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 璧:黄卷青灯下的小***——战斗的历程(1)

时间:2024-02-23 10:37:49  热度:0°C

一九三九年一月,***在五届五中全会上,制定了一整套“溶共”、“防共”、“限共”、“***”的政策,接着发动了第一次、第二次******。

他们“背向日本,面向边区”,置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于不顾,却把***和八路军作为主要敌人。

他们在陕甘宁边区搞“内部的 点线工作’,外部的 ***工作’,並且还准备军事进攻”,企图破坏***,取消边区人民政府,实行所谓的“统一”。

为******特务的点线渗透,陕甘宁边区保安处曾先后在边区周围加强了情报工作。在北线,一九四○年以李启明为首开展了绥蒙情报工作,对外叫“三边”警备司令部联络科,黎光任科长,葛申任副科长。

一九四四年二月,由延安民族学院调我到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工作。就在这种***形势下,我开始了***工作历程。

1945年4月“七大”前,党***预计在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后,我们同***在华北、东北会有一场大的争夺战。为了配合这场决定中国命运的战争,必须把情报工作做到前头。

因而,陕甘宁边区保安处决定调派一大批干部潜入绥察敌占区以充实、加强绥蒙情报工作。

当时,人员由党***统一选调。凡傅作义和董其武的老乡或绥远籍的与他们的部下有关系的人,以及能在绥远落脚、又适合做情报工作的都在选调之列。我就是在这次被选中到家乡做情报工作的。

1945年4月的一天,李启明同志找我说:“***上决定派你到三边情报站去工作,你看怎样?”我欣然同意了。

可是过了好长时间,仍没调动消息。我实在有点等不及了,闲着没事,就每天给厨房担水,给同志们扫院子。

盼望的日子终于来到了。一天,李启明同志把我叫去说:“小刘,你到伊盟乌审旗大石砭庙当***去吧”!

这太叫人意料不到,也太叫人想不通了。我的脑袋嗡嗡响。我想起了我那个信佛的家庭,以及那耗人青春的毫无意义的佛事和教义。

正因为我十分厌恶这些,才在哥哥洪雄的引导下,毅然决然地脱离了家庭,远别亲人走上了***的道路。

但谁能想到,在这***的大本营延安,我竟然又要步入空门。

李启明同志看见我目瞪口呆的样子,笑着说:“小伙子,是不是怕娶不上媳妇,生不成胖小子?不要担心,不是让你当一辈子***,是让你去学会***那一套,以***的身份作为掩护,去搞***工作”。

我说:“我不是蒙族,又不懂蒙语。”李启明同志说:“鬼子早在 九·一八’事变前就将日本儿童放在草地生活,待他们成年后再回日本接受特务训练,然后派到内蒙的召庙上当***。

鬼子这一手可真厉害。现在***上派你当***,就是针对鬼子的间谍活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员当***是为了***日特的间谍活动。

你想,干我们这一行,总得有点拐弯摸角呀!你不要以为当***没有什么,那里除了唯心和迷信的东西以外,在医学,天文学和文学***方面,还有不少玩艺儿。

你年轻,肯钻研,把全部精力花进去学吧!要争取在尽短的时间内,使自己成为一个有学问的***”。

接着李启明同志向我介绍说:“你到那里拜毛劳掌不素为师,他与毛***同志是拜把子弟兄,与伊盟盟委***赵通儒的关系也不错。他在大石砭庙是靠本事吃饭的,医道不错,能给人看病。

他念经念得好,所以他是文泽***,就是专管念经的头头。这些,你去了会比我了解得详细。你去了以后,一定要发挥一个***员的作用,用我们党的民族政策温暖他的心,争取让他也走上***的道路。”

李启明同志虽然耐心解释,说得那样恳切,但是我对这项工作的意义仍然认识不清。

不过在那种年代,一个***者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也会非常坚决而愉快地接受上级交给的任务。

两天后,我便出发了。

在茫茫的大沙漠里,我找到了伊盟盟委赵通儒同志。经他介绍我到了大石砭庙,投拜在我的师父毛劳掌不素的门下。

毛劳掌不素中等个子,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充满智慧之光。听赵通儒***说,他不仅到过延安,而且到过拉萨。

在***中,到一趟拉萨,相当于我们汉族青年出国留学一趟。加之他有真才实学,所以不但在大石砭庙,就是在周围十几座庙里也是享有盛名的。

我在毛劳掌不素的监督下,首先摩顶受戒。其戒律大意是对佛要虔诚,不杀生,不***,不贪人间富贵。我当时想,对这些戒条,如不***,不求功名利禄,我都可以做到,只是对不杀生这一条做不到。

对于汉***走狗,对于日本侵略者,对于***人民为非作歹的家伙,我一直寻求杀机。我心里想,在表面上我可以按你毛劳掌不素说的做,可是我有我的信仰。

从此,我就干起一个小***应该干的工作。每天早晨五、六点钟就起***,挑水、熬茶,尽我的一切力量侍候毛劳掌不素,讨他的喜欢。我基本上等于他的勤杂员。

每天上午有点儿空闲时间,他便教我念经。***大部分是用藏文写的,也有少部分翻译成蒙文。我开始学时,对于那些字很难摸到规律性。

我从小连一句蒙话也不懂,在这儿学念经,就等于从头学习两种文字,真是困难重重。

毛劳掌不素开头教我几天,看到效果不好,以后就改变了方法;首先教我学蒙语,並且先从日常生活用语教起。

毛劳掌不素对徒弟要求比较严。其他徒弟经念得不对,他就用板子***心,打得徒弟眼里直流泪。他对我却比较宽和,念不来也不打,这大概是看在毛***和赵通儒的面子上吧。

或者是他心里清楚我是***的人,要求应该不同。我这个人比较要强,小时候学习成绩不错,学习的积极性和自觉性都比较高。

在这里,我除了干好勤杂工作以外,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蒙语和***上,可是成绩仍然不佳。

毛劳掌不素有时给我讲经,我虽然集中注意力听,但总是记不牢。因为***从语言和内容上看,和现在生活相距实在太远了。

我当***时用的教名是阿尔太青格尔,翻译成汉语是金柜·酥油炒米·黄卷青灯,在这个沙漠里的召庙上我度过了三个月。

有一天,赵通儒***来了,他悄悄地告诉我说:“小刘,上边来信让你回去,明天你就准备和毛劳掌不素师父告别吧!”

大石砭庙周围有一片榆树林,第二天,毛劳掌不素把我送出那片树林,又在前面的一片草滩上和我恋恋不舍地话别。

他说:“阿尔太青格尔,我的好徒弟,你如果继续学下去,一定能成为一个有学问的***,半途而废太可惜了。

你回去和掌柜的好好说一下,你想回来,再回来吧!”我答应着,也真诚感谢师父的一片好心,但我内心向往的可是另一番天地呀!

我给毛劳掌不素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我走后,听别人告诉我说,毛劳掌不素有时和朋友在一起,还念念不忘地提起我。

他常说:“***里,就是娃娃也是有出息的,不一般的,更不用说毛***、赵通儒这些大***了。”

大石砭庙有个规矩,每年八月全庙的***要念三天经,其目的是为了一方黎庶消灾祈福。毛劳掌不素要念四天,多念一天是给***念的。

因为同情***,毛劳掌不素不久便成了陕甘宁边区的参议员。延安、三边失守后,他还跟着伊盟支队在陕北转战。

后为乌审旗政协委员,算是宗教界的开明人士。在前年病故时还念念不忘***的宗教政策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刘 璧:黄卷青灯下的小***——战斗的历程(1)》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