人的心…但现在的年轻观众看,会打个问号:莉香到底喜欢男主什么?她不是恋爱脑吗?是的,那时候的恋爱,不需要那么多理由,人与人之间容易释放善意,人们相信爱情可以有巨大的能量。而现在,爱一个人好难,我们有了戒备,多了权衡,太讲理性。当然,以前肯定也有计算,也有上当受骗,任何时代都有不堪的一面…但我们在这一刻愿意相信,这样的纯真美好,会发生在那个朝气蓬勃的九十年代。那是我们心里对那个时代的滤镜。哪怕时代已经远去,但起码,我们见过世界最美的样子。玲子当然不是唯一动人的女性角色。我一度认为,“繁花”是仿照《红楼梦》里以花喻人,指的就是故事里各种各样的女人。她们真实、生动、自然,个个发着光。比如人气很高的汪小姐。她是帮师父脱邮票,搞得手忙脚乱的职场新人;是跟阿宝一起吃排骨年糕的娇俏小姑娘,更是大胆对阿宝说出“陪你一起卖茶叶蛋”的纯爱战士。但没了爱情,没了光鲜的工作,她也可以是吃得了苦的虹口小汪,头发乱糟糟,衣服脏兮兮…她说:我就是我自己的码头。戴着珍珠耳环,会作会发嗲的汪小姐好看,戴着大框架眼镜,大雨天搬货被淋湿的小汪,也好看。王家卫太懂拍女人了。他拍出了李李的冷艳神秘,拍出了潘经理的高级感、拍出了敏敏又洋又土的活泼…也拍出了梅萍的茶里茶气和极度自卑,拍出了金花这位体制内领导的高冷和对爱徒的爱护…就连反派卢美林,当她面对窝囊废老公黯然神伤时,你也能共情她的不幸…在我看来,剧版《繁花》里,和平饭店的腔调、黄河路的抢生意、股票市场的情报战,都是又好看,又不好看。好看在于,它像极了武侠小说,动不动就***光明顶、华山论剑,也像极了旧时港产片,***对垒、黑白两道、赌王对决、食神过招…血雨腥风,剑拔***张的戏码,怎能不好看?但它也不好看,因为这种叙事太有架空感,与大众熟悉的上海不那么贴合,与底层老百姓的距离有点远…全靠上海话,全靠里弄烟火,把它拉回到现实人间。而它真正好看的,是拍出了那个时代一个个鲜活的个体。尤其是女人,她们都是汪小姐口中的“我是我自己的码头”。如果一定要再挑毛病,那就是尺度小了,在那个年代,怎么可能那么多纯爱战士?在金宇澄的语境里,这些心思活络的******,早就暗度陈仓了…那是一个万物复苏、生机勃勃的年代,那时的中国人有挡不住的热情与好奇。他们会挤进一家店里,追捧一件名牌T恤,当年谁不知道,梦特娇比耐克阿迪还要火…他们会斥巨资买进口彩电、冰箱、大哥大…因为大家知道,钱花出去了会再赚回来,明天肯定比今天好。他们敏锐地捕捉到最时尚的潮流,定做西服,讲究面料,烫头发学着日本、港台…他们会吃,“***别姬”、大王蛇一蛇三吃…淮扬菜、粤菜、本帮菜遍地开花,肯德基进入中国…哪个包邮区的80后,小时候没有跟父母去过饭局,大人们觥筹交错,小孩低头狂吃…顺便说一句,看《金玉满堂》长大的我,看到钟镇涛饰演的香港名厨登场,无限感慨…厨神回归,厨神的小徒弟已经不在…那时候的人眼里有光,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时代的弄潮儿,在浪尖上上翻滚、折腾,充满了希望…一转眼,那个繁花似锦的90年代,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我们可能再也回不到那样一个时代了。有人说,《繁花》是《漫长的季节》的镜像故事,都讲90年代,一个讲上升,一个讲下坠,一个讲搭上时代快车的人,一个讲被车轮碾过的人;一个乱花渐欲迷人眼,一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但如果把时间的维度拉长,《繁花》过后,也是凋零。六神磊磊说,不是一个时代要过去了,是你快要过去了…时至今日,步入中年的我们,也只能在一段段BGM里,陷入回忆…赞(0)

免责声明:
1. 《8.2分!删掉***戏,口碑照样反转!央视开年第一爆款,后劲...》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