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内容 » 一个异常能卷的***

一个异常能卷的***

时间:2024-02-13 10:35:35  热度:0°C

(晋武帝羊车游后宫图)

古代皇帝,那都是三妻四妾很常见,数百佳丽很寻常,碰上那种特好女色的,比如唐玄宗(前期)和晋武帝,这两位皇帝的后宫嫔妃数量,拉出来组成一个师团没有问题。

封建帝制时代,皇帝就是***的象征,而拥有***或者成为***本人就代表着你能享受到更多的社会资源。

当然,古来痴情皇帝也有不少,比如明孝宗朱佑樘,凡在位一生,就孝康敬皇后张氏一个女人,除此之外,什么贵妃,嫔妃,贵人啊通通没有,可以说是结结实实的把一夫一妻制贯彻到底了。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皇帝的女人虽然很多,但是在法理上来讲,什么皇贵妃啊,贵妃啊,这个妃啊那个妃啊,那都只不过是皇帝的“女人”而非皇帝的“合法妻子”,如果要做皇帝的合法妻子,那就只有成为皇后。

所以,虽然宫女下人们见到了皇帝的妃嫔们都要唯唯诺诺,都要伏地跪拜,甚至就连外臣见了妃嫔也要行大礼,但是以嫔妃之尊贵,她们的“贵”不过是对外的,在皇帝的层面来讲,在未成为皇后之前,她们都是至卑至贱的存在。

皇帝可以让她们***富贵,让她们走上后宫的顶点,让她们成为聚光灯加身的大明星,但皇帝也可以一句话就把她们打入冷宫,***她们所有的***。

但是历史上有这么一位皇帝,偏偏把自己和妃嫔的身份来了个对调,被自己的嫔妃给“奴役”了,这位皇帝,就是齐废帝萧宝卷。

萧宝卷,南齐的第六位皇帝。

皇帝生平最喜欢的一位妃子,叫做潘玉儿。

(明代历刻百美图中的潘玉儿)

这个潘玉儿,出身非常普通,父亲是走街串巷的商贩,她自己有些姿色,于是到***做了歌女。

很多南齐的史书上都记载潘玉儿艳丽动人是妩媚无比,但是作者多少看过一些流传的潘玉儿的画像,感觉长得也就那样。

潘玉儿做歌女的时候,南齐正是萧宝卷***。

这个萧宝卷,从出生下来就有个口吃的毛病,说话很成问题,这种其实并不能算特别要命的***却始终让萧宝卷承受了巨大的心理负担,所以这孩子从小就有点仇视社会。

他青少年时代不喜欢读书,不爱学习,每天在宫里除了睡觉就是胡闹。

我们翻遍萧宝卷的本纪,从来没看到过他有过在***里讲学致知的时候,这哥们唯一一个能够长期坚持下来并且被史***载过的事情,就是他喜欢拉着宫里的一帮侍卫,到宫里四处的犄角旮旯里去捉老鼠,而且往往一捉就是一晚上。

子不教,乃父之过。

萧宝卷做太子的时候,南齐的皇帝是齐明帝萧鸾,您别看这哥们叫齐明帝,但是他可一点都不贤明,明帝一生最大的***特色就是残杀皇室宗族,基本上南齐萧氏,也就是皇帝的这一帮亲戚们,那是被明帝给杀了个遍。

老父亲忙着巩固帝位,忙着排除异己,忙着磨刀霍霍,他根本没有时间教育儿子,如果说这位父亲对儿子有所教育的话,那就是明帝在驾崩的时候,把自己做皇帝总结出来的堪称“极品”的心得告诉了萧宝卷:

做事不可在人后。

(齐明帝萧鸾 形象)

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让萧宝卷凡事都要先下手为强,要敢于动手,敢于杀人,敢于掌握主动权。

您瞅瞅,哪儿有这么教育儿子的?说白了这明帝精神也有问题。

经过老皇帝这么一顿教育,萧宝卷果然老老实实的继承了父亲弑杀的毛病,对着皇亲贵胄和王公贵族是一顿滥杀,统治阶级和官僚阶级让他弄了个够呛之后,皇帝又跑到民间去撒野。

皇帝到了民间,光是抢钱抢女人还不算,他每到一地,还总要把当地的居民们全部遣散,而且为了防止这些百姓在自己走了之后再返回来,他还会命令军士们把房屋全都拆掉。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萧宝卷结识了在***卖唱的潘玉儿。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看了潘玉儿一眼,从此后萧宝卷是再也忘不掉她的容颜,皇帝这就算是爱上了。

我们知道,在没有遇到潘玉儿之前,萧宝卷后宫中的女人也很多,他也十分***,但是因为性格问题,萧宝卷很难对女性动真心,所以皇帝在后宫里往往是始乱终弃,见一个爱一个,爱两天之后再爱下一个,说白了,宫里的女人,那只是萧宝卷的玩物。

但是,自打遇到了潘玉儿之后,皇帝就完全被潘玉儿给征服了。

首先,萧宝卷把潘玉儿从民间弄到宫里之后,开始给潘玉儿买房,也就是盖房子,皇帝耗尽财力,把自己修陵寝的钱都提前支了出来,浩浩荡荡的给潘玉儿盖了神仙,永寿,玉寿三座宫殿,只为了让潘玉儿住的舒心。

其次,为了在日常生活中能让潘玉儿得到满足,萧宝卷穷尽自己的能力,从天下各处搜罗奇珍异宝赏赐给潘玉儿。

金银翡翠,玛瑙琥珀,绫罗绸缎,奇珍异兽那就不用说了,萧宝卷可以说是有什么给什么,让人惊奇的是,萧宝卷给赏赐给的实在是太疯癫了,我们看来这段记载:

外国寺佛面有光相,禅灵寺塔诸宝珥,皆剥取以施潘妃殿饰。

寺庙里佛像身上的金粉,刮下来给潘玉儿化妆用,古建筑物上的配饰,但凡是好看的,全都拆下来给潘玉儿装饰宫殿。

(宫中集市)

最后,潘玉儿这姑娘还挺念旧,因为他爹当年是闹市里的小贩,她荣华富贵的日子过惯了,经常想要重温旧梦,所以萧宝卷干脆在宫里给她装修出了一个一比一的仿真集市,让宫女啊,宦官啊扮成小贩,然后潘玉儿做这个集市的管理员,萧宝卷则给潘玉儿打工,做集市的副管理员,专门担任被潘玉儿呼来喝去的这么一个角色。

这种怪异的皇帝和嫔妃之间的关系,在很多事情中被慢慢的放大了。

比如,萧宝卷和潘玉儿出游,潘玉儿竟然能坐着轿子在前边走,而萧宝卷只能骑马在后头走。

而且,自打这个萧宝卷跟潘玉儿认识之后,他特别热衷于带着潘玉儿出宫巡游,他自己把自己定义为潘玉儿的仆从,所以每次到民间的时候他心里也犯嘀咕,也觉得这样有损自己的脸面,但是萧宝卷就是“享受”这种状态,所以他很矛盾,他更害怕民间的百姓看到他这个样子,所以如果他带着潘玉儿出游遇到百姓,他一定会把百姓给杀掉,所以很多地方上的***们一听到萧宝卷从宫里出来了,立刻就会把治下的百姓疏散到别的地方,或者干脆让他们藏起来。

可是出游嘛,讲究的就是一个热热闹闹,潘玉儿一出宫发现街道上空无一人,当时可就来脾气了,立刻抄起一根碗口大小的棍子对着萧宝卷就是一阵猛烈的击打(主要以击打萧宝卷的后背为主)——妃子动手打皇帝,这您见过么?

别说您没见过,萧宝卷也是一愣,咱就说我爱你我宠你,你也不能这么造次啊。

但是,萧宝卷嘴上说着不乐意,可身体却十分诚实,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潘玉儿狠狠的打他。

这个记录南朝齐历史的史书,叫做《南齐书》,而《南齐书》本纪第七,记录的就是萧宝卷的生平,作者恰好看过不少,其中之荒诞魔幻离奇,那简直是让人开了眼了,这样的皇帝,倒台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以前某位作家曾经说过,一个再***的人,你也可以从局部找到他的优点,但是您就算是拿显微镜看萧宝卷,也只能看到一句话,那就是: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昏君。

(齐废帝萧宝卷 形象)

***方面毫无建树,因为朝廷里能干的大臣都让他给杀完了。

军事方面平平无奇,因为皇帝最大的爱好就是胡作为非,他压根就没有平定北方的志向。

文化方面,他天生口吃,根据他的行为可以推断,他本人的智力也不会太高,所以他自己没有著作,更没有能力去发展文教。

民生方面,除了残杀百姓的血迹斑斑之外,无一善举,而科技农业等方面,凡萧宝卷在位时,南齐人心丧乱,国势渐衰,赋敛繁苛,他本人又大兴土木,整个南齐可以说是水深火热。

“单纯”的萧宝卷认为,自己只要像父亲明帝那样挥动屠刀,只要他杀人,只要他不断的发动***清洗,就算自己昏庸突破了天际,自己也永远是南齐的主人,因为在他沉默寡言的时间里,他以为秩序就是由鲜血和屠戮而建立的。

可他不知道,凡善用刀剑者,往往死于刀剑之下。

暴虐无道能使萧宝卷感到快乐,那么暴虐无道同样会让萧宝卷感到痛苦。

因为,凡事都是相辅相成,皇帝在快乐的时候,痛苦就已经在酝酿了。

***三年后,南齐雍正刺史萧衍起兵反抗萧宝卷的统治,萧宝卷兵败,最终被杀。

昏君死就死了,倒有人关心那个受尽了萧宝卷万千宠爱的潘玉儿的下场。

如果说萧宝卷是古代昏君的典型人物,那么这个潘玉儿就是古代后妃中的反面教材,但是有意思的是,生前跟着萧宝卷无恶不作的潘玉儿,在萧宝卷死后,却放弃了求生的***。

萧衍本想要把她送给自己手下的将领做妻子,结果被潘玉儿断然拒绝。

潘玉儿说,我受萧宝卷的恩遇,是君王的女人,怎么能嫁给一个下人?所以我宁愿一死,也不愿意受此屈辱。

最后,潘玉儿选择了自尽。

筹谋捕鼠夜未央,萧郎何曾惧潘娘。

围墙既合刀临颈,犹贪金银与日光。

石火光***,沧海桑田,我们无从知道潘玉儿是为萧宝卷对她的盛宠而死,还是怕自己嫁给下人之后日子没有以前那么好过所以才选择了死亡,我们只知道,随着楚腰卫鬓的一代妖妃自挂东南枝,南北朝,终于从南朝宋和南朝齐的凶残***中,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免责声明:
1. 《一个异常能卷的***》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