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男子为父迁坟,墓中发现无名尸骨,牵出桩生父害子案

时间:2024-02-23 10:36:34  热度:0°C

事件回顾:2003年12月25号,内蒙古的桑奇和哥哥两兄弟来到田地里给父亲迁坟。就在两人挖开泥土,看到父亲棺椁的一刹那,却意外发现一个来历不明的包裹。打开包裹,眼前的东西让两个男人不寒而栗。这是一堆白骨,紧接着后续牵扯出一桩“生父杀子案”。

壹,为父迁坟,棺椁惊现他人白骨。

冬日的寒风愈加凛冽,由于母亲刚刚过世,桑奇和哥哥来到田里,他们想着给父亲迁坟,把已经亡故5年的父亲和母亲合葬在一起。两人找人算过,今日宜迁坟。可就在两人挖开泥土时,却意外发现一个来历不明的包裹。打开包裹,眼前的东西让两个男人不寒而栗,这竟是一堆白骨,紧接着两人立即报案。一向警觉的办案人员立刻觉察出,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案子,很有可能就是害人抛尸案,于是几名办案人员赶紧去到现场。已等待多时的桑奇和哥哥脑子里全是白森森的尸骨。虽是正午,阳光沐浴着大地,但是兄弟两人却感觉脊背发凉。看到警车停下,他们心里才感觉踏实了许多。***立刻将现场***起来,叫哥俩暂时别挖了。看着地上带着血迹的衣服,还有旁边的尸骨,***觉得这件事并不简单。衣服是男性的,还带着血迹和被烧的痕迹,尸骨已经完全看不到死者的样貌,但是可以清晰看到尸骨的肩关节、胯关节、髋关节上有明显的砍痕和切痕,而且头部和躯干是分开的。所以警方初步推断,这应该是一场他杀案。死者被害以后,又被***,然后偷偷藏在别人的墓里。但是,这只是推断,一切结果还要经过法医鉴定才行。几天以后,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死者确实是一名男性,身高172cm,年龄在30岁左右,死亡时间已有5年,从受伤部位来看,排除***可能。看来,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凶手是谁,与死者有多大的仇恨?以至于要在他死后***,弃之荒野,连死都不得安生!

贰,人口失踪:朋友妻,偏要欺。

想要查出凶手,首先就要确认受害男子的身份。办案***翻看了近5年来所有的害人案件和人口失踪案件,都没有发现符合条件的疑似受害者。看来,想要查出***并没那么简单,***只好采用最笨最慢的方法,逐一对村庄摸排查找。警方以发现尸骨地为中心,从方圆3公里范围内的2000多户居民展开地毯式的寻访。日子一天天过去,案件毫无进展。办案人员也有些心灰意冷,难道真的就让受害人死不瞑目吗?还好,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多月后事件迎来了新的转机。走访的办案人员在附近村子筛查出两个5年前莫名失踪的人。一个是羊倌梁兵,父母双亡,没有娶妻,靠给别人放羊维持生计。梁兵失踪时30岁上下,身高恰巧在一米七左右。那么,受害人会是梁兵吗?据村民回忆,梁兵虽然是光棍,但是平时也注意形象,把自己收拾的很利索。在村里没有亲戚,但是有一个交情不错的朋友,叫李正奇,两人以前经常一起吃饭。在1998年的冬天晚上,梁兵和李正奇好像闹矛盾了,两人在李正奇家打了一架,然后梁兵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办案***觉得李正奇有重大嫌疑,赶紧带人去李正奇家核实情况。李正奇和梁兵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在李正奇结婚后就去了外面打工,中间偶尔回家。看梁兵一个人过日子也是可怜,李正奇每次回来都会叫梁兵来自己家吃饭。吃饭必定叫妻子准备好酒好菜,两个人把酒言欢,细数以前的美好时光。但是,***在李正奇邻居那里了解到,梁兵好像后来做了什么“对不起”李正奇的事。本来,在村子里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好事者的眼睛。有人看到,李正奇出门打工后,只留了妻子一人在家。但是梁兵却没事就跑到好哥们家里去,而且一待就是一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个是单身青年,一个是刚结婚不久的俏娇娘。这,不免让人想到些什么。时间一长,李正奇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刚开始,他是相信自己老婆的。但是,随着不堪的言论越来越多,他越发忍不住了。有一天结束工地上的工作,李正奇在工友的陪伴下喝了两口小酒。旁边同村的工友好心提醒了他梁兵的事。瞬间一股怒气涌上心头,李正奇摔摔打打,说自己老婆和梁兵没关系。回到宿舍后,李正奇越想越不踏实。当晚,在皎洁的月光下,李正奇骑摩托车赶回家。刚走到墙根下,他隐约听到老婆和一个男人说话。李正奇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脚踹开自家房门,冲进卧室,看到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在***上老婆和梁兵***,两人十分惊恐,李正奇操起凳子就朝梁兵砸过去。“朋友妻不可欺,你不懂吗?”李正奇愤愤不平。邻居家的狗听到打闹的动静,在院子里狂叫不止。李正奇的街坊四邻都被惊醒,但是无人敢去他家劝架。毕竟被人“戴绿帽”是个很不光彩的事情,更可气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最好的兄弟。邻居在自家窃窃私语,李正奇家的吵闹声过了一会儿就消失了。看到***找***,李正奇有些许慌张。问清来意后,他告诉***,在他家当晚,梁兵就趁机逃走了,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就算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也不会害他的。”李正奇一边叹气,一边说。那,如果受害人不是梁兵的话,梁兵这人跑去哪了?原本以为快要接近***了,谁知案件越来越迷雾重重。

叁,受害者身份无法确认,案件陷入僵局。

随着案件调查,警方也认为梁兵是凶多吉少了。但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还是联系了周边市县的派出所全力搜查梁兵的下落。就在这时,在白骨发现地点向西2公里左右的老龙湾村传来消息,说那个村子里有个叫王大壮的年轻人,自从1998年冬天以后就失踪了。警方看到一线生机,以最快的速度驱车到达老龙湾村。这个王大壮也是30岁出头,身高170左右。那,王大壮和案子有关系吗?村民说在1998年冬天,全家人都不见了。不过,王大壮的前岳父郝文明还在村子里,***就去拜访了他。老人点燃了一袋烟说起来:“一提到这个王大壮,我就来气。我闺女嫁给他,三天两头打我闺女。孩子心里憋屈,跑回家来住两天,这王大壮来接她回家也没好脸色。有一次竟然还想对我们老两口动手,实在没办法了,我闺女就和他离了婚。但是***以后,这小子也没消停,还是经常过来***扰我闺女!”郝文明一边说,一边抽着旱烟,讲到激动的地方就咳起来。警方从郝文明那里得知,最后一次见王大壮是在1998年冬天的一个夜里。那天郝文明和老伴在家,王大壮和他们争吵一番就走了。于是警方又来到老龙湾村长家里询问情况。村长说,当年王大壮父母说准备全家搬到包头生活,那天夜里之后,这一家人就都走了。警方推断,王大壮如果被害的话,两个老人应该不是王大壮的对手。此外,如果王大壮的父母找不到王大壮,应该也会报警查找下落。与此同时,办案人员联系了包头警方,确实在1998年冬天,王大壮一家人搬到了包头,但是不久以后王大壮就在包头青山区出车祸去世了。受害者排除了王大壮,就只剩梁兵了。不过在这段时间内,梁兵竟然也有了下落,他在几百公里外的另一个村子帮人放羊。梁兵说,自己做了对不起李正奇的事,没脸再待下去了。于是逃走以后就连夜离开村子,这一躲,就是5年……至此,案件进入了毫无头绪的阶段。

肆,案件告破,70岁父亲含泪掐子。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案子还是没有进展。就在警方失去信心的时候,一位老人的出现,让案件有了重大进展。在外排查的***遇到一个白发老人,他是附近村子里的一个靠算红白喜事过日子生活的风水先生。老人告诉***,附近有个枳机卜村,村里面有个年轻人叫刘永红,也是莫名其妙失踪的。得知消息的***喜出望外,经过多方打探,找到了失踪人刘永红的家里。看到***来访,眼前的老者显得异常平静。他就是刘永红的父亲,刘有福。面对***的询问,刘有福说自己的孩子没有失踪,去山西了。***问,那还能联系上他吗?刘有福给***倒上茶,眼神有些躲闪,支支吾吾的说:“这样不孝的儿子,联系有什么用。”***仿佛听出来老人话里有话,继续追问下去。刘有福叹了一口气,说:“***同志,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接下来的故事,让***大吃一惊。1974年,刘有福的老婆怀孕了,生下来一个男孩,取名为刘永红。刘有福当时已经有3个儿子了,本来想要一个女儿凑成一个“好”字,谁知道老天爷偏偏不怜惜他。一想到当时的家庭条件,等儿子成年以后还要给他盖房子娶媳妇,老刘夫妇心一横,就把刘永红送给山西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一直想要个男孩,把孩子送给他们,最起码不会吃苦。听说这家人后来对孩子不错,老刘夫妇就放心了。后来过了十几年,家里的条件好一些,刘有福的儿子相继长大。只是每当夜深人静,两口子还会想起当年那个被送走的小儿子。 每次在梦里,刘有福都会梦到小儿子刘永红光着脚丫跑过来,嘴里还喊着“爸爸”,只是每次都看得见摸不着,惊醒之后,枕巾已湿了大半。漫漫长夜,就在无尽的思念中度过。谁知不久,突然有一个年轻小伙找***来。“请问这里是刘有福的家吗?”“你是谁,找刘有福干什么?”“我叫刘永红,我来找我爸爸的。”小伙子说。老人看着眼前的小伙子,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儿啊,我就是***爸呀。”接着抱着刘永红痛哭起来。回到家以后,刘有福***全家人一起吃饭,和刘永红一一介绍家庭成员。平常的日子里,鸡鸭鱼肉不断,刘永红想吃什么,老两口就去买。也许是觉得对不起孩子,想把这份遗憾加倍补偿回来。更让老两口欣慰的是,刘永红也很懂事,经常跟着下地干活儿。刘有福逢人就说:“这是我小儿子,回来啦,回来孝敬我呢。”只是,过了几个月以后,老人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家里养的鸡鸭,经常少几只,抽屉里随意放着的钱也会莫名其妙消失。难不成家里遭贼了?突然有一天,一群穿着“很社会”的人一脚踹开刘有福家的大门。原来刘永红在外欠下赌债,这些人是来***要钱的。为首的是个光头,戴着大金链子,挥舞着长刀,极其嚣张的说:“老头儿,让刘永红快点还钱,否则就卸他一条胳膊!”老人心疼儿子,只好拿出积蓄给儿子还了赌债。谁知刘永红不领情,反而变本加厉继续去赌,而且开始对父母恶言相向,甚至翻出父母的存折,逼问存折密码。刘有福感叹:“造孽呀,这孩子不是报恩的,是回来***的。”他想尽办法联系到刘永红的养父,原来这孩子从小被惯坏了,后来染上了玩牌的恶习。从那以后,就开始偷养父母家里的钱。在一次争吵的时候,养父一气之下说出了刘永红是抱养的。 已经掏光家底的刘永红逼问出生父的下落,所以才有了***认亲的事。刘永红看到自己被揭老底了,索性也就不装了。成天缠着老两口要钱,要么就拿值钱的东西去卖……刘家的日子就这样煎熬着过下去。转眼间到了1998年的冬天,刘有福掏空老底,加上和亲戚借了一点钱准备给三儿子盖房娶妻。谁知被刘永红知道了,多次给老人伸手要这笔钱。老人已经看清这个儿子的本性,怎么会把血汗钱给他呢?在一个夜晚,刘永红醉醺醺的回到家,张口就要盖房的钱。刘有福自然不给,双方僵持之下,刘永红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同时掏出一把刀。只不过他起身太快,衣服拽到了取暖的炭火,随之烧起来。加上酒精作用,刘永红一时瘫倒在地。刘有福看这混小子要动真格的,如果再这样下去,一家人的生命都会受到威胁。于是心想,不能任这个畜生祸害家人了。于是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手死死掐住儿子的脖子。几分钟后,等到出去叫人的老伴回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但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后来,老两口和几个儿子一起处理了刘永红的尸体。故事讲完了,刘有福淡定对***说:“我跟你们走。”

写在最后:

经过DNA检测,死者确实就是刘永红。就这样,“草原白骨案”成功告破。最终,***判决这起案件的真正凶手刘有福,因故意害人罪获10年***。就算是亲生父亲,也不能逃避法律的惩罚。都说“子不教,父之过”,刘永红变得冷酷无情又怪谁呢?面对步入歧途的儿子,刘有福的做法是不对的。亲手害了自己的孩子,他内心也有诸多痛苦和无奈吧。

免责声明:
1. 《回顾:男子为父迁坟,墓中发现无名尸骨,牵出桩生父害子案》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