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知非:伊盟事变期间在傅作义身边的见闻片段

时间:2024-02-23 10:37:58  热度:0°C

伊盟事变期间在傅作义身边的见闻片段

李知非

伊克昭盟札萨克旗“三·二六”事变,发生在1943年的春季,距今已将近40个年头了。

沧海桑田,变化巨大,这个事件在我的记忆中几乎濒于消失;近以整理文史,看到这方面的材料,不免触动旧思,爰执笔为文,聊尽个人的历史责任,亦供作历史学家的参考。

我接受了一个任务

1943年春,我充当***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参谋处作战科的上尉参谋。有一天(当在伊盟“三·二六”事变发生后不久),参谋处长关海珊命令我说:“现在你到傅长官那里办公,直接听长官的指示办事。干什么你去了就明白了。”

我到参谋处大院(当时在陕坝,今杭锦后旗政府所在地的西南角)对门的傅作义办公的地方,向傅请示。傅叫我在他的卧室外屋办公,把有关伊盟警备总司令陈长捷的来电交给我,并说明情况,说要派***进行剿除。

我当即遵照指示,查阅地图,部署进击,除命令驻守伊盟杭锦旗桃力民附近的暂二十六师并配属骑兵第七师第二十团,统由二十六师何文鼎师长负责指挥,迅即前往札萨克旗进兵以外,还分别给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驻甘肃兰州)、******军委会军令部(驻四川重庆)电报备查。

记得当时在傅作义外屋办公的,还有一位非军职人员,名叫智南屏,是蒙古指导长官公署的一位处长,坐在我的对面,也是办理有关伊盟札萨克旗事变的问题。有时候曾厚载(当时是绥远省府的秘书长)也去过,与傅作义研究工作,指令智南屏起草文电。

据我所知,他们对逃出札萨克旗的沙王(沙克都尔扎布),正在通过各种关系,想方设法接回来,具体内容不详。

我的责任是调兵打仗,不管别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把我叫到傅作义那里去办公,奥妙何在,我当时确也没有考虑。现在看来,无非是为了保密,或者是为了下达作战命令和指挥比较方便。

那时候,傅作义先生40开外,面色红润,身着士兵黄军装,与我们一个样。他在我们办公的外间屋,口叼芁棍儿,来回踱步,若有所思。

我因为与傅每天升旗跑步站在一起,有时也拿着文稿去请他划行,他知道我是参谋处的一个小参谋,故而感到熟悉,并不拘束。

伊盟事变发生以后,陈长捷感到事态扩大难以收拾,深恐进一步引起全伊盟的***,乃急电傅作义派兵***,迅速剿灭札旗保安***,将沙王劫持回旗,以防事态继续扩大,从而镇慑伊盟各旗对札萨克旗事件的支持和响应。

傅作义据报后,如前所述,立即将我由参谋处调到他的住室外屋办公,当即电令驻伊盟桃力民附近之******军二十六师何文鼎部,并派骑七师二十一团(团长胡逢泰)迅速由河套开到伊盟,归何文鼎指挥,步骑配合,向札萨克旗以南方向的乌审旗扫荡进攻,务期速战速决,歼灭札旗保安队。

与此同时,副司令长官部设法沟通关系,经由伊盟鄂托克旗保安司令章文轩,派员与跑到乌审旗西部***区的沙王取得联系,从中说项,几经周折,才将沙王由乌审旗接回札萨克旗。

最后,还是以停止开垦,撤销陈长捷伊盟警备总司令职务,赔偿沙王府的损失,并由******派大员会同傅作义亲到札萨克旗王府进行慰问,始告结束。

***与反***战斗概况

伊盟事变发生后,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根据陈长捷来电的建议和要求,立即部署军事进攻。进攻的部署是:以步兵二十六师为主力,配属骑兵第七师第二十一团为侧翼,立即由桃力民地带向札萨克旗方向攻击推进。

这个时间,当在1943年4月中旬至5月中旬期间。对于进攻***的战术要求,大概提出了以下几点:一是,要求速战速决,彻底捕歼札萨克旗保安队,并劫回沙王;二是,根据伊盟地形特点,沙漠、红柳林多,缺水少路,不宜于大***运动战,可适当采取疏散队形和包剿捕歼办法;三是,严明军纪,不得***扰群众,安抚蒙民生产等。

随着战斗的进展,二十六师由桃力民出发,由西向东,扫荡进攻;到达札旗后,继续向乌审旗西南方向扫荡前进。

这时,蒙旗保安队奋起反击,利用沙漠、红柳林阻击战斗,且战且走,继而乌审旗奇玉山部也投入战斗,协助札旗保安队,利用有利地形,迂回阻击,迫使******每前进一步,均须付出很大代价,很多士兵在冷***下被打死。

由于札、乌两旗保安队灵活机动,顽强战斗,使***军疲于奔命,胆颤心惊,计前后损失近一个营的兵力。

随着战斗的进行,各该进攻***,除少数单位贯彻上级命令,能够严守军纪并安抚群众生产外,有不少***是趁火打劫,明目张胆地抢掠王府财物,破坏蒙民房屋,抢拉牧民牲畜,***林木等等,严重危害了群众的生活与生产。

战争结束后,***仅将骑七师第二十团团长贺迪光扣捕,师长朱钜林撤职,这不过是***一向惯用的敷衍人民的作法罢了。

这样的战斗,经过一个多月的周旋,当进攻***推进到乌审旗某地时,何文鼎与乌审旗保安司令奇玉山取得联系,以私人友谊关系敦促奇玉山停止战斗,并请奇玉山来到何文鼎司令部。

奇向何保证协力恢复旧秩序。对于伊盟此次事变的善后问题,由副司令长官部会同有关方***体解决。

伊盟事变陈长捷应负主要责任吗?

纵观这次伊盟事变的发生,一般人都认为陈长捷应该是罪魁祸首,同时应该负主要责任。当然,陈长捷在处理这个问题上,骄横武断,倚强霸道,办事过于操切,以致造成严重的后果。

非但开垦不成,反而破坏民族团结,几乎引起更大的***,影响***大业的全局。他是应负一定责任的。

但是,当伊盟发生武装冲突之后,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并不是侧重于寻求和平解决,而是听信陈长捷的意见和主张,继续沿着他铺陈下的专横霸道、迷信***的道路走下去,立即派遣多于起义***五六倍的兵力进行***。

显然,这是一个更加严重的错误。这样做,非但不能弭平事端,反而火上加油,更加激起了蒙旗***的武装抵抗,甚至一时形成各盟旗“鸡毛信”纷纷传递,互通讯息,观察风向,待机而动的紧张局面。幸而这种形势没有继续发展下去,沙王被接回了札旗,经过协商解决了问题。

否则伊盟局势和绥西***全局,都将受到严重影响,甚至不知伊于胡底!总之,伊盟事变,陈长捷肇事于前,而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则是派兵***于后,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是有其推卸不掉的罪责的。

当然,这主要是由整个***的***统治以及它的歧视和***少数民族的大汉族主义政策所造成的,而非个人所能代替了的。

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在***伊盟事变的同时,一方面电报第八战区司令长官部朱绍良长官,一方面也直接向***军事委员会***作了汇报,也就是说是向主管军事作战的军令部备了案的。

伊盟事变平息以后

1943年夏天,******军事委员会军训部派校阅团前来绥西陕坝,对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及所属各军、师***进行校阅。当时校阅团决定到陕北榆林及伊盟等地校阅***。

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部派参谋处教育课长王兴和我,陪同校阅团前往。我担任的是为校阅团团长(忘其名)兼写所谓“视察记”的任务。

当路经伊盟札萨克旗时,骑兵第七师尚驻扎在这里,校阅团在对该部校阅的同时,顺便到蒙政会、札萨克旗王府进行了视察,还察看了札旗保安******蒙政会时顾兆忠等据室抗击的房子,墙壁上尚有掏挖的窟窿,在室内墙上还有顾兆忠等人被保安队击毙前所写下的字迹。

同时,我们在札萨克旗王府内,察看了攻占王府的******挖地三尺,抢掠一空的真实情况(实际有的深挖丈余)。

当时,沙王府破坏不堪,沙王的家属还没有搬进去。对此,校阅团据实综合了***军纪败坏的情况,除向上反映外,并编印在校阅团的“视察记”之中。 (1980年3月2日)

免责声明:
1. 《李知非:伊盟事变期间在傅作义身边的见闻片段》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