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赚钱魔法”失效?钧达股份四季度业绩变脸谋求港股I...

时间:2024-02-23 10:35:44  热度:0°C

作者:苏杭

出品:洞察IPO

纵观近几年A股的盈利神话,大多发生在光伏公司身上。

尤其是2021年以来,硅料、硅片、电池片等几乎每一环节参与者都赚得盆满钵满,不少跨界公司转型及时也得以分一杯羹。

钧达股份(002865/SZ)就是典型。

近日,钧达股份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上市申请,若进展顺利,或将成为光伏行业首家“A+H”上市公司。

从汽车内饰到光伏电池

与通威股份类似,钧达股份起家于与光伏业风马牛不相干的汽车内饰件业务。

1985年起,钧达股份灵魂人物杨仁元担任吴县市塑料制品七厂***。1998年,吴县市塑料制品七厂三分厂的全部净资产被拍卖给了吴县华昌工程塑料厂(“华昌塑料厂”),自1999年杨仁元随即转任该厂厂长。

2001年,华昌塑料厂更名为苏州市万达汽车内饰件厂。2008年,该厂由集体所有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杨仁元持股30%,并于2010年将所持股份全部卖出。

而钧达股份成立于2003年,初始股东为徐兴让、徐晓平、李新华,杨仁元未实际参与持股,仅担任顾问。

2003年到2004年期间,苏州市万达汽车内饰件厂将一块位于海南的土地使用权,及其为海南***汽车有限公司开发并已投入批量生产的仪表台、保险杠等业务及在海南***的全部配套关系(包括相关无形资产)转让给了钧达股份。

后经一系列股权转让,截至上市前,钧达股份由杨仁元家族全资持有的杨氏投资、杨氏投资持股80%的中汽塑料、海马轿车、杨仁元之女陆小红及湖南广播电视台旗下持股平台分别持股32/62%、53/38%、4%、5%及5%。

2017年,公司于深市主板上市。

上市后首份年报,钧达股份表现尚可,2017年营业收入11/523亿元,同比增长24/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44/26万元,同比增长20/97%。

但从2018年起,汽车市场持续低迷,钧达股份股东及大客户海马汽车更是经营惨淡,一度因“卖房自救”登上新闻。受此影响钧达股份收入两连降,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减少21/71%、8/39%,归母净利润则分别同比减少37/97%、58/82%。

尽管2020年营业收入有所回升,同比增长3/84%至8/58亿元,但净利润同比继续下滑21/37%,仅为1354/64万元。

2020年年底,在新掌舵人陆小红主导下,钧达股份将两家子公司,重庆森迈汽车配件有限公司、苏州新中达汽车饰件有限公司转让给了杨氏投资及其关联方,开始逐步剥离汽车配件业务。

高溢价收购、负债率激增

2021年2月,钧达股份宣布以1/5亿元增资上饶市弘业新能源有限公司(弘业新能源),占增资后总股本的12%,开始逐步切入光伏业务。

2021年9月,钧达股份斥资约14/34亿元收购了上饶捷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捷泰科技)51%股份,成为控股股东。

与通威股份不同的是,钧达股份在光伏行业尚未站稳脚跟就果断舍弃原有业务。

2022年4月及6月,钧达股份先后将子公司苏州钧达车业科技有限公司及海南新苏模塑工贸有限公司转让给杨氏投资,彻底剥离汽车塑料内外饰件业务。

2022年8月,钧达股份完成对捷泰科技剩余49%股权的收购,总对价15/19亿元,溢价达184/80%。

收购捷泰科技给钧达股份带来了增长奇迹。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9月(“报告期”),钧达股份持续经营业务收入(即去除汽车内饰件业务收入)分别达到16/39亿元、110/86亿元及143/42亿元。

与此同时,相关收购也让钧达股份债务骤增。

报告期内,钧达股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3/2%、88/1%及72/0%,而2020年时仅为43/6%。

2023年前三季度负债率的下降,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年6月,钧达股份27/38亿元定增落地,其中15/19亿元用于收购捷泰科技,5亿元用于高效N型太阳能电池研发中试项目,剩余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

除完全剥离原有主业,全面转型光伏外,钧达股份还豪赌N型TOPCon技术路线。

2023年前三季度,钧达股份P型PERC电池出货量5GW,N型TOPCon电池出货量已达12/1GW。

图片来源:钧达股份招股书

同样押注TOPCon路线的晶科能源也成为了钧达股份最大客户兼最大供应商。

报告期内,钧达股份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分别为8/06亿元、55/74亿元及69/08亿元,分别占当期采购总额的59/7%、47/2%及38/8%。

其中自晶科能源采购金额分别为4/30亿元、20/06亿元及19/82亿元,占比分别为31/8%、17/0%及11/1%。

与此同时,钧达股份向晶科能源的销售额分别为8/84亿元、33/37亿元及37/22亿元,占比分别为53/9%、30/1%及25/9%。

在依赖大客户的情况下,随着包括晶科能源在内的各大光伏巨头逐步推进一体化进程,钧达股份业绩或将承压。

此外,产能过剩导致全产业链降价,也对业内公司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产生了深度影响。

从上市公司业绩预告公布的信息来看,TCL中环(002129/SZ)预计2023年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减少44/47%-52/18%;晶科能源(688223/SH)2023年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增加147/59%-174/05%,但第四季度或同比减少最多55/5%,环比则降幅最高或达80/0%。

钧达股份同样没能逃过此劫,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钧达股份营业收入183/97亿元,同比增长58/65%,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5亿元,同比仅增16/64%。

根据业绩快报及三季报披露的前三季度业绩计算,第四季度,钧达股份营业收入约40/16亿元,扣非净利润由正转负,约为-9/97亿元。

而先业绩一步变脸的,是钧达股份的市场表现。

自转型光伏以来,钧达股份股价一路走高,至2022年11月9日达到最高点190/28元/股(前复权),涨了十倍不止。此后逐渐走低,到2023年5月后有所回升,但好景不长,2023年7月起一路下行,截至2月21日收报59/73元/股,总市值136亿元,较最高点几乎“膝盖斩”。

敬告读者:本文基于公开资料信息或受访者提供的相关内容撰写,洞察IPO及文章作者不保证相关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和准确性。无论何种情况下,本文内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抄袭!

免责声明:
1. 《光伏“赚钱魔法”失效?钧达股份四季度业绩变脸谋求港股I...》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