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泰 口述:战斗经过——伊盟事变乌审旗战役回忆(3)

时间:2024-02-23 10:36:58  热度:0°C

胡逢泰 口述 宋海潮 整理

战斗由4月21日开始至5月l7日结束,前后经过17天,兹逐日叙述如下:

4月21日晨,步骑联合由“索口”出发,向乌审召前进,在行军的一天中,未遇见情况。下午5时许到达乌审召附近,步兵先头***发生战斗,激战约15分钟,尖兵排长受伤,阵亡士兵二名、受伤者甚多。

此时何文鼎师长让我派骑兵两连向侧后迂回,占领乌审召,准备今夜在乌审召宿营,否则今夜还无宿营地点。

我遵命派骑兵两连从西边迂回包围,经过短时间的激战,保安队撤退,***遂占领乌审召,当夜在乌审召宿营,并得知情况如下:

乌审旗保安队原拟在乌审召防御两天,将***军困在缺水、缺粮的沙巴拉地带,待其饥饿疲劳以后,再诱使前进200余里到无水地区,空室清野,一举歼灭。

但战斗不久,保安队即被击退,这是他们始料所不及的。

4月22日,何文鼎命令***在乌审召休整一天。这一天我在召内巡视,发现二十六师***,翻箱倒柜,抢劫东西,破坏门窗,打毁神像、剥去神像身上衣服,纪律之坏,不堪言状。

这种事情虽然是步兵干的(新二十六师原系陕西杂牌***编成,纪律***),但是骑兵驻在这里,我害怕事后泾渭难分,背上黑锅,上级处分时无法分辩,于是召开排长以上军官会议,约法三章。

我说:这次作战无论任何人不得拿老乡一针一线,否则就地***,明早出发以前,必须将驻地打扫干净,借物送还;损物赔偿,烧柴和马草,按价付款。

在******前,让向导翻译领上***,检查住室是否短少东西,宁可迟***也得弄清楚。这样检查还不算,在******后,官兵都得将衣服解开,将自己携带物品摆在前面,仍让向导领上***检查,看看有无他们的物品。

蒙民和***用的东西和穿的衣服,与我们大不相同,他们用的东西是刀、勺、木碗,穿的是红、黄、紫色的,这些东西和衣服官兵都没有,一目了然,很好检查,让向导和***看个明白,以便将来作证明。

今后无论住在召庙或老乡家中,都照这个办法检查,这样事后我们骑兵就不背黑锅,向导也能给我们作证明。当时这样做,并不是从维护人民利益出发,而是我个人害怕因此而受到纪律处分。

4月23日晨,***奉命向乌审召以南100余里的梅令庙前进,因为梅令庙驻有新二十六师一个营,事变以后失掉联系。***先向梅令庙前进,拟和这个营会合以后,了解情况。

但在百里之内全系沙巴拉,没有人烟、没有水井,***吃饭休息就在沙漠内自掘水井找水喝,吃自己携带的干粮。下午黄昏时到达梅令庙,得知情况如下:

根据驻梅令庙新二十六师营长报告:乌审旗事变发动后。保安队对梅令庙攻打过两次,该营据庙抵抗,集中六零迫击***射击,将其击退,他们目前主力退到何处,尚不明了。

何文鼎问:“你们为什么不来报告?”营长说:“前后派出八个传令兵向师部、团部送报告,都被蒙民游击队捕获杀害。现在单人不能行走,因为蒙民普遍***起来,组成若干游击队,到处伏击、打冷***,捕杀行人。”

何文鼎根据情况召集***长会议,研究作战计划,当时决定,电令驻札萨克旗王府的新二十六师岳团于4月25日出发,由东向西扫荡,向梅令庙前进,总指挥部率二十六师两个团及骑兵二十一团,于四月二十五日出发,由西向东扫荡,向札萨克王府前进,先将伊盟东西各旗隔离开,使他们不能联络,不能互通消息。

如在途中遇到沙王,劝他回旗,事变就容易解决了(实际沙王此时已向鄂托克旗阿拉庙走去)。

4月25日晨,***由梅令庙出发,骑兵在前,步兵在后,经过的地方,凡是蒙民已经逃走无人居住的房屋和蒙古包,都被破坏和烧毁。

但在当日夜间宿营汇报情况时,大家认为这种办法不恰当,因为既要招抚蒙民安居乐业,不参加变乱,而又将他们的房屋烧毁,让他们回来如何安居呢?因此决定自明天起,不论蒙民在家与否,一律不准破坏和烧毁,完全改为安抚政策。

4月26日,骑兵在前,横正面搜索前进,各连都遇有情况,有的遇到十几个,有的遇到几十个,都是蒙民游击队,当即包围缴械。

所缴***支多系***瑟、套筒、***等。对俘虏人员讲话以后,立即遣散。马匹低小不合***者,仍让他们骑去。

在前进中,为预防蒙民游击队在沙巴拉,红柳中伏击和奇袭,预先规定:遇有复杂地形,不管其中有无潜伏的敌人,先用机关***盲目扫射一阵(携带***充足)。

在这样盲目扫射之下,果然将潜伏在沙巴拉、红柳中的游击队打的跑出来了。据俘虏回来的蒙民谈,他们认为***军有反光镜,可以照见沙巴拉、红柳内的人员,这是受盲目射击后的猜想。

4月27日,***仍然用广正面队形搜索前进,在复杂地形中遇到的潜伏游击队,有的坚持抵抗,有的机动游击,还有的因为自己衣服的颜色和沙漠不同,就把衣服脱掉,光着身爬在沙漠中,作为他们隐藏的保护色,坚决战斗。

这一天虽然把一部分游击队缴了械,但乌审旗保安队的主力还没有遇见。

本日正前进途中,遇上新二十六师岳团,正向西扫荡前进,何文鼎问明情况后,仍令岳团按原计划向梅令庙扫荡前进,他率步骑兵仍向札萨克旗王府扫荡前进。

4月28日,***以广正面队形向东搜索前进,途中未遇到情况,顺利到达札萨克旗王府。

在4天的行军中发现一个问题,就是为维持***纪律,原来规定的***打尖、宿营所用的柴草,都要按规定付价,但这四天所过的地方,人民都逃避一空,无法付价,以后应如何办呢?

经过研究,认为在老乡家中留下钱,会被别人拿走,最后决定在老乡家中留下欠款条,写明用柴若干、用草若干、应付款若干,在事变平息以后,凭条到骑七师二十一团取款,将字条贴在墙上,使老乡容易看见。

4月29日,***由札萨克旗王府向西返回,经过4天的行程到达梅令庙。

在这4天中,***所用的柴草遇见家中无人时,都留下欠款条子,实际上这是沽名钓誉欺骗老乡的办法,战后没有一个老乡到***取欠款、只是搪塞上级,欺骗人民。

5月2日,回到梅令庙宿营。此时有人向何文鼎反映:多日以来骑兵纪律较好,步兵纪律不好。何为了维持纪律拟抓一个典型,杀一儆百,以整军纪。

恰在他出去巡视时,正遇上二十六师一位排长拉着老乡的一只羊,何文鼎喝令逮捕,怒气冲冲的要***毙。许多幕僚人员求情都不允,一位参谋来请我去求情,我很为难,但又不能不去。

见了何后,他怒气还未息,我说:“某排长违犯纪律,罪有应得,应把他送到军法处法办,师长不必亲自***毙他。”

在我说话以后,何怒气稍息,他说:“看在胡团长面上将他送军法处法办。”这是何文鼎惩办步兵要骑兵来看,以证明他不是不注意军纪。

5月3日晨,***由梅令庙出发,向西前进,途中未遇到大的情况,但打冷***的很多,***由沙岭和红柳林中不断飞来,经过搜索又找不到一个人,就这样被冷***打死打伤十几个士兵。

5月4日,途中打冷***的更多。我和团部向导刘虎羔正并肩行进中,一颗***突然飞来,擦伤刘虎羔脖颈的皮肤,他虽未受大伤,但危险极了。

为了不迟滞行军速度,我命令***勇往前进,不要怕冷***打死打伤。本日得到的情况是:乌审旗保安队主力拟在王府附近和我军决战。

我们在夜间汇报情况时,研究了明天作战计划和***,准备明天战斗。

5月5日晨,***出发,步骑并进,步兵靠左,骑兵靠右,预计本日行程超过王府,***一律不住王府,步兵进到王府西南地区宿营,骑兵进到西北地区宿营。

本日骑兵前进队形,以连为单位集中使用,以两连为第一线,另两连为第二线,预先规定,遇上保安队主力,第一线连立刻乘马冲锋,第二线连两翼迂回包围,使保安队措手不及,没有还手机会。

果然在前进中约距王府20多里的险要地点,遇上保安队主力据险阻击,发生了战斗,骑兵第一线连立刻冲锋,第二线连由两翼迂回包围,经过激烈战斗,保安队官兵虽然奋不顾身,英勇战斗,终因******,众寡悬殊,伤亡甚重,不支撤退。

他们下马徒步战,没有牵马的人,将马拴在附近树上,情况不利时即乘马而跑。当时看见他们撤退的方向是分两股,一股向正西退走,一股向西南退走。步骑兵追至王府以西到达预定宿营地点,停止前进。

下午何文鼎在王府召开会议,他害怕***纪律不好,驻在王府会发生破坏抢劫的事情,为了免得再蹈沙王府掘地三尺的覆辙,因此规定***一律不驻王府。

当时有人提议说,王府不驻***,如果夜间有人偷窃王府东西,何人负责呢?于是何文鼎决定令我派一连人驻在王府,我很为难,不得已派第一连住在王府,将大小房门***,派卫兵守卫。这样算是维持了王府秩序,没有受到大的损失。

5月6日,***继续向西前进,行至两座大沙岭地点,何文鼎命令***停止前进,给步骑兵各划一个大圐圙搜索,准备夜间宿营。

***为什么在此停止不西进呢?据何文鼎说:“乌审旗东西部仇恨很大,向来是不合作的,现在***继续西进,反使乌审旗东西部合作起来,因此暂时停止西进,观察情况以后,再决定行动。”

本日下午,我在沙岭上观察,发现沙岭下有一个村庄,用望远镜细看,又发现村内有人马行动,我拟派***到村内搜索,但一考虑***如由大沙岭正面下去,恐遭村内伏兵腰击,于是决定令***由大沙岭两侧绕下。

又鉴于绕行道路太远,不得已集中全团八二迫击***从沙岭上向村庄周围射击,实行威力搜索。正射击间,看见村内出来一伙人马约数十人,秩序很整齐的乘马向北走去,我令***立刻向村庄前进,随后我也赶到村内,向两位老乡询问情况,才知道刚才出走的一伙人,正是奇玉山和他的嫂子、小王爷及仕官卫士等。

此时我喜出望外,认为打了十几天,今天才知道护理札萨克、保安司令奇玉山的行踪。我问老乡:“他们到哪里去?”据说,他们先到正北20多里一个亲戚家暂住,如果我们***继续西进,他们就拟出走鄂托克旗。

我听了以后,立即领上两位老乡见何文鼎,说明情况以后,何也非常欢喜,并说:“我和奇玉山是盟兄弟,我给他写封信,请他回来。”

当时就写了信,大意是:希望他迅速回来,愿以身家性命保他无事,如迟误拖延,我们就要进军等语。信写妥后交给两位老乡送去,***即在原地宿营,等候消息。

5月7日上午,奇玉山自己来了,和何文鼎见面以后,说他是被人煽动,误听谣言,传说陈长捷要杀尽蒙古人,因此才发动事变。

何文鼎安慰他许多话,力保他无事,请他写信派人去接小王爷和眷属等回来。奇玉山当天住在何文鼎的指挥部,等待翌日一同回王府安置。

5月8月,何文鼎偕同奇玉山等一同回到王府,何文鼎请奇玉山安置,谁该住那里就住那里,损坏的地方即刻修理,逐渐恢复了王府秩序。

5月9日,何文鼎请奇玉山下命令,让保安***各回驻原处,仕官们各执行职务,蒙民们各回家中,就这样平息了事变,恢复了乌审旗秩序。

何文鼎电报傅作义及有关方面说:乌审旗事变已经平复,奇玉山等已经回到王府,一切秩序恢复了正常。

本日我请示何文鼎说:“骑兵驻在乌审旗,缺乏草料,如何处理?”何即电傅作义请示,傅复电说:“骑七师由朱钜林师长率领,已经渡过黄河,现驻伊盟公尼召,令骑二十一团胡逢泰部,开往公尼召归还建制。

#artContent h1{font-size/16px/font-weight/ 400/}

免责声明:
1. 《胡逢泰 口述:战斗经过——伊盟事变乌审旗战役回忆(3)》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