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了一个多月木工活,顾主不给工钱,后来我娶了...

时间:2024-02-23 10:36:58  热度:0°C
(本人所有文章都是原创首发,且只发在今日头条平台上,抄袭搬运必一追到底)讲述人/全意/整理成文/盐姐我是全意,今年59岁,是一位木匠师傅。我老伴比我小2岁,提起我老伴儿,当年我俩之间还有段稀罕故事哩!咋个稀罕法儿?下面我就给您唠一唠。 1987年,22岁的我学木工活正式出师,并在老师的推荐下成功接到了第一桩活儿。去五十里外的小胡庄给一户人家做家具,包吃包住,一天2块钱。当时我心里既高兴又有些担心,高兴的是我终于把木工手艺学成了,不但得到了老师的赞许而且还接到了一桩活,担心的是我能不能得到顾主的满意。那年冬天(利用农闲季节,村民们才会有时间)我按老师给的地址找到了这户人家。顾主叫胡白州,五十岁左右,小眼睛滴溜溜转,大嘴巴,***沉着脸不爱说话,给人一种不易接近的感觉。他家有三男两女,这次是要给他二儿子准备结婚用的柜子、***、桌子和椅子,还有他们堂屋正当门摆放的一套柜子。在老胡家干活,每天老胡都搬个凳子坐在旁边抽着烟、喝着茶、监督***活。我心想/有人监督没人监督我都是一刻不停地干活,我是有职业操守和良心道德的,拿了你的钱,干不够那么多活,我良心会不安的。 中间会有顾主的姑娘来送茶水,姑娘叫水灵,20岁了。长相一点也不随她爹老胡,似她娘,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圆脸蛋儿,一笑俩儿酒窝,两根辫子甩在背后,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她每次送茶,都看看我做的桌子,再坐坐我做的椅子,然后笑嘻嘻地夸两句,再然后就有一打没一打地问些我学木匠手艺的事儿。直到她爹吆喝着,丫头,去帮你妈做饭去。她这才一步一停地离去,走不多远还回头冲我一笑,弄得我很不好意思。那天,我在做那个大***时,在刨木料过程中出了很多汗,衣服搅着***活不利索,于是我便把外边的衣服一脱,只穿了件秋衣干。到吃晚饭时,我打起了喷嚏,我也没在意。哪料到夜里我突然发起了高烧,口干喉咙痛,浑身乏力。我拉亮了屋里的灯泡,强撑着穿好衣服下***,扶着墙慢慢挪到老胡住的堂屋门前,拍起了门。老胡两口子拉亮了灯,问清楚是我后,开门扶我进屋。当时家里又没有备药,老胡婶说用咱的老土方,她让老胡扶我回我屋躺下,她给我熬姜糖水喝。深夜这么大动静,睡在堂屋西间里的水灵也给惊醒了,她也跑前跑后忙碌着。我喝下一大碗姜糖水后躺好,老胡婶把被子给我盖好,然后就坐在***边守着我。 没过多久,我就出汗了。大家这才把心放下了,老胡回屋了,老胡婶坐着坐着也打起了盹儿,水灵忙搀她妈回屋睡,说她在这儿守着。我模模糊糊觉得,水灵烧了一大壶热水,把毛巾浸过后,敷在我脑门上,凉了换,重新加热。直到天亮我醒来时,她还在一遍遍地给我热敷着。我当时就红了眼眶,还有点不好意思,一个大姑娘家的,大半夜没睡,就这样一直守着我,用毛巾热敷帮我降温,我心里感动的唏哩哗啦的。水灵见我醒了,高兴地说,她去卫生室给我拿药,让我躺着不要动。在药和姜糖水的双重作用下,我的高烧下去了,他们一家人对我的照顾,我很感动,心想着等活儿干完结工钱时,我一定要少收些。我开始干活儿了,没曾想中午吃饭时,又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知所措。那天当我拿起筷子,习惯性地超起面条和菜搅拌时,筷子碰到了一物,翻起一看,碗底里卧了两个荷包蛋。这时我才想起,水灵端给我捞面条时,眼睛看了一下碗又看了一下我,然后神密地冲我一笑,又朝那碗面努了努嘴儿。我没声张,闷着头把两个荷包蛋都吃进了肚里。自从那日后,我每天中午都能吃到那藏在碗底儿的俩鸡蛋了。 时光如白驹过隙,第50天赶在晚饭之前,我做好了所有的活儿。那天晚上,老胡婶特意炒了几个菜,还有一盘子炒肉,还有一瓶白酒。晚饭开始前,双方都互相客气了一番。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老胡说我总共干了50天,100块钱,等吃过饭之后,让我帮他们把柜子、桌子什么的都归位后,他就把工钱付给我。我连忙说,给80块就行了,那20块是我为了感谢你们全家在我生病时对我的无微不至的照顾。老胡没说话,水灵忙抢过话茬儿,那怎么行,出门在外,谁都难免会有个头疼发热的,谁碰上了都会伸出手帮一把的,更何况还是为我们家干活?只不过是举手之劳,工钱该多少是多少,你就拿着。老胡婶眼睛盯着丈夫,没说话。我站起身打破尴尬说,我已经吃饱了,咱去摆放家具吧,摆放完,我还有几十里路要赶呢!大***、柜子、桌子、椅子都归了位,一切都刚好,可是等到摆放堂屋当门那套柜子时,却出现了偏差。按计划柜子是要两边都顶住墙的,不能留下空档,可现实是摆好之后,柜子和墙之间有三公分的空档。我瞬间呆了,心扑嗵扑嗵急跳,我自己量好的尺寸自己下的料,怎么少了三公分呢?此时的老胡脸上***云密布,老胡婶不敢发声,我把眼睛转向了水灵。水灵走到老胡跟前说/“爹,就差那三公分,不仔细看看不出来的。” “你小姑娘家的,懂什么!做之前我一再交代过他,两边不能留缝隙。留下缝隙不仅不好看,而且还很不好。”老胡瞪着他那双小眼睛没好气地斥责水灵道。“实在不行的话,让他再帮上三公分。”水灵出了个主意。“那不仅要毁掉木料,而且帮上的不是一体,我看见就烦。”老胡扯着嗓子吼。“那这也不行,那也不可,你说该咋办?”水灵也使起了性子说道。“责任在木匠,损失理应由他赔,用他的工钱来抵,两不相欠。”老胡下了最后通喋。我愿意拆下边,重新补上三公分,而且木料钱由我出,这个工我也不要钱,老胡还是不愿意。一旁的水灵起了急,大声嚷嚷着老胡,说他得理不饶人,人家木匠辛辛苦苦干了快两个月,而且还主动让出20元钱,你还这也那也的,分明是想赖账,欺负外乡人!老胡见自己女儿这样喷自己,气得脸红脖子粗,狂怒道/你是我养大的女儿,怎么帮着外人说话?“他不是外人,我……我……我要嫁给他!”水灵一句话出口,自己先羞红了脸。老胡被这消息炸懵了,转头盯着老胡婶,老胡婶摇摇头,又点点头。消息来的太突然,我在一旁也错手不及,脸上也微微发起热来。我看时间越来越晚,再争下去也没个啥结果,说了声,好吧,工钱我不要了,我这就走。这时,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老胡婶把老胡拉到了外边,我尴尬地看着水灵说,这钱不给也就算了,你怎么把自己的***大事和这牵扯在一起呢? 谁知道水灵直直盯着我的眼睛说,我是当真的,你呢?“我怕你爹不同意。”我也说出了埋在心底儿的话。水灵一听,立马走向我,只要你我愿意,我爹的事不用你操心。又等了好大一会儿,老胡夫妇走了进来,老胡婶走到我跟前说,小意,你实话告诉婶,你对我家水灵有那个意思吗?我郑重地点点头,说道/婶,惹能娶到水灵这样的好姑娘,是我的福份,请您和叔叔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她好的。那好,你回去后就请你师父来作这个媒吧。老胡婶叮嘱我一番。然后她示意我去向老胡道歉,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又用手抹了抹头发,咳了两声清好嗓子,壮着胆走上前去。“叔,都怪我粗心大意,把尺寸弄错了,对不起,一切都按您说的办,还请您原谅我这一次。”老胡这才正视着我说道/就按你婶说的办,这工钱就全当是你送的彩礼了,我这么好的姑娘嫁给你,白白让你沾了大便宜!还真是女大不由娘啊!我中了大奖似地赶回家,三天后师父便提着我父母给安排的礼品上了水灵家的门,一切都水到渠成。一年后,我把水灵风风光光娶到了家。新婚夜,我问水灵,当初丈母娘给老丈人说了啥,他就那么快答应了我们的婚事。水灵笑答,其实我娘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是没有点破而已。直到我爹为难你,我挺身而出护你,她才知道这事已成定局。常言说/知女莫如母。我一旦决定了的事,不说九头牛拉不回,其码三两头牛是拉不回的。还没说完,她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往下说,原因其实很简单,母亲只跟父亲说了一句话,问他/你是要闺女还是要你那套柜子?我听后,也说了句/我这老丈人还真是糊涂,100块钱就给打发了,不然的话,我就是愿意去给人家白干再多的活儿,可到哪里能娶到像你这样的好老婆呀! 一句话说完,乐得水灵拍打着我笑出了两眼泪。她顺便还不忘怼我一句/你这是得着便宜还卖乖!您说是这回事吗?欢迎评论区留言点评,记得点个关注,点赞收藏和转发,以便咱下次不错过。

免责声明:
1. 《那年,***了一个多月木工活,顾主不给工钱,后来我娶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著者或相关公司所有。
2. 若《86561825文库网》收录的文本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或隐私,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